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鮮為人知:抗美援朝秘密版 中共30多萬大軍戰越南

中共在越戰中對北越的支援究竟花掉了多少人力、物力?據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越南經濟」所透露,從一九五四年日內瓦協定南北越分治以來,直到一九七五年北越佔領整個南越為止,中共耗掉近二百億美元,其援助的項目數之不盡,包括裝備二百多萬海陸空軍隊的武器彈藥及軍用品、成百間生產企業和維修廠、三億多米布匹、三萬多輛運輸車、建築幾百公里鐵道和全部鐵軌、車廂、機車、五百多萬噸糧食、二百多萬噸汽油、超過三千公里的輸油菅。

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越戰紀念碑

越戰--對美國人來講是一場想忘記,卻又不能忘記的戰爭。這場歷時十餘載的對外戰爭,歷經美國甘乃迪、約翰遜、尼克松三任總統,耗費至少二千五百億美元,投入美軍五十五萬人,犧牲了五萬八千人,超過三十萬人受傷,二千人失蹤,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美軍全部撤出南越,首都西貢陷落,越戰最後以共產主義集團的全面勝利而告終。同年柬埔寨及寮國也相繼落入共產黨手裡。這一天對印支三邦人民,尤其是對越柬寮三邦華人來說是最黑暗的一日,同時亦是另一場災難、浩劫的開始,而且一直是縈繞在印支三邦華人腦際三十多年仍未能抹去的一個夢魘。

無可否認,當年越戰被視為是東西方冷戰的一場代理戰爭,北越背後是中蘇共產集團,南越是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這場三十六年前的戰爭,以一個貧窮、落後、只有幾百萬人口的北越如何能夠和一個世界軍事經濟強國周旋,並且糾纏了十多年,最後把其逐出南越,或許更應該說是逐出整個印支半島,這著實令世人百思不得其解。越戰雖然是“蓋棺”,但似乎仍未“定論”。九十年代開始,有關印支半島戰爭的檔案逐漸解密,揭開很多駭人聽聞的事實,尤其中共陸續出版了頗多有關介入越戰祥細資料的書籍,有意無意間泄露了甚多為人不知的秘密,使越戰中許多謎團、真相大白於世。

中共在越戰中對北越的支援究竟花掉了多少人力、物力?據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越南經濟」所透露,從一九五四年日內瓦協定南北越分治以來,直到一九七五年北越佔領整個南越為止,中共耗掉近二百億美元,其援助的項目數之不盡,包括裝備二百多萬海陸空軍隊的武器彈藥及軍用品、成百間生產企業和維修廠、三億多米布匹、三萬多輛運輸車、建築幾百公里鐵道和全部鐵軌、車廂、機車、五百多萬噸糧食、二百多萬噸汽油、超過三千公里的輸油菅。中共向北越提供的這些經濟軍事援助,使北越有充足的汽油、車輛、槍炮、彈藥等向南越不斷發動無數次大小戰役,甚至大規模的陣地戰,如一九六八年一月的戊申年中國新年戰役進攻西貢,越過十七度緯線攻打南越北部的廣治省、舊皇城順化市,美軍溪生基地被圍七十六天,一九七五年一月開始北越軍隊傾巢而出,全面向南越發動總進攻,西原的邦美蜀戰役,中部的春祿戰役,西貢近郊的西寧戰役,以及四月三十日攻佔西貢的胡志明戰役等都是動用到坦克車、裝甲車、火箭炮和大炮。

