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陳兵案讓中共法庭恐懼:六四難屬的證詞

我們認識的陳兵,是個很開朗,樂觀的小夥子。本來與我們素不相識,僅僅因為我們的兒子吳國鋒,就把我們和肖宗友夫婦當成父母一樣來對待,有啥子錯吶?他們本來都應當是國家的人材,國鋒肖傑他們這些遇難的娃娃,還有我們在北京八寶山看到的其他火化的北京市民,都該活著的啊。紀念有啥子錯呢?六四是國家的傷疤,可是更是我們這些人到晚年天天都在想念兒子的老父母的傷疤。

八九遇難學生肖傑的父親肖宗友,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吳定富、宋秀玲,原本打算今天為陳兵出庭作證,然而法官卻禁止他們出庭。這是他們本來想說的話(節錄):

【肖宗友】

共產黨從49年開始到現在,已經統治了這樣多年了。我和我兒子一樣,只想這個國家更好。陳兵,陳雲飛他們我都熟悉,這些和我們肖傑差不多大的娃娃啊,簡直是把我們當作父親一樣看,每年清明、中秋必然要來一幫人看我們,我們有病要住院,他們也都要張羅,喊我們都喊肖爸爸肖媽媽。他們憑啥子這樣子對我們呢,我想無非就是一種和我們肖傑一樣的感情。

(他們紀念六四)有啥子不對的!我的兒子肖傑從來都是一個好兒子,他不死也應該是國家的棟樑之材,做一名走向世界的新聞記者。他死得冤枉……他們紀念六四,也是痛惜和他們同樣年輕過的風華正茂的同學,像我肖傑這樣單純的理想主義年輕人。

【吳定富】

陳兵和我兒子是一樣的,是為了報效祖國參與悼念六四死難者的活動,悼念那些為自由民主而犧牲的同學。我們老倆口也把陳兵他們當作我兒子一樣的娃娃,當然願意給他作證。

我們認識的陳兵,是個很開朗,樂觀的小夥子。本來與我們素不相識,僅僅因為我們的兒子吳國鋒,就把我們和肖宗友夫婦當成父母一樣來對待,有啥子錯吶?他們本來都應當是國家的人材,國鋒肖傑他們這些遇難的娃娃,還有我們在北京八寶山看到的其他火化的北京市民,都該活著的啊。紀念有啥子錯呢?六四是國家的傷疤,可是更是我們這些人到晚年天天都在想念兒子的老父母的傷疤。

陳雲飛,吳定富及宋秀玲

【宋秀玲】

你曉不曉得我們天天都在痛啊。紀念八九六四,咋個成得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啊?煽動的對象是哪個?是死去的吳國鋒嗎?紀念八九六四,難道還整得出啥子事情來?每年陳雲飛、陳兵他們和一些朋友來,就是給肖傑吳國鋒上墳掃墓,完了就離開了。陳兵從來都只給我們說吳爸爸宋媽媽要保重身體,有了困難把他們當成兒女來使喚之類的,啥子共產黨不好的話都沒有說過。

我們願意給陳兵做證,願意到法庭上去。我們今天說的全是實話,全是真實的,我們不怕。未必我紀念我無辜去世的兒子,也要構成個啥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六四酒案後援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