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德明:鄭月娥貢金萬億

日前,發展局長黃偉綸發表造島工程預算,第一期填海一千公頃,費用六千二百四十億元。揆諸往績,如高速鐵路工程費用最初預算為三百五十四億元而實為八百五十三億元,則一千公頃人工島建造費用,應已耗盡香港目前的一萬一千六百億元財政儲備,何況還有第二期填海七百公頃的費用。

去年十月,香港長官鄭月娥突然宣布所謂明日大嶼計劃,準備在大嶼山以東填海一千七百公頃,建造人工島,“解決土地短缺問題”。鄭月娥還嘲諷反對者說:“他們或說要保護環境,為海發聲;我卻要為屈居劏房的貧家孩子發聲。”她要傾盡民財,填中共無窮欲壑,就講對貧家孩子的愛心;要修改《逃犯條例》,為中共引渡“逃犯”,就講良心,說“台灣潘曉穎命案疑犯未能引渡回台受審,怎對得起死者和她家人”。總之,好話都給她說盡了。

其實明日大嶼計劃根本是中共意旨。本土研究社發現,深圳前海展示廳今年初展出一幅粵港澳大灣區交通系統圖,圖中有高速鐵路接連前海與東大嶼山人工島。難怪鄭月娥政府舍現有二千公頃閑置土地不用,誓填滄海。立錐無地的小民,不妨望梅止渴:二十年之後,人工島、道路、樓房等,應相繼落成了吧。

日前,發展局長黃偉綸發表造島工程預算,第一期填海一千公頃,費用六千二百四十億元。揆諸往績,如高速鐵路工程費用最初預算為三百五十四億元而實為八百五十三億元,則一千公頃人工島建造費用,應已耗盡香港目前的一萬一千六百億元財政儲備,何況還有第二期填海七百公頃的費用。黃偉綸又說,人工島建成之後,單是賣地,就應有一萬億元收入,但揆諸往績,如高速鐵路預算初期每日乘客量為八萬人而實為五萬人,則一萬億元賣地收入又是憑空揑造,何況地價這樣高,置“屈居劏房的貧家孩子”於何地。

去年二月二日《明報》論壇版有《予取予求》一文,解釋了當局熱中基礎建設的原因:“過去十年,路政署道路工程合約,尚待完成者,中資及中資聯營公司囊括近八成。港珠澳大橋總值八百五十三億元的工程,約五百億元由中資聯營公司瓜分。”較諸港英時代新機場建築費用,日資、港資、英資、中資公司所佔百分比,依次是二十六、二十三、十六、八。其他不用說了。

從前,地方官或以特有土產進貢君主,希求恩寵。東漢初年,南海貢龍眼、荔枝,“驛馬晝夜傳送”,而道路阻險,加上惡蟲猛獸出沒,驛送者不少死於路上。和帝時,唐羌任臨武縣長,眼見比鄰的南海百姓為進貢所苦,上書痛言其事,又說:“臣聞上不以滋味為德,下不以貢膳為功。死者不可復生,來者猶可救也。”和帝愛民,下詔令有司“勿復受獻”,唐羌隨即辭官歸隱(《後漢書》卷四)。但這是舊中國故事。在“新中國”,上以聚斂為德,下以貢獻為功,於是香港民脂民膏貢獻不絕。

鄭月娥政府發表六千二百四十億元造島預算那天,立法會衛生事務公聽會上,有公立醫院前任眼科醫生羅智峰說:“公立醫院不是正常工作的地方。四年前,我還在公立醫院,每天上午竟然要看六十位病人,真覺對不起他們!”鄭月娥有貢金萬億,哪裡是意外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