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搶人大戰硝煙再起!廣州西安閃電出擊 三線城市坐不住了

2月13日,西安發布落戶新政,企業法人、員工及個體戶,只要在西安擁有合法穩定居所,甚至全國各地的在校大學生均可遷入西安落戶。 條條大路都放開,落戶門檻,只有更低,沒有最低。西安將搶人的範圍,延伸到全國各地所有的在校大學生,這意味著搶人大戰進入白熱化階段。

2019年新年還沒結束,搶人大戰就已硝煙再起。

打響新一輪“搶人大戰”的,正是網紅城市西安。

2月13日,西安發布落戶新政,企業法人、員工及個體戶,只要在西安擁有合法穩定居所,甚至全國各地的在校大學生均可遷入西安落戶。

條條大路都放開,落戶門檻,只有更低,沒有最低。西安將搶人的範圍,延伸到全國各地所有的在校大學生,這意味著搶人大戰進入白熱化階段。

無獨有偶,就在2019年前兩個月,廣州悄然放寬人才落戶年齡及社保限制。而海口、常州、鎮江等二三線城市紛紛發布人才新政,全面入局搶人大戰。

一二三線城市全部入局,搶人大戰越來越白熱化,意味著什麼?

01

搶人大戰,西安最猛

這幾年,西安風頭一時無兩。

從2017年開始,西安先後合併了西咸新區、成為第九個國家中心城市、GDP重回到全國20強,在搶人大戰中更是拔得頭籌,不到兩年時間,新增落戶人數高達100萬人以上……

西安的雄心不止於此。

在1月6日發布的《西安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實施方案》中,西安明確提出,到2020年,西安戶籍人口要超過1200萬,常住人口超過1500萬;而經濟要保持8%以上的增速,總量邁上萬億級台階。

這個目標看起來十分宏大,但對於西安來說,只是強省會進程繞不開的一環。

2018年,西安GDP高達8349.86億元,名義增速為11.78%,在各大城市中位居前列。

而在人口方面,加上2018年新增落戶的79.5萬人口,西安戶籍人口已經達到992.3萬人,離千萬大關只有一步之遙。

如果能持續保持如今的高增速,到2020年西安GDP破萬億、戶籍人口突破1200萬人,應非難事。

事實上,西安早已嘗到搶人的甜頭。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西安市戶籍人口平均年齡為38.07歲,比新政實施前平均年齡下降1歲。與此同時,老齡化率下降1個百分點。

得年輕人就是得未來,得人才就是得長遠。

西安顯然非常明白這一點,這也是西安持續放鬆落戶門檻的根本原因所在。

02

廣州:一線城市的反擊

孔雀東南飛,廣州曾是全國人口大流動的受益者。如今面臨二三線城市的競爭,廣州終於放下一線城市的矜持。

近幾個月,廣州在搶人大戰中頻頻出手。

2018年9月,廣州已將人才落戶的社保門檻,從12個月降到6個月。

2019年1月,廣州放寬人才落戶門檻,本科落戶年齡放寬到40歲。同時,應屆畢業生可直接辦理落戶,且計劃生育不再作為落戶前置條件。

與二線城市不同,北上廣深普遍面臨控制人口規模的政策約束。

這其中,北京上海最為嚴格,兩地的常住人口已經接近規劃天花板,所以有意通過產業升級、群租房整治抽疏人口,這兩地常住人口已經連續兩年下滑。

相比而言,廣深相對寬鬆一些,人口增長空間依舊龐大。

廣州2035年人口規模控制為2000萬。而目前官方統計人口只有1400多萬,這意味著廣州未來還有600萬人口增量,平均每年可增加30多萬人,空間巨大。

與此同時,在《廣州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5)》中,廣州表示,要按照2500萬常住人口進行公共資源配置,這一數據更接近於實際的人口規划上限。

