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涼山大火第31人死訊與中共最怕之火

這次涼山大火第31名罹難者王慧蓉的死訊,不僅是讓官方已經定案的死亡人數再添一人,還暴露了官方瞞報失聯人數,而且相信不只王慧蓉一人而已,這同時讓人合理質疑在涼山撲火過程中,可能還有「無名小卒」同樣犧牲罹難了,卻不在官方正式統計中。

3月30日晚,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爆發森林火災,致31名滅火者死亡。圖為事發村莊。(Google地圖)

4月4日上午,中共應急管理部、四川當局舉行儀式哀悼在“3‧30”涼山森林火災的30名罹難者。不過就在當天晚間,媒體披露一則《訃告》使罹難人數升至31人。

據報導,在木里縣城張貼著一份落款時間為4月4日的《訃告》寫著:四川省木里林業局第三營造管護處副主任王慧蓉,在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森林火災撲救過程中失聯,於2019年4月4日15時15分發現死亡,享年50歲。

後續報導官方證實:3月31日,王慧蓉(男)隨撲火隊赴火場撲火。4月1日早飯後,王慧蓉體力不支自行返回。4月3日16時許,前方火場撲火隊員向指揮部詢問王慧蓉是否已經返回,指揮部與王慧蓉聯繫未果。同時,還有該局職工聯繫亦發現王慧蓉沒到家。

所以至少4月3日當天,中共應急管理部等有關當局就知道王慧蓉處於失聯狀態,但卻始終沒有對外公告還有失聯的人。試想,如果不是王慧蓉的訃告得以披露,現在罹難人數不會“30+1”。

而過了3天遺體才被發現的王慧蓉,並且能有公開訃告,又因此引起媒體關注報導,這可以說因他是省林業系統官員的身份。如果王慧蓉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員工或是臨時工,相信連發訃告的機會都沒有,也就更談不上因此受到主流媒體的關注報導。

雖然王慧蓉錯過了官方公祭以及集體記功,但仍享有與30名罹難撲火員一樣的宣傳待遇:“他的工作記錄寫滿整整一本”、“他每次去打火都衝到最前面”。

這也是從過去到現在,中共災後宣傳的慣性操作,只要“英雄烈士”出現了,從中央到地方“瞎指揮”的責任就統統不見了。因為每逢天災人禍總聞官員領導們的“不惜一切代價”,而這次涼山森林大火作為“代價”的31名撲火員中,有24名隊員是90後,2名隊員是00後,1名80後,以及3名70後。其中,年紀最小的撲火員只有18歲。31條人命,就是至少31個破碎的家庭,而且很多可能是獨生家庭。

所以“英雄烈士”真正目的不是為了犧牲者而設的,是做為中共政權穩定需要而存在的。如同任何火災事故,只要有了“救火英雄一路走好”的宣傳,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都可推得一乾二淨。

然而一次次發生的天災人禍,一次次的事故傷亡統計,一次次的證實中共政權的漠視人命,這也都一次次讓“英雄一路走好”的宣傳邊際效益日漸遞減,現在更多覺醒聲音是“不要英雄烈士,只要親人歸來”。

尤其是越來越多輿論質疑“黨領導一切,但是出了問題對一切都沒有責任”:不徹底追究監管失職,只一味抓捕傳播真相消息的網民;沒有官員引咎下台,只有事故罹難、受害者的親人,為了找出真相,從此被迫走在“破壞穩定”乃至“顛覆政權”的路上。

這次涼山大火第31名罹難者王慧蓉的死訊,不僅是讓官方已經定案的死亡人數再添一人,還暴露了官方瞞報失聯人數,而且相信不只王慧蓉一人而已,這同時讓人合理質疑在涼山撲火過程中,可能還有“無名小卒”同樣犧牲罹難了,卻不在官方正式統計中。

對人民的監控可以精準到位,當“人民”變成死傷統計的“人命”時就自動不精準,這充分說明了中共對13億中國人的生死在意的只是會不會讓自己的政權不穩。這樣的政權最是害怕讓人民知道真相,因為知道真相的人民會引爆怒火。而歷史殷鑒,人民知道真相是必然的,人民怒火勢必全面爆發的那一天也是必然的。中共自己心裡都有數,就如同央視新聞等官媒對四川涼山火災的報導:“高度重視,嚴防死守,還是沒能阻止這次大火的發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