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蘭萬靈能給孟晚舟解套? 加國記者撰文怒斥

根據目前的證據,特魯多和他的隨從們為了保護他們青睞的加拿大公司,寧可做出這樣的舉動。SNC-Lavalin涉嫌與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的兒子勾結,並對其使用性賄賂。這顯然是民主政治當中的羞恥之事。

在上個星期,加拿大方面決定開啟對孟晚舟的引渡流程。而對於加方的決定,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民眾也應該質問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SNC-Lavalin案件當中是否以政治手段干預了案件的進程。

這使得SNC-Lavalin醜聞成為了加拿大在國際社會當中蒙羞的事件。根據目前的證據,特魯多和他的隨從們為了保護他們青睞的加拿大公司,寧可做出這樣的舉動。SNC-Lavalin涉嫌與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的兒子勾結,並對其使用性賄賂。這顯然是民主政治當中的羞恥之事。

如果這樣的事情放在中國,你可能會看到另一番景象:如果習近平主席和與他有關的數家軍工血汗工廠陷入了這樣的醜聞,那麼各位絕對不會看到媒體將習近平和他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們逼得無處可逃。在中國,更不會有關於醜聞的詳盡報道,也不會有電視直播,更不會有前任總檢察長在人大會議上指證習近平。習近平不會每天需要在攝像機前被記者訊問。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流程,以及這些做法,會讓處於執政地位的共產黨的權威受到挑戰,乃至被顛覆。

北京似乎在向人們暗示,孟晚舟的案件與蘭萬靈事件可以混為一談。這是一種對加拿大人民智慧的無恥羞辱。此前,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曾發表過事件發生以來最愚蠢的宣傳口號,盧沙野居然稱加拿大是一個白人至上主義盛行的國家。而為了報復美國對孟晚舟的引渡請求,中國還綁架了兩名加拿大公民。(註:3月4日,中國方面以竊取國家秘密指控兩人。)

或許在此時此刻,Korvig與Spavor正被關押在一個秘密監獄裡。另一名加拿大人,謝倫伯格,還被重新定罪,判處死刑。相比之下,孟晚舟十二月份就獲得了保釋,她正住在她家族持有的溫哥華大莊園里,享受著高級轎車的護送,她可以在溫哥華城區內盡情購物娛樂。

北京的這些報復性行動原本已經可以讓渥太華驚慌。不過當時的司法部長Jody Wilson-Raybould並沒有感到恐懼,也沒有釋放孟晚舟。正如同她在國會作證的時候一樣,她向公眾展示了她的堅毅,她不會輕易被霸凌,她會堅持自己的立場。孟晚舟不會被釋放。

相比之下,特魯多需要十分痛苦地說服所有人,他不會被中國玩弄,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為了證明他在這件事上的立場,特魯多甚至還開除了駐華大使麥家廉。要知道,麥家廉是兩年前被特魯多任命成為大使的前內閣人選。

到目前為止,加拿大對法治精神的堅持無可挑剔,而北京應該能夠意識到,他們對加拿大的施壓不會起到任何效果,加拿大並不會這麼容易屈服。

雖然加拿大的媒體都在嘲笑責難特魯多。他在蘭萬靈事件上的鬧劇讓他名譽掃地,但是從Wilson Raybould的證詞來看,總理在試圖干預司法這件事上也沒有成功。儘管不斷向JWR施壓,儘管他曾經的言論被JWR悉數曝光,但司法部針對蘭萬靈的起訴還在繼續,不論特魯多是在多麼堅持不懈地抗議。

顯然,蘭萬靈事件才剛剛開始,孟晚舟的案件也是如此。孟晚舟案件至少會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審理,乃至數年。蘭萬靈事件的結局讓特魯多政府受到重大打擊,這給他們留下了不好的名聲。但孟晚舟案件將會是特魯多政府救贖自己的機會。西方情報組織五眼已經對華為構成的國家安全風險列出。對於新上任的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來說,他需要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不是那個干預司法的玩偶,Lametti應該選擇不插手這些事情,讓司法部的律師們完成他們的工作。

引渡案件與常規的刑事控訴不同。最終司法部長需要做出是否引渡孟晚舟的決定。而這個決定,顯然會是聯邦內閣成員在有限的協商後做出的決定。

在此前,特魯多的自由黨政府,更加願意將這些難題扔給外面的遊說團體。而目前,他們已經沒有了這樣的選擇,那樣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如果自由黨還想讓公眾相信他們會將公共利益放在首位,那麼他們需要對捍衛民主價值與法治精神做出努力。他需要證明自己不會再為他的“好朋友”們提供便利。

對於特魯多來說,只是高喊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已經不足以證明他的決心。他像一個機器人一樣地重複這些話,是不會再有用處的。

---轉自加國無憂編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加拿大麥克琳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