因此,廣州入局搶人大戰,不僅存在較大的政策空間,而且也面臨嚴峻的現實壓力。

近幾年,廣州正面臨產業轉型升級,以汽車、石化、電子信息製造為代表的三大支柱產業,正向以IAB(即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慧和生物醫藥)、NEM(即新能源、新材料)為代表的高新產業轉型,對於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需求,可謂前所未有的迫切。

雖然2017年廣州新增常住人口45.49萬人,在全國各大城市中僅次於深圳。但面臨二三線城市的搶人大戰,廣州不能有絲毫鬆懈。

03

海口、常州、鎮江:三線城市入局搶人大戰

時間進入2019年,面對一線城市的反擊與二線城市的全面出擊,三線城市終於入局搶人大戰。

2月12日,在西安放寬落戶前一天,海口出台人才住房政策細則。根據這一政策,在海口,本科生可享受租賃補貼1500元/月,購房補貼1.8萬元/年,研究生可享受租賃補貼2000元/月,購房補貼2.4萬元/年。

而在1月份,海口剛發布人才新政,全面放寬落戶門檻。海口將落戶範圍從本專科生擴大到應屆職校生,本科生落戶年齡限制從40歲放寬到55歲,而專科生和技師年齡限制從40歲放寬到45歲。

緊接著,2月13日,江蘇常州放寬落戶政策。在常州,只要社保滿1年、租住滿5年,即可落戶。同時,常州還取消“房屋面積不小於50平方米”的購房落戶限制。

而在新年之前,與常州同處江浙滬包郵區的江蘇鎮江,出台人才新政:畢業生來鎮江就業5年內,買房可享受契稅補貼。

早在2018年,包括廣東中山、珠海,安徽蕪湖、滁州,河北廊坊、秦皇島,山東濟寧、聊城,河南洛陽在內的眾多三四線城市,就已紛紛出台人才新政,試圖在搶人大戰中分一杯羹。

三四線城市的入局,讓搶人大戰更加火熱。

04

搶人大戰為何越來越白熱化

搶人大戰,為何越來越白熱化了?

梳理下時間脈絡,就能明白其中的關鍵所在。搶人大戰發端於2017年,2018年達到高潮,全國共有四五十個城市加入其中,而在2019年又重新掀起一輪高潮。

這背後,一方面是全國勞動力人口下降,人口紅利不復存在,而老齡化率不斷攀升。

從2011年開始,中國勞動力人口已經連續7年下降。無論是為了支撐樓市,還是盤活經濟,爭奪越來越有限的年輕勞動力人口,就成為當務之急。

另一方面,經濟轉型升級,對於高端人才的需求越來越迫切。隨著經濟步入新常態,傳統的發展模式已經不合時宜,一二線城市正在向高新產業和高端服務業轉型,對於人才的需求前所未有的迫切,爭奪大學生乃至在校本科生,就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與此同時,城市競爭步入新階段。以往是沿海和外貿城市的黃金時代,如今隨著國內外經濟形勢變化,中西部產業和人口都開始迴流,加上國家中心城市、城市群、強省會等戰略的明細化,中西部省會城市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換言之,搶人大戰是否成功,寄託的是城市晉級和長遠發展的希望。

不獨西安,所有二線強省會,都不會甘居人後。

05

搶人之後?

這一輪搶人大戰,是以“送房送錢送戶口”為抓手。短時間內效果一流,但長期必然面臨“如何留住人”的問題。

尷尬的是,二線城市未能成功留住985大學生。

根據網易數讀統計,在搶人大戰最為激烈的2017年和2018年,985高校畢業生就業人數最多的省市仍舊是為廣東、北京和上海。而陝西、湖北等教育大省,留在本地就業的學生比例都不到四成。

這背後的原因顯而易見,搶到人只是第一步,有沒有較高的產業層級、充裕的就業崗位、可預期的發展空間、一流的營商環境、充分的公共資源,則是決定搶人大戰未來的關鍵因素。

無論是給錢給戶口還是給房子,都沒有獨佔性,成為不了獨特的競爭優勢。

搶人大戰的最後,必然還要回歸到經濟基本面產業優勢、就業前景、生活多樣性法治環境這些基礎性層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國民經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