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顛覆!《紅岩》背後驚心黑幕:地下黨絕大多數被中共搞死

在文革中的調查,一九四九年,四川有中共地下黨員一萬八千人,到一九六八年文革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縣團級地下黨員被打成右派和反黨分子,成為社會賤民,仍留在中共黨內的只有幾百人。被送往勞改勞教的十之七八被整死餓死或病死。後來華鎣山游擊隊甚至還不獲承認,被指為土匪勢力,許多游擊隊員和家屬受到打擊迫害,甚至流離失所,妻離子散。一九四九年五月,中共中央已私下制定了一個處理地下黨的十六字秘密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因革命小說《紅岩》出名的華鎣山女游擊隊長“雙槍老太婆”,其原型人物陳聯詩,在中共上台後被驅逐出黨,追隨她加入中共革命的女兒女婿一家慘遭迫害。其外孫女林雪來到香港中文大學痛說家史,揭露中共革命的殘酷真相。

中國文革前有一部非常著名的宣傳小說《紅岩》,以中共川東地下黨和華鎣山游擊隊為題材,為了打造中共偉光正的紅色歷史,拔高革命英雄妖魔化國民黨,虛構甚多,有的更是無中生有。但書中一些角色確實取材於真實人物。其中一位傳奇人物,華鎣山女游擊隊長“雙槍老太婆”是根據現實中三位華鎣山女游擊隊員的原型藝術加工創造出來的。其中一位是陳聯詩。

最近,陳聯詩的外孫女林雪來到香港,在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講述了她家族的革命歷史,有別於《紅岩》正統革命敘事虛構的偉大和崇高,林雪家族的革命史透視的是中共革命無情的殘酷真相:當年懷抱理想主義投身革命的青年如何先是被革命利用,然後再被勝利了的革命政權拋棄和出賣。

家族八人入黨,外婆陳聯詩

已退休的新聞工作者,現從事民間歷史寫作的林雪女士,其家族中有八口人是中共川東地下黨員,其中包括她的外婆陳聯詩。這八位中共地下黨員,有三人死在國民黨時代:在華鎣山打游擊的林雪外公廖玉壁被軍閥楊森殺害,就像小說《紅岩》中女主角江姐的老公,腦袋被砍下來懸掛在城門上示眾;她的姑父在解放軍攻進重慶之前死在國民黨監獄渣滓洞;僅祖父一人為病逝。出生入死為共產黨打江山僥倖活到革命成功這一天的另外五位家族成員(林雪外婆陳聯詩、父親林向北、母親廖寧君、舅父、及姑母和她第二任丈夫),後來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陸續遭到整肅,家人受到牽連,飽受苦難,都沒有好結果。林雪在中文大學的演講題目是“我的父親是右派”。

在這個革命家庭中陳聯詩是核心人物。

陳聯詩出生於四川岳池縣一個祖上曾出過翰林的書香望族,岳池縣女師畢業,一九二三年與丈夫廖玉壁考進南京東南大學讀書,和那個時代的很多激進的知識青年一樣,受到革命熱潮的感染,捲入了一九二五年國共兩黨合作發起的五卅運動。廖玉壁加入中共後,一九二六年被共產黨派遣帶著妻子陳聯詩回到家鄉華鎣山腳下的四川岳池縣,組織起一隻中共武裝,打游擊反對軍閥。陳聯詩於國民黨清共後的一九二八年加入共產黨。丈夫廖玉壁一九三五年二月被楊森殺害後,遺孀楊聯詩帶領丈夫的手下組成四十人的雙槍隊活躍在華鎣山一帶,繼續幹革命,是一位富有傳奇色彩的女子。陳聯詩受過高等教育,容貌出眾,多才多藝,能詩會畫(晚年成為專業畫家),而且文武雙全,有膽識,講義氣,成功周旋於當地三教九流人士之間,入過四川幫會組織袍哥,還考上過國民政府的縣長。她為革命打游擊、辦軍需、找經費、做生意、搞統戰,無所不能。在當時女性地位不高的時代受到無數男性的仰慕,視她為俠女。四川著名軍閥范紹增即很敬佩她,稱她陳三姐(因她排行第三,是袍哥三爺)。而當地民間則稱她雙槍陳三姐,年長後就成了雙槍老太婆。

一九三五年出生鹽商家庭的林雪祖父林佩堯和父親林向北認識了陳聯詩,父子兩人對她崇拜不已,受其影響投靠了中共革命。林佩堯並因崇拜而生愛慕,對這位俠女一生傾心,至死不渝。因為陳聯詩曾對她手下的游擊隊員立誓繼承丈夫遺志及終身不再嫁人,兩人不能結合,林佩堯遂讓自己的兒子娶了陳聯詩的女兒廖寧君,兩人成為親家。

換在今天,陳聯詩這樣出色的女性一定會是一位事業成功的女強人或女政治家。但她生錯了時代。雖然她一九二八年就加入共產黨,丈夫為黨犧牲,她自己為黨出生入死,曾坐監八次,陪過殺場,但共產黨上台兩年後,就在三反運動中被她效忠的黨以“立場不穩”“社會關係複雜”等口實“勸退出黨”,被無情拋棄。心有不甘的雙槍老太婆想回到黨的懷抱中,生前不斷向黨寫申請書要求恢復黨籍,一共寫了四十二封,直到她一九六○年鬱鬱寡歡去世前,還向黨組織遞了最後一封申請信,但黨置之不理。不過,好在陳聯詩死在文革之前,避過了一場殘酷的結局(文革中她和丈夫廖玉壁被定性為地主土匪)

