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梅多鳴:共黨的「先進性」就是流氓性 不受制約就是潛在罪犯

所謂「領導」,實質上就是奴役和控制。它們的邏輯是:我是共黨,因此我代表著無產階級、勞動人民的最高利益;你若反對我,你就是人民的敵人,因此是反動派,必須予以消滅;自由的人民因此淪為行屍走肉的奴隸!

普世價值只承認人人平等,共黨卻將人類分裂為“優”、“劣”對立的等級制。共襠吹噓的所謂“先進性”,就是人為的製造“三六九等”的等級制,是為一小撮所謂的“具有先進性”的黨棍獨霸政權找借口!

所謂借口,就是為把非法上升為合法而發動的詭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里說:“在實踐方面,共產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推動運動前進的部分(“最堅決的、始終起推動作用的部分”在1888年英文版中是“最先進的和最堅決的部分,推動所有其他部分前進的部分”);在理論方面,他們比其餘的無產階級群眾優越的地方在於他們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共產黨人被馬克思說成了無所不知的神——救世主,共產黨人“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馬克思打倒了舊宗教里的神,塑造了新的神——“先進”的共產黨人。

先進性就是為持久奴役國民通過狡辯而得的理由——即只有先把黨說成為“先進的”,讓“黨”先佔領“先進性”位置,留給國民的自然是“落後性”位置;黨才能取得對落後者實施領導的資格。所謂“領導”,實質上就是奴役和控制。它們的邏輯是:我是共黨,因此我代表著無產階級、勞動人民的最高利益;你若反對我,你就是人民的敵人,因此是反動派,必須予以消滅;自由的人民因此淪為行屍走肉的奴隸!

共黨自封的“領導權”充分暴露它是一種凌駕於社會普遍利益之上的專制特權,對一切它不滿意的異議、異動,都一律實行“專政”、暴力鎮壓直至整死異議者。馬在《共產黨宣言》中說:“在當前同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只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中間等級,即小工業家、小商人、手工業者、農民,他們同資產階級作鬥爭,都是為了維護他們這種中間等級的生存,以免於滅亡。所以,他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是反動的,因為他們力圖使歷史的車輪倒轉。”由此可見:馬克思主張的是階級等級制——工人階級、農民階級或小資產階級、資產階級,列在前面的是先進的,享有種種特權,列在後面的是落後的,須加以淘汰。後來列寧乾脆主張赤裸裸的等級制,把人分成:先進分子、群眾、落後分子、敵人。前者享有種種特權,後者就倒霉了。列寧說,用馬克思的話來說,“農民是反動的一幫”。“我們起初使用一切方法支持一般農民反對地主,直到沒收地主的土地,然後······我們支持無產階級去一般地反對農民(《列寧全集》俄文版第4版第9卷第213頁)。“必須在農民中抓一些人質,如果不把積雪清除乾淨,就把他們槍斃掉!”列寧實際上是“以勞苦大眾的名義對勞苦大眾使用暴力”,造成了2千多萬人含冤慘死;而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造成了上億中國人被害死。

共產黨的先進落後說就是以馬列意識形態主觀地建立的人身等級制,本質上是人身歧視。中共霸道地宣稱:黨性高於人性,高於人民性,處於社會的頂峰地位。共黨總是自稱“先進性”,反覆地強調:先進黨註定要教育、領導落後的群眾。這說明共襠一直以優秀自居,歧視侮辱廣大的人民群眾和其他黨派。先進者是擁有奴役資格的人,落後者是被歧視被污辱的異類分子。一句話先進者就是權貴,落後者就是可隨意奴役的地、富、反、壞、右,如今改稱“特殊人口管制”了。

“先鋒隊”理論實際上是一種等級制和反大眾的理論——這種打著無產階級旗號的專制理論,實際上自相矛盾,卻成了黨魁實行殘酷專政的理論基礎。這種理論把人分為高低不同的等級,實際是古代“上智下愚”的升級版。他們常掛著民主招牌,實際上違背了民主的根本原則——人人平等。

人人平等是人的“本性”平等,不得以智力或道德高低而區別對待。人的“本性”是天生獨立、無差別的,從來就沒有“先進”與“落後”、“代表”與“被代表”等屬性。憑什麼,共黨就是“先鋒隊”、“先進文化、先進生產力的代表”?毫無道理!把自己吹成“先進”,違背了人類文化中的謙卑精神。

政黨的先進性實質就是代表人民的廣泛性及其對人權堅守性!黨性是否正確(堅守人權),是否代表人民,只能由人民來檢驗。只有獲得了人民多數票的黨才能暫時稱“代表了人民”;那些未獲得多數票的黨不能自稱“代表了人民”,否則就是強姦民意。可見,“先進”要由大眾的票決承認。如果不由群眾來決定,那就根本談不上民主政治。

民主制度的前提是:統治者的權力並非出自某些更高的、人民所不能企及的品質,而是僅僅出自被統治者——人民的委託和信任。從相互競爭的不同政黨中,選擇適合執政的黨,是人民行使主權的主要方式。在民主制度下,沒有任何黨派膽敢自封為“先進黨”或“領導黨”。你是不是領導、能不能執政,只能由選票來決定。任何黨派上台執政的領導權都須經過人民票決授予,凡是未經人民票決程序的所謂的領導權都是非法的、缺德的。依靠機槍坦克上台的政黨都是反人類的流氓集團——1918年初列寧就用機槍扼殺了人民票決出的議會而開始了恐怖統治。蔡英文說:“當一個組織不允許你選擇和罷免時,它一定會把謊言說成真理。當一個組織不允許你監督和質疑時,它背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罪惡。當一個政權用暴力打壓合理訴求時,它一定是強權流氓。”

一切自我標榜為“先進分子”的人統統都是獨夫民賊。瑞士聯邦政府就全國每人每月發放2500瑞士法郎(約合人民幣1.7萬元)的生活費一事進行全民公決,結果被否定。當瑞士的“資產階級”搞全民投票決定要養活全國人民時,“無產階級”的中共們還在盤算著如何以假冒偽劣的黑心產品更多、更快地從華人身上搜刮更多的財富,如房產稅、道路擁堵費······正如奧巴馬競選總統連任演說時說道:“任何政黨都不具有先進性,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只要不受制約,他們一定會成為犯罪率最高的人群,會成為人民的敵人。”確實如此。據法學教授陳忠林的研究,從1999-2003年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報告等相關數據可以算出,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為2/400。而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為6/400。換言之,國家工作人員犯罪率比普通民眾的犯罪率高一倍;而懲治犯罪的司法人員的犯罪率則是普通民眾的6倍。可見,國家工作人員與司法人員是最需要防範的犯罪群體,還什麼先進性可言?可見,“先鋒隊”理論是自欺欺人的“三壟斷”極權理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