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國需要香港多於美國需要香港 取消《香港政策法》對美利益損害不大

上月底陳方安生與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莫乃光訪問美國,會見了華府政界要人後,傳達華府對於取消《香港政策法》,已經亮起紅燈,若香港一旦通過《逃犯條例》,美國與香港簽訂的很多雙邊協議,都會受到影響。

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去年底的報告,便已提議重新審視美國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政策。去年美國國務院的《香港政策法報告書》(Hong Kong Policy Act Report),提到香港自治狀況時,還是用慣常的「(自治程度)足夠支持特殊待遇有餘」。但到了今年三月的報告,卻已變成「減退了的自治仍足夠支持特殊待遇」,反映了美國評價香港自治狀況,已出現顯著降級。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認為中國強大了,美國一旦取消《政策法》,對香港和中國都沒有大影響;相反,香港被國際承認的特殊地位,讓美資得以在香港這個離岸市場與中國富人做生意。因此,北京怎樣壓制香港的自由和自治,美國出於美資利益,都會繼續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美國威脅重新評估《政策法》,只是說說而已。

這種論調,大錯特錯。美國將香港護照、香港資金與中國的區分,容許香港自由進口中國不能進口的敏感高科技,其他國家也「照跟」,讓中國資金與富人權貴通過香港獲得走遍世界的通行證。中國公司,也可通過與香港企業和大學合作,獲得各種中國無法獲得的儀器和技術。中國各地富豪、高科技公司如華為和中興都聚集在深圳,頻密進出香港,不是偶然。美國一旦取消《香港政策法》,中國根本無法找到其他替代香港的城市。多年前很多人吹奏會取代香港的深圳前海和上海自貿區,現在已無影無蹤,那還不清楚嗎?

在《香港政策法》下,美國給予香港特殊待遇,幫助中國維持這個寶貴窗口;中國則維持香港的法治和資訊自由,讓外資能在香港安心做中國富人的生意。若中國全面摧毀香港的法治保障與資訊自由,西方金融機構就沒有別的地方做中國富人的生意嗎?當然不會。

只要世界經濟仍由美元主導,就算中國毀滅了香港的自治、自由與法治,外資全面撤離香港,中國的富人和權貴,仍會追到新加坡、台北、倫敦等地找西方銀行管理他們的美元資產。

當年在冷戰高峰,蘇聯的能源出口,也是以美元結算。蘇聯避免美國本土銀行將他們的存款變成政治籌碼隨時凍結,將美元收入放在倫敦的美元離岸市場。後來中東產油國在1973-74年對美國實施石油禁運,但石油交易仍以美元進行,產油國害怕在美國的美元資產會被凍結,所以便將資產大舉轉移到由美資在加勒比海經營的離岸銀行。

世界仍沒有貨幣可以取代美元,所以中資在可見將來仍須依賴西方銀行的美元金融服務。現在因為歷史慣性,這些交易大都在香港進行。一旦香港不再安全自由,西方金融機構要撤到其他地方,中資只會跑到中國領土以外的城市繼續找外資管理其美元資產。

香港對中國,無可替代。香港對美國,卻沒有那麼獨特。說香港對美國太重要,美國怎也不敢取消《香港政策法》,只是自欺欺人的阿Q思維。若北京被這種思維蒙蔽,終致失去香港,又可以怪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