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饒恕:給某些中國新移民的勸告:該長大了

聖經里說「人要離開父母」,這很有意思。離開父母獨立生活經營的人,算長大了,但是如果離開父母又找一些人替代父母「照顧」自己,衣食起居,乃至情緒情感都仍靠「別人」調節,那就白離開了。生活獨立,經濟獨立,情緒獨立,才是成熟的人。

去隔壁LINC英文班聽一個關於保護房客的講座,給新移民的信息,謹防他們剛來被房東欺負。加拿大這樣稀奇八怪的講座很多,都有各種資金長年支持他們為民服務,大多是民間人士自發組織的。今天這個組織叫TRAC,是BC省的民間組織,專門支援租房客的。“組織”一共四個人,兩個律師,兩個工作人員。

涼薄如我常覺得:新來的被欺負,這不是人間普世常態么?所以我一直對這樣的組織感到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好人,這樣無償地幫助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我那天是為了馳援同事,坐在了中國學生旁邊,以備他們不懂時好為他們翻譯。

講座開始,大家認真聽講。兩位老師開始幫學生們提問,一方面她們做了多年ESL或者LINC老師,很知道學生們的需要,另一方面,她們是在做“提問”的示範。之後一個中東男子開始提問,一個俄羅斯男子提問,然後又是老師。一個南美女子也開始提問了。我不認識他們,而知道他們大約是哪裡人是因為他們有辨識度的口音。我很愛聽他們講話的腔調,一本正經的自信,自然可愛。

在各人提問的同時,華人學生開始三、兩成群竊竊私語著什麼,互相問著什麼,互相回答著什麼。這是英文6、7級的班,我聽不清他們說什麼,也不確定他們能全部聽懂?或者不能?中國人沒有舉手提問的。聽不懂的為什麼不提問?聽懂了的為什麼不尊重其他人的說話時間?

這時來了一個因事遲到的中國學生,在我邊上坐下了,帶來一股室外的寒意,也帶來些新鮮的話題。不過她沒有要與大家分享的意思,只是饒有興緻地跟邊上的同學開始斷斷續續聊天,放鬆而自然。我努力集中聽講員的聲音,但是她們的聊天使教室里開始充滿一種低頻的嗡嗡背景音。講員開始提高聲音。記得我年輕時醫生說我可能對低頻音不敏感,我想現在恐怕是終於成熟了,不僅能聽見,而且超敏感,敏感到有點心煩。還是沒有華人學生提問。

我因為馳援時間到,終於可以離開現場,不至於最終忍不住跳將起來扯旁邊的膠布封人家的嘴。大腦神經並不理會我的情緒,添油加醋地把我自己講座、同事講座的細節興奮灶一併“嚓嚓嚓”秒連、點亮!於是在理智應該對情緒釜底抽薪的時刻,大腦記憶卻在火上澆油!哇呀呀。

記得我們去年底接連開了幾台講座,內容是涉及華人家長最關心的教育方面的話題。有些是我同事講,有些是我講。

我同事對普通話人群講,底下大呼小叫亂成一片,三五成群聊天的,不舉手張口就大聲詰問的,孩子哭的······同事身懷六甲只能聲嘶力竭地試圖壓過大家的聲音。下來她還跟我檢討,說她自己不該開放提問,不該什麼、什麼的。我是在一邊翻著白眼好不容易控制自己沒有砸了場子,所以對同事說話時還在順氣翻白眼:不該?你就不該來!不尊重別人的人不配得到好的服務。

我對廣東話人群用我的“鹹水”廣東話協同一個香港人一起講。我的會場人少些,較之前同事那一場安靜了很多,每個人提問都會舉手,所以我老滿意的。那天支援我的是韓國同事,她下來評論說:你們的文化與我們不一樣,所以會場互動的模式也不一樣。

我翻了翻白眼:你是在說台下太吵嗎?這已經好很多了!同事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說:“這是你們的文化嗎?我們的講座特別安靜。”聽完我的黑眼珠快翻進頭爿里回不轉來了!辱華辱華!但是又一想我華人老祖宗知識分子孟先生說了: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孟子,前372年-前289年)

很不幸,我又接連去了其他語種同事的講座,都很安靜,又有針對性的問題提出來。對比起來,華人講座上,好像講員站在台上是一個被人暗算的笨蛋,底下每個人都私語得眉飛色舞,一旦叫提問,頓時安靜,大家都把眼睛別開,心裡暗暗齊念咒:你沒看見我,你沒看見我,你沒看見我······

我的台灣人同事、廣東人同事對此都比我耐心有智慧,並且不抱怨,好脾氣地聽之任之。我卻不忍。我是說我不忍著。我會停下等他們講完再開始講。

停下時觀察眾人表情,確實是沒有成年的模樣。集體主義文化的大多數時候並不要求人各自獨立成熟。上課不斷講小話,卻怕被老師叫到,動不動發一下飆嚇唬別人或博得關注,不能理智對話,想做啥做啥不能顧及旁人,總覺得別人在注視自己所以活在人的目光里,片面的理解能力······這都是典型的青少年共同特徵。只可惜年齡不大對罷了——這是青少年的父母們。

聖經里說“人要離開父母”,這很有意思。離開父母獨立生活經營的人,算長大了,但是如果離開父母又找一些人替代父母“照顧”自己,衣食起居,乃至情緒情感都仍靠“別人”調節,那就白離開了。生活獨立,經濟獨立,情緒獨立,才是成熟的人。

參與,提問,尊重,分享······這些與吃飯排泄一樣非主動不可成立的事情,要“親自”做。比如,不應出聲時,可以自控,不用旁人管束;應該積極分享時,可以自如說話,不用旁人逼著或哄著。

該長大了。

參考文獻

《聖經·創世記》2章24節

孟子,(主前372年—主前289年),《孟子·離婁上》

饒恕:多重性格的上海女人。有很多朋友,喜歡酒和香水。喜歡顯擺自己,驕傲卻不是很討厭。笑點低,哭點高。智商低,情商也低。作為一名BC省的兒童與青少年教養諮詢師,常年與孩子們為伍,為了他們一時歡一時愁。_(網文轉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