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肥老李: 東北衰敗首先是這 然後才是其他!

東北人

假設,我讚美東北人,估計我得被全國人民討伐死。假設,我實話實說東北人,我就得被東北人罵死。

近70年之中國,其實沒有討論,只有爭論。我們,從沒學會討論,我們更沒學會尊重。我接連寫了兩篇東北的,果然一如繼往開來地收到了很多謾罵甚至威脅!東北人動不動就要乾死誰。那口氣,好像你們主宰世界,好像每個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你們手裡一樣。

其實這就是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你如此地不懂得尊重別人,你自己能被別人尊重嗎?

其實你東北之死活,和我有什麼關係,愛死不死,與我何干?

東北人篤信之家醜不可外揚,家裡的事兒即便再見不得人,也不希望別人知道。而我做的,就是要讓外人知道東北的真實情況,這就得罪了東北人。

當然也有東北人告訴我,作家你寫的真是太好了,但是,你寫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我們東北,比你想像的還要嚴重十倍百倍,你是不知道啊,我們生活的有多苦,有多悲催啊!感謝您作家同志,謝謝您寫我們!

你看,都這樣的了,還“同志”呢!

東北人篤信當官兒的,大部分東北人覺得,只要當上官兒,就可以貪,家裡就可以要啥來啥,就能富裕。想在東北發家致富,幾乎是唯一的選項,那就是從政,當官兒。

現在東北大概有1000萬人左右,早已在全國各地定居,永遠也不打算再回東北了。而且東北大約有100萬人左右,散落在世界各地,永遠也不想再回中國了。

遙想當年,闖關東,是為了活命;而如今到好,當年的闖關東變成了今天的闖出關東,但是理由一樣,也是為了活命。

要說不易,今天的闖出關東比當年的闖關東還要難,甚至,難十倍百倍。

而所有的這一切,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難道單單就是因為政策,因為制度嗎?我一直認同,制度有關係,但是,不是主要原因。

東北官員貪,幾乎是紅了眼,儘管如此大力度地反腐,但是政策根本在東北就不落地。

為啥不落地?其實原因不太簡單了,假設我花100萬當上的一個小所長,您覺得,我當上所長之後真的會兢兢業業地為人民服務嗎?那我的100萬呢?你給嗎?我不得先把100萬撈回來嗎?

現在,官員撈錢,也難,所以就出現了很多啼笑皆非的撈錢方式!巧立名目巧取豪奪,這都是實在撈不到錢的無奈之舉也!

貪官,比老百姓還難呢。那是因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幹嘛?而且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可能的歸宿是牢房鐵窗!

這麼說吧,所有的卑鄙,就沒有誰是無辜的。東北之惡政臭名昭著,但是,是在誰的懷抱中滋生的?是在誰的懷抱中成長起來的呢?

難道,不是東北的人嗎?

這幾天,幾乎是無數的東北人和我說,李哥您有所不知,“建國後”,東北的資源鋼鐵煤炭木材石油等等一車車運出東北,支援全國,東北被運空了,可不就剩下窮山惡水,東北能不窮嗎?

我想說的是,東北當年,那麼多大企業,但是技術人員哪來的?整個東北的大企業里,大部分技術人員都不說東北話,您這,又作何解釋呢?這些人來自全國各地,被徵召,甚至是被批發到東北,不也支援了東北嗎?

現在,世道變了,你看農村最明顯,那些日子過得好的,有幾個是靠種地過好的?

人家那些過好日子的農戶,今兒弄沼氣池,明兒拉個建築隊,後天養豬,大後天養羊。比如今年,不久前我去農村,今年活羊,15塊錢一斤。

很多人可能沒什麼概念,我簡單說幾句,算是科普吧。一般的,一隻大羊,活著啊,毛重也就100斤,50公斤啊。羊的出肉率,幾乎是所有動物裡面最低的。一般的一隻大羊,100斤,其出肉率,也就30斤,如果能達到40斤,那羊胖的得和岳雲鵬搭檔說相聲的那個捧哏的孫越似的。

我假設,一隻100斤的活羊,15塊錢一斤,一隻羊,1500元對吧?出肉30斤,1500元除以30斤等於多少?羊肉,50元一斤。懂了羊肉為啥貴了吧?所以說你花20塊錢一斤買的羊肉,可以說大部分有大問題。你自己算算,夠成本嗎?

當然了,還可以均攤點成本,比如羊皮,羊頭,羊雜等,還可以攤去200元。

話說去年活羊最貴12,前年10塊,大前年9塊,大大前年也是15,你看這價兒,如果你養幾百隻羊,今年是不是賺了?

即便你家有20畝地,一畝地一千斤玉米,20畝地2萬斤,即便今年玉米貴了,1塊錢一斤了,你去了種子化肥翻地,撐死了一年也就賺8000到1萬塊。

怎麼才能富起來,第一是勤奮,但是那種笨勤奮沒用,種地,除非種2萬畝,那能賺錢。種個二三十畝,累死你也不可能發家致富;因此說,第二就是靈活。其實和勤奮比起來,我認為靈活更重要!

而東北人,首先勤奮就是個問題,至少有一多半的東北人不怎麼勤奮,這是事實,不是我損東北人吧?換句話說,你們真的沒有浙江人勤奮,沒有福建人勤奮沒有廣東人勤奮吧?

再說靈活,整個東北幾乎一多半的人還在等這制度的變革,等著國營和國有的改變,這就是不同。比如在東北,如果你在中石化或者是中石油工作,那是何等之榮耀。但是在福建,那幾乎是恥辱,那是你沒什麼本事!

也許,這就是不同!

1994年,那時候我23歲,我在廣東的廣州深圳珠海。那時候的廣州人,凡是做小買賣的,幾乎都有手機了。每一個做小買賣的廣州人,那時候手機都別在腰上。而那時,我也同時在東北瀋陽。那時候的瀋陽人,有手機的不多,但是幾乎所有有手機的人,幾乎都24小時手機不離手,拿在手上,恨不得睡覺都摟著。

那時候的手機有天線,還記得吧?東北人,尤其是瀋陽人,指個什麼東西不用手,而是用手機的天線。

你看這似乎也沒啥,但是,同樣是手機,在廣東人手裡,它就是一個單純簡單的通話工具。嚴格意義上說,25年前的手機對於廣州人來說,它是幫著廣州人賺錢的工具。

廣州人的手機響起,幾乎90%以上的都是業務,都是送貨取貨,和業務相關。

但是瀋陽人的手機響起,90%都是吃飯喝酒洗澡泡妞兒。

甚至,直到今天,也是一樣的。

叮鈴鈴,瀋陽人手機一響:喂……

皮蛋:哦哦,龍哥,我是皮蛋。

龍哥:哦哦皮蛋啊,啥事?

皮蛋:龍哥你在哪?

龍哥:我在本溪呢。

皮蛋:哦哦龍哥,今晚回得來不?

龍哥:幹嘛啊?

皮蛋:有個飯局,有驢球、馬蛋、混五兒,還有潘金蓮、李瓶兒、潘春梅、孟玉樓、孫雪娥。

龍哥:哦哦,西門慶家宴嗎?這不都湊成“金瓶梅”了嗎?哈哈哈哈……

皮蛋:對啊哥,能回來不?

龍哥:一定一定,我一會就開車回瀋陽,不見不散……

當晚的新聞,本溪到瀋陽的高速上,一寶馬X5撞到護欄,車越過護欄,掉到對面高速公路路基下面。至於車內人員,目前只找到一隻胳膊,殘缺的胳膊上戴著一塊兒勞力士手錶。警方據此分析,此人身價不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