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博士離職華為項目三天後被謀殺 死前告訴媽媽一句話

——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多年來,托德家一直在向新加坡和美國政府機構發送證據和分析報告,試圖證明肖恩·托德(Shane Todd)因為華為涉嫌偷竊美國技術而被謀殺。

肖恩·托德和家人(圖片來源:The Todd family via Epoch Times)

近期,對中國大陸科技巨頭華為的調查讓一位美國母親重拾了希望,在兒子去世七年以後,她希望能讓兒子死亡的真相得以昭雪。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多年來,托德家一直在向新加坡和美國政府機構發送證據和分析報告,試圖證明肖恩·托德(Shane Todd)因為華為涉嫌偷竊美國技術而被謀殺。

2012年6月24日,肖恩·托德被發現在新加坡的公寓里上吊身亡。當局把死因歸為自殺,但他的父母認為他是因為牽涉一項敏感的科研計劃而被謀殺。

目前華為因為涉嫌知識產權盜竊和違反對伊朗的制裁,正在接受聯邦檢察官的調查。

肖恩·托德的母親瑪麗·托德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我們希望國會調查我兒子與華為的關係。”托德家在網上公布的一封公開信中說,希望對他死亡的調查可以揭示“一些外國公司和政府將在多大程度上保護秘密工作或國際聲譽”。

參與華為項目備受壓力

肖恩·托德擁有電氣工程博士學位,並一直在新加坡微電子研究所(IME)領導一項特殊的氮化鎵(GaN)的開發團隊。該研究所是新加坡很有聲譽的科技研究機構。

英國《金融時報》2013年2月的報道稱,IME從美國技術公司Veeco購買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金屬有機化學氣相沉積(MOCVD)系統。Veeco的技術可用於商業和軍事目的,IME獲得了商業應用許可。IME同時也在與華為合作。這種聯繫使華為有機會獲得Veeco的技術。一旦獲取該技術,就可以用于軍事用途。

《金融時報》報道,肖恩·托德曾告訴他的父母,他在IME與一個中國公司合作,他說,“我被要求與一家令我不舒服的中國公司做事。”他告訴家人,工作讓他倍感壓力,因為被要求做出可能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事情,而他拒絕這樣做。他也因此擔心自己的安全。

瑪麗·托德回憶說,兒子告訴她,“媽媽,我打算每周都給你打電話。如果你在一周內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你可以打電話給美國大使館,因為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家中國公司被認定為華為。大紀元此前的報道稱,肖恩·托德去世後,他的家人發現了他電腦硬碟的備份以及一個於2011年9月建立的名為“Huawei”(華為)的文件夾。一個包含“項目計劃”的文件概述了IME和華為之間合作的目標、範圍和時間表。

離職三天後離奇死亡

肖恩·托德最終決定從IME辭職,並打算回美國。他給了IME60天的通知。在離開新加坡之前,他找到了美國研究公司Nuvotronics的工作,該公司與美國國防部和NASA合作。《金融時報》稱,年薪約10萬5千美元。

肖恩·托德的家人到了新加坡以後發現,托德公寓的烘乾機里還有衣服,地板上有需要洗的臟衣服,而乾淨的衣服被折好放在沙發上。傢具都貼了標籤,他似乎試圖出售傢具。桌子上還有他的機票。

新加坡警方裁定肖恩·托德的死因是自殺。即使托德家告訴他們肖恩·托德曾表示受到生命威脅,重新調查的要求也被拒絕。瑪麗·托德說,新加坡警方拒絕提供任何關於他們如何認定死亡是自殺的書面調查報告。

肖恩·托德的電腦被警方帶走了,但是他的家人在公寓里發現了一個外接硬碟,上面有他電腦硬碟的備份資料。肖恩·托德的工作,以及IME、Veeco和華為的關係都被記錄在了這個硬碟上。

托德家尋求正義的漫漫長路

瑪麗·托德說,“上帝在幫我們。”

肖恩·托德的遺體被帶回了美國。他的家人找了一位專家來分析他的死因。遺體被發現有瘀傷和傷痕。瑪麗·托德說,“他曾為生命而戰。”

布萊克本學院刑事司法系主任和終身教授、專門檢測隱藏信息的EnSol公司創始人大衛·坎普(David Camp)博士準備的一份報告的稱,“幾乎沒有證據支持肖恩·托德的死亡是自殺。”

瑪麗·托德說,新加坡警方認定自殺的依據主要是電腦上的遺書。但她說,遺書是以“亞洲英語,而不是美國英語”的形式輸入的。她閱讀了新加坡警方交付的遺書後將它們給了偵探。她說,“我的兒子可能自殺,但他不可能寫這個。”

坎普在他的報告中總結說,自殺遺書的內容“與在西方文化中成長和社交的人不一致……很明顯,作者是在不同文化中成長和社交的人。”坎普在他的報告中指出“有跡象表明(作者)是來自東方文化的人,如中國”

托德家表示,他們天真地將在美國獲得的所有證據和分析報告發送給了新加坡當局,希望能重新開啟調查。瑪麗·托德說,“我們愚蠢的將得到的所有東西發送給了他們。他們所做的是拿走了我們的證據,並用我們給的一切在調查中反對我們。”

瑪麗托德表示,2013年5月,托德家在新加坡進行調查時,有10名律師,5名代表IME,5名代表華為,“反對我們的小家庭,證明我兒子是自殺。”

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引起了媒體、好萊塢、聯邦調查局以及美國參議院和國會的廣泛關注,但還是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托德家還向幾個美國政府機構發送了證據和分析報告,其中包括奧巴馬政府的高級官員,但收到的幫助很少。

瑪麗·托德說,當時的眾議員沃爾夫告訴她,她和她的丈夫正在做正確的事,但由於金錢和權力,他們沒辦法再往前走了。沃爾夫告訴她,華為已經買下了華盛頓,每個角落都有一家它的律師事務所。

儘管如此,瑪麗·托德記得很多參議員和國會議員幫助過他們,但她相信,“這個事件已經被希拉里和奧巴馬領導下的最高層關閉了。”

為了繼續為兒子的死奔走,瑪麗·托德出版了一本記錄了托德家在過去七年處理案件經歷的書:《硬碟:一個家庭與三個國家的鬥爭》。

現在,隨著對華為的調查,瑪麗·托德希望對兒子的死亡調查能有新的進展。她告訴大紀元,在眾議員格吉安福特(Greg Gianforte)的幫助下,所有的證據和報告都提交給了國家安全局。

加州州立大學聖貝納迪諾分校政治助理教授維勒加斯(San Bernardino)說,“鑒於中共政府明顯有意利用其科技公司非法獲取商業和軍事技術,美國人對托德博士的案件細節應感到特別的不安。”

維勒加斯也是《硬碟:一個家庭與三個國家的鬥爭》的作者之一,她最近致信眾議員格吉安福特,支持對華為的聯邦調查。她強調,華為的起訴書應該包括對美國工程師肖恩·托德的死亡調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臻婷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