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翎燊:黨非常需要必須能說謊的人才

——謊言治國 國已不國

我們吃的是地溝油,喝的是假茅台,用的是黑心棉,住的是甲醛超標的房子;我們打開手機,迎接我們的是詐騙簡訊,我們打開郵箱,迎接我們的是兜售假髮票、假學歷的垃圾;我們打開電視,上面播報的新聞沒有一句講真話;就連想上街逛一逛也不得不面對滿街「重金求子」的小廣告。面對一個充斥著謊言的社會,想要實話實說、獨善其身註定是不可能的,因此,黨就要通過教育訓練你說謊,能編出一套像樣的謊話的人方才是黨需要的人才。

記得小時候上作文課的時候,老師總是會先聲情並茂地朗讀一篇文筆優美的文章,然後一遍又一遍地告訴我們寫文章要以情動人,只有情感真摯的文章才能感人肺腑,才是閱卷老師心目中的高分作文。

可現實生活畢竟不是瓊瑤劇,不可能每一天都有令人感動的事,剛開始的時候,多數同學練了一兩篇就練不下去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連素材都沒有,還怎麼寫出好的文章?可語文老師管不了這麼多,一旦覺得文章不夠“感人”就會用紅筆在作業本上打個低分,再寫上一大堆鮮紅的評語,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己看了堵心,要是被家長看見了更是會被臭罵一頓。久而久之,我們漸漸摸到了其中的竅門:感人的故事是可以編造的!於是乎,我們的作文里不是父親下崗,就是母親病重;不是爺爺去世,就是奶奶失蹤,總之肯定沒什麼好事兒,到後來甚至出現了“九歲的時候病魔奪去了我小小的生命”這樣雷人的句子。奇怪的是,儘管語文老師知道作文中的很多東西都是編造的,卻還是樂此不疲地給我們打高分,還對著全班同學笑眯眯地說:“大家的作文寫得越來越好了。”

那時的我雖然覺得噁心,卻因為升學考試的原因不得不照做。我指望著能早點完成學業,出去工作,再也不碰那些矯揉造作、胡編亂造的“美文”。

然而,當我步入社會的一剎那,我才恍然間明白為什麼當年語文老師明知道很多作文是瞎編的卻依然高興不已。他這是在訓練我們說謊、造假的能力,為我們以後進入中國社會做準備。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社會早已淪為謊言、假貨和欺詐的重災區!我們吃的是地溝油,喝的是假茅台,用的是黑心棉,住的是甲醛超標的房子;我們打開手機,迎接我們的是詐騙簡訊,我們打開郵箱,迎接我們的是兜售假髮票、假學歷的垃圾;我們打開電視,上面播報的新聞沒有一句講真話;就連想上街逛一逛也不得不面對滿街“重金求子”的小廣告。面對一個充斥著謊言的社會,想要實話實說、獨善其身註定是不可能的,因此,黨就要通過教育訓練你說謊,能編出一套像樣的謊話的人方才是黨需要的人才。

上樑不正下樑歪,民風惡劣的背後必定是官風不正。《論語.顏淵》有名言“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以前的中國人是不屑於說謊的,奈何如今中共挾外國勢力竊國奪權,又想掩蓋自己反華叛國的罪行,保紅色江山萬年永不變色,只得想出謊言治國這一招,以謊言治理國家,同時要求人人學會說謊,通過自上而下的謊言麻痹、毒害整個民族,使中國人忘記自己的本來面目,心甘情願地當黨的奴隸。無論是地溝油、假茅台、黑心棉還是甲醛超標的房子都有官方“檢驗合格”的證書;小廣告,詐騙簡訊和非法郵件的背後有各級自稱“為人民服務”的官員的庇護甚至縱容;各大電視台更是黨的宣傳機器,每天的工作就是開足了馬力為中共睜眼說瞎話。

有人說,這些都是各級地方官員的行為,最上面的領導層還是好的。此言謬矣,連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學歷都是假的,這個黨哪兒還有什麼誠信可言。

但在國際上放眼望去,絕大多數國家都是講誠信的,即便國內有個別官員說謊被輿論發現,也會很快受到法律的制裁。像中共這樣睜著眼睛說瞎話,以謊言為立國之本,公開反對人類普世價值的政權無不是所謂“社會主義國家”。

說穿了,所謂“社會主義國家”的法統就是假的,它們把自己胡亂編造的,違背人類社會客觀規律的“完美世界”建立在對本國人民的欺騙、壓迫和屠殺上,妄想著通過指鹿為馬、混淆是非就可以真的黑的變成白的,把丑的變成美的,把邪惡的變成善良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人相信虛幻的“共產主義社會”能實現。以中國為例,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對內通過一系列政治運動大肆屠殺同胞超過8,000萬人,對外積極輸出革命,處處與人類普世價值為敵,還將其政權的“合法性”建立在虛幻的經濟數據上,妄想著只通過偽造幾個數字就能騙取國際國內的承認。

然而紙是包不住火的,再美麗的謊言終究也難逃被揭穿的命運,一個由前蘇聯反華勢力建立起來的“國家”,一個立志消滅中華文化的“國家”,一個屠殺了數千萬中國人的“國家”,一個謊言遍地、道德敗壞的“國家”,有何臉面自稱為擁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禮儀之邦——中國?終有一天,當十幾億中國人認清中共的本來面目的時候,建立在謊言上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統將會隨著謊言的崩塌在頃刻間灰飛煙滅,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個自由、公平和法治的新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