據解放軍文藝出版社的「秘密出兵亞熱帶叢林--援越抗美紀事」一書所載,中共還為北越開僻一條名聞世界的「胡志明走廊」運輸線,由北越僥道寮國,柬埔寨直接進入南越南部,將北越的軍隊及戰爭物資能迅束、安全、源源不斷的運往南越集結,不僅增強北越軍的戰鬥力,且能對南越展開無窮無盡的攻勢,把戰爭擴大、蔓延至整個南越領土,成為一個沒有前、後方的戰場。中共把“援越抗美”翻版成為另一個“抗美援朝”模式,所不同的是,“抗美援朝”是明目張胆派遣所謂“志願軍”往北韓支持金日成侵略南韓(最近俄羅斯對前蘇聯有關韓戰檔案解密證實韓戰的第一槍是由北韓軍打起來的),此次為了避免世界各國的譴責與非難,中共把派遣的軍隊換上北越的軍服,並且不準在有外交使節人員及外國記者的河內市中心露面,企圖隱瞞派兵入越的行徑。世界知識出版社的「越南戰爭實錄」披露,一九六五年四月北越總書記黎筍訪問北京時,向中共要求出兵越南。中共正式派兵往越南是一九六五年六月九日,從廣西省與北越接壤的「友誼關」跨進越南國境的,先後派出了三十二萬人,包括工程兵、鐵道兵、高炮兵和海空軍,為北越修建鐵道、公路、碼頭、秘密港口,並且在廣西及雲南一帶建筑後勤基地,中共還為北越派遣了防空部隊,保衛北越的領空,使北越無後顧之憂,將全部兵力集中投入南方戰場,與美越盟軍纏鬥,終至把南越并吞。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在法國巴黎簽署的「關於結束越南戰爭,恢復和平的協議」成為一張廢紙。如果沒有中共的人力物力支撐,相信一九七二年在美軍B-52戰略轟炸機向北越全面轟炸之下會把北越推回到石器時代,越戰的歷史將被重寫。中共插手越戰付出的代價是:一千一百人死亡,四千二百人負傷。(阿波羅網編者註:這個數字沒有出處,存疑)為了保密,戰死者全部埋葬在北越,成為異地的無主孤鬼。最具諷刺的是,一九七九年這兩個“同志加兄弟,血濃於水”的共產國家卻又發生了一場互相殘殺的戰爭,可見共產主義者也只有利益與霸權,毫無道義可言。

南越淪陷後的翌年一月,南北越正式統一成為一個獨裁共產主義的國家,把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南越人民關進鐵幕里。由中共幕後操縱的“華運”份子夥同當地的越共地方政權開始向華人展開一連串清算惡行,沒收華人的資產,然後放逐到渺無人跡的「新經濟區」任其自生自滅。為數近百萬的南越華人,尤其聚居在西貢、堤岸一帶的數十萬華人,所經營的大小工商業皆被連根拔起,幾代人辛辛苦苦闖下來的事業頓時化為烏有,一下子彷佛從天堂跌落到地獄,這種悲涼、凄酸的慘狀實在無法形容,是南越華人一生揮之不去的一個噩夢。

統一後的南越由於經濟、政治體制的改變,不僅華人,甚至越南人也受不了共產黨統治的生活,從一九七九年開始,超過二百多萬人在南方各地掀起一幕世紀大逃亡潮,一批批逃避共禍的難民湧入東南亞各國,當時被稱為「船民」。「偷渡」成為當時最興旺的行業。只有幾公尺長的殘舊小漁船塞滿了“不自由毋寧死”的難民,在完全沒有航海裝備之下,向茫茫大海飄流,究竟有多少人到達自由世界彼岸?有多少人葬身大海魚腹?有多少人遭到海賊的劫掠和摧殘?有多少人偷渡不成被捕送往勞改營改造?有多少人成為孤兒寡婦?有多少人全家罹難?有多少人命喪在無人的孤島?有多少人還滯留在難民營便失去了生命?三十六年後的今天,這個難以想像的數字依然是個謎,也沒有誰去統計過,也許這是個永遠不會有答案的名題。

菲律賓的比東島被視為是當時東南亞最大的難民營,最高峰時超過一萬人,這裡有一座由難民自己建起來的紀念碑,旨在紀念在此殞命被埋葬的難民,後來雖然難民營關閉,至今此碑仍存,每年從世界各地絡繹不絕到來憑弔仍不乏人,他們正是當年九死一生、在此掙扎過的船民。是的,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這一天雖然噎走入歷史裡面,但卻永難抹去留在我們腦海里的一個陰影,時間的流逝也不能撫平我們心頭的那道傷痕。

歷史終歸是歷史,歷史不容隱瞞,我們不能因為民族感情而掩蓋歷史,要還原真實的歷史擺在世人面前。越戰沒有中共的介入,北越肯定無法推翻南越政府,南越人民和華人不會遭到清算,也不會爆發難民潮,這場慘劇由誰來負責?這筆血債向誰討?說中共是導致越戰難民的源泉實不為過。時至今日,中共不該再為那場骯髒的戰爭而謳歌,不要把助紂為虐的行動視作國際主義任務,中共應該反省這場生靈塗灰的戰爭,應該向印支三邦人民謝罪,尤其要向越柬寮三邦華人謝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讀者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