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減稅降費「超預期」 房地產是否還能承受再加一根稻草?

——減稅降費「超預期」 「收」與「支「如何平衡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全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增值稅稅率也將迎來新一輪的下調。 減稅降費「超預期」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全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增值稅稅率也將迎來新一輪的下調。

減稅降費“超預期”。

01

海關總署3月8日消息,據海關統計,按美元計價,2月份,中國進出口總值2663.6億美元,下降13.8%。其中,出口1352.4億美元,下降20.7%;進口1311.2億美元,下降5.2%;貿易順差41.2億美元,收窄87.2%。剔除中國新年因素,2月份,中國進出口、出口和進口分別增長3.9%、1.5%和6.5%。

匯率走勢與出口關係較為緊密。

2016年下半年人民幣持續貶值,中國外貿表現亮眼。

2018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自一月初至三月底持續升值,升值幅度將近4%,2018年3月份,中國出口負增長6%。

2019年開年匯率走勢則與2018年開年極其相似,自1月份開始,人民幣匯率持續攀升。

從匯率走勢上,也能為2月份進口下降找到某些依據。

02

長期來說,升值趨勢是由基本面決定,即由貿易順差決定,貿易順差收窄則代表升值預期降低,但中短期來說,外匯儲備才是決定匯率升值的主要條件。

2019年3月10日上午10時30分在梅地亞中心新聞發布廳舉行記者會,人民銀行易行長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在過去三、四年的時間,從2015年開始,人民幣由於受到各種外部因素的影響和國內因素交織在一起,人民幣在過去四年多的時間確實是有貶值的壓力。但是中國的貨幣當局面對這個貶值壓力,還是千方百計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為此,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外匯儲備減少了1萬億美元。”

顯然,易行長發言中可以總結出三點;

1)人民幣有貶值壓力。

2)匯率被維持在央行認為的合理區間。

3)維持匯率過程中消耗了外匯儲備。

03

筆者在之前文章中有過多次分析,人民幣升值的出發點來源於維護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國內經濟基本面走勢需要一個獨立的、寬鬆的、穩定的金融環境來進行逆周期調節。

獨立、寬鬆驅使內外利差收窄,而穩定則要求匯率對利差收窄做出補償。

寬鬆放錢出來,還得讓放出來的錢待在國內才行,這就是穩定。

放一點跑一點,怎麼看也不利於解決國內問題。

人民幣升值立足點顯然是基於金融層面

3月8日,受歐洲鴿派消息影響,美元指數大幅攀升,高點已至97.7,但人民幣匯率近乎巍然不動。

匯率強弱是相對的,美指大幅攀升,代表其他貨幣貶值。

這代表相對於其他貨幣,人民幣已跟隨美元升值。

升值動機立足於金融,卻也會影響實體,而對實體的影響也並不相同。

對國企來說,多為居於生產鏈上游的進口企業,升值顯然有助於國企降低成本。

3月9日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會上說,今年1至2月,中央企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9%利潤增長15.3%

顯示央企利潤增長率遠超營收增長,升值與央企利潤增長正相關。

而對於出口型企業來說,升值顯然會負面影響企業,二月份,出口同比下降20.7%。

外貿出口企業盈利下降、對匯率走向迷茫恐慌則會加大遠期對沖,甚至直接以對沖套利作為盈利手段,如進一步脫實向虛,則會強化匯率風險。

04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全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增值稅稅率也將迎來新一輪的下調。

報告指出,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繼續向推進稅率三檔並兩檔、稅制簡化方向邁進。

超預期減稅,這當然是對經濟的一個極大利好

減速在傳統意義上理解會使私人部門收入增加,刺激更多的消費,從而驅使經濟增長由投資和出口拉動轉變為更加具可持續性的內需拉動。

但是,如果政府支出水平保持不變,卻加大減稅,那隻能有兩個渠道,來彌補赤字。

第一、另闢增收渠道,開展新的稅種或從嚴徵收等,在此情況下,稅只是從一部分人身上轉移到另一部分人身上,也或者這群人就是同一群人。

最終私人部門作為整體來看,收入並沒有增加,自然也無法拉動經濟。

第二、增加負債,政府通過借債來保持支出水平不變,政府借內債與個人負債意義並不不同,政府借內債不過是國家欠國家自己的錢,左右口袋騰挪而已。

增加赤字來減稅,結果是私人部門名義上當期收入增加了,事實上當期增加的部分又被借走了,等於當期沒有增加

而國家借的錢最終只能靠加稅或者債務貨幣化(外債則不可以債務貨幣化)來還,如果是加稅,私人部門當期名義上增加的收入,未來還會被加稅收回

也就是私人部門在當期和未來都沒有事實上的收入增加,那對經濟的拉動效果,除了激發了一點樂觀情緒,實質上並沒有想像中的影響

而如果是債務貨幣化,增收拉動經濟更無從談起,還會面臨貨幣信譽下滑對經濟造成負面拖累問題。

減稅並不是免費的午餐。傳統意義上的減稅效果得以實現,只能體現在私人部門實質增收,硬幣的反面是政府支出實質下降。

05

穆迪在最新報告表示,中共地方政府的支出需求與其相對有限的收入來源之間持續存在較大的缺口

報告對各地區之間的資金缺口差異進行了分析,結果顯示近年來差距越發顯著。資金缺口較大的地方政府主要依靠地方國企(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融資來填補缺口,從而帶來更高的或有負債

減稅降費“超預期”,“收”與“支“問題如何平衡,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四點;

1、提高財政赤字率,有助於大規模減稅降費,能有效降低企業負擔,激發市場活力。

2、增加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

3、壓減政府一般性支出及“三公”經費。

4、收回沉澱資金,主動挖潛。

而房產稅也在加快推進。

顯然,在“政府減支”(第3點),“增收”(第2點、第4點、以及房產稅)及“增加負債”(第1點)三方面皆有動作。

3月5日,國務院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健全地方稅體系,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

3月8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提出2019年全國人大將落實制定房地產稅法。

“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立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審議民法典,制定房地產稅法等立法調研、起草,加緊工作,確保如期完成。

減稅壓力之下,房產稅作為新的稅源補充提上日程已迫在眉睫。

而財政部部長劉昆稱,要堅持政府過緊日子,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嚴控“三公”經費預算,取消低效無效支出。

提出中央財政帶頭嚴格管理部門支出,一般性支出要壓減5%以上,“三公”經費再壓減3%左右。

區別於“增收”及“增加負債”,“壓減政府支出“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必然更為明顯。

06

房產稅推出的原因是為了健全地方稅收體系,平衡地方財政收支。

而推出過程一波三折至少有部分原因是,顧慮中國地產泡沫。

3月10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數據顯示,2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86.74萬億元,同比增長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個和0.8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餘額52.72萬億元,同比增長2%,增速比上月末高1.6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6.5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餘額7.95萬億元,同比下降2.4%。當月凈回籠現金7986億元。

M2增長再一次觸及歷史低點。

在M2減速的重壓之下,房產價格本已具有較高風險,是否還能承受的住再加一根稻草?

而房價爆破本身也並不是問題,問題是會將風險傳導給銀行。

無論是90年的日本地產泡沫還是93年的海南地產泡沫還是2008年的美國次貸危機,每一輪地產泡沫中,總會有金融機構以身相殉。

這與中央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背離。

如何平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