但被她帶入中共革命的女兒女婿一家命運就很悲慘。女婿林向北一九三八年參加中共,以拋頭顱灑熱血的獻身精神在川東從事中共地下黨工作,參加華鎣山的武裝起義,終於在一九四九年迎來共產黨的“解放”。但享受勝利的時間太短,林向北先是在三反運動中被打成大老虎,被審查兩個月。然後在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從此掉入地獄,時年才三十九歲,正當壯年。

林向北晚年的回憶錄講,作為四川地下黨員他的遭遇並非個案,他的地下黨家人和戰友絕大多數和他一樣下場都非常悲慘。林向北的妹妹第二任丈夫也被打成右派。據他們在文革中的調查,一九四九年,四川有中共地下黨員一萬八千人,到一九六八年文革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縣團級地下黨員被打成右派和反黨分子,成為社會賤民,仍留在中共黨內的只有幾百人。被送往勞改勞教的十之七八被整死餓死或病死。

堅持二十多年武裝鬥爭的中共華鎣山游擊隊,在當年眾多的中共武裝割據中,始終只是一隻很小規模的武裝,打不出局面,若非《紅岩》這部小說,在中共黨史中幾乎沒有地位。林向北的回憶錄說,後來華鎣山游擊隊甚至還不獲承認,被指為土匪勢力,許多游擊隊員和家屬受到打擊迫害,甚至流離失所,妻離子散。文革中,那部為中共革命歷史唱讚歌的紅色小說《紅岩》被打成叛徒小說,作者之一羅廣斌(他本人也是四川地下黨員)被迫害跳樓而死。

最初這些受迫害的中共地下黨員以為,迫害他們只是四川當局(由解放區南下幹部當權)排斥本地幹部的土政策造成,是走資派李井泉整人心太黑。因此文革開始毛澤東號召鬥爭走資派,四川王李井泉倒台,他們遂燃起翻案的希望,以為毛主席要為他們撐腰。於是起來造反,成立“華鎣游擊戰團”和“四川地下黨問題聯合調查小組”等造反組織,聲稱要爭取第二次解放。

文革中江青一句話地下黨九死一生

誰知這次造反給自己招來更大的災難。一九六八年三月五日,江青接見四川造反派組織,說“華鎣山游擊隊糟得很,川東地下黨叛徒太多,沒一個好人”,還說四川有個由老紅軍、老幹部、老地下黨員組織的“三老會”很反動,要鎮壓。江青此番話,將四川地下黨一網打盡,原來幸免於難的地下黨員也因此遭到滅頂之災。如曾擔任過川東遊擊縱隊司令的四川文史館館長劉孟伉,一直安然無事,這時也被打倒,拉出來殘酷批鬥致死。

出來造反希望翻案的更是禍上加禍。本來是右派的林向北和半右派的妻子廖寧君,又多了叛徒特務、為川東地下黨翻案、為華鎣山游擊隊翻案、為地主、土匪的父母翻案、為右派翻案幾頂反革命帽子。林向北在他的回憶錄中說,他夫妻被關進牛棚,“被掛上黑牌,天天遊街揪斗,寫不完的檢查,做不完的交代,孩子遭受毒打,家裡數次被抄⋯”,一九七五年五月,跟隨母親雙槍老太婆和丈夫參加革命的廖寧君被折磨致死。

直到文革之後,林向北才知悉迫害四川地下黨的就是毛澤東和黨中央。他們後來的命運早在四川被“解放”的前夕已被內定。一九四九年五月,中共中央已私下制定了一個處理地下黨的十六字秘密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可憐當時雙槍老太婆和她的革命兒女們尚蒙在鼓裡,正在為迎接四川“解放”而奔走,為革命勝利而鼓舞,不知革命勝利之日,也就是他們利用價值歸零,將開始被拋棄被整肅之日。

知道迫害來自毛指示悲憤大罵

林雪在中文大學的演講中說,父親林向北被打成右派後,對共產黨仍然是愚忠,勞改時曾躲在被蓋里哭述他的委屈:黨啊!我是忠於你的呀!到文革才開始醒悟,但真正的恍然大悟,是他首次聽說到這個猙獰的十六字秘密方針,才知被革命者視如母親的黨如此陰險功利無情無義,自己一腔熱血竟被玩權謀的黨欺騙了。悲憤的林向北不禁脫口大罵:他媽的!

二十年的苦難為林老先生留下終身不渝的心靈創傷,和永遠揮之不去的內在恐懼。對過去他本來不敢回憶,怕留下文字給自己再次招來災禍,但後來讀到馬識途的回憶錄和韋君宜的《思痛錄》,受到鼓舞,在女兒的幫助下提筆回憶了自己的一生。女兒林雪說。雖然如此,父親仍然未能徹底突破心障,私下談話大膽直白,但一到公眾場所言談就如另一個人,有明顯的雙重人格。被中共革命摧毀的不僅是他的人生,也是他的心靈。

近年中共又開始大舉紀念華鎣山游擊隊,在華鎣山為雙槍老太婆塑像,在陳聯詩故鄉為她和丈夫廖玉壁建墓立碑,重新打造紅色傳奇。但這一切證諸陳聯詩和林向北的人生悲劇,實在是很大的諷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開發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