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受刑室的「鮮肉」與「交配室」的攝像頭

近兩年來,新疆維吾爾人遭到中共警方大肆抓捕。

在新疆一座“再教育集中營”的“受刑室”里,掛有一排屠宰場用的專門掛肉的鐵鉤子。“我們戴著手銬,他們讓我們站在小凳子上,把鐵鉤子放在手銬中間,之後把小凳子挪開,我們就像鮮肉那樣掛在上面了。他們把我們這一排‘鮮肉’用木棍抽打,像是拍打掛著的毛毯似的。我當時被抽打得暈過去了”。

4月15日,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刊登了一位剛從“再教育集中營”釋放出來化名Asan的哈薩克人寫給該雜誌的親筆信,訴說了自己在被關押期間的痛苦遭遇和見聞,上面便是其中的一段。

Asan說,他因違反了交通法規,被帶到了交警大隊。警察威脅他交出其它的“犯罪記錄”,否則將被從嚴處罰。因從未犯過任何法,Asan被警察用電棍打暈,可是沒想到醒來後,卻發現自己已被送到了當地監獄。他恐怖的經歷便從此開始。

Asan說,他們在裡面裸體接受檢查,之後便被送進了一間囚室,裡面關押了56名所謂的“輕罪”犯人。囚室的中間有兩排小長木凳,每個人白天都坐在木凳上;晚上,身體力壯的人就睡在凳子上,體弱多病的睡在地上;他們每天吃的飯食,都是饃饃跟涼自來水;有些人因為監獄條件極度惡劣而感染了疾病。

除了肉體上的迫害,還有精神上的侮辱。被關押的維族人和哈薩克人被要求學唱紅歌、歌頌共產黨,獄警還利誘說:“如果背得好,就可以出獄。”

更有甚者,在監獄裡有個房間,被獄警們稱為“公母羊交配室”。Asan說,在這裡,被抓的犯人們被允許每6個月可以和自己的妻子行房事。但這個房間也被當局安裝了攝像頭。“獄警們會在監控室里觀看他們,等他們出來之後會嘲諷他們。我在的時候,有好幾個哈薩克婦女被以此種侮辱性方式,跟她們的丈夫‘結合’了。”

被關押的有宗教信仰的哈薩克人,如阿訇(對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務人員的稱呼)和其他宗教人士受到的迫害更為嚴重。Asan說,在受刑室,阿訇被要求坐在中間的小板凳上,四個角落分別坐著四個漢族囚犯,“阿訇雙手放在膝蓋上,頭要往屋頂看,坐姿要立直,4個囚犯監視著阿訇。如果阿訇脖子累了、身體稍微傾斜、嘴巴微動(被認為在默念經),漢族囚犯會訓斥阿訇。

Asan透露,他看到一名65歲的哈薩克老人被打死了,但令人驚訝的是,當局在不到30分鐘的時間裡,就將所謂“因高血壓致死”的《驗屍報告》遞給了家人。而家人雖然看到了死者身上有被毆打時留下的瘀青、胸骨凹陷,也不敢張揚,因為他們深怕萬一指控獄警的惡行,也會被關進監獄。

Asan認為,當局處理屍體及驗屍報告如此迅速,“這說明類似情況屬於‘常規性’例行程序運作。”

在這封信的最後,Asan寫道,“據說是國際組織要過來調查,可能是因為此原因當局釋放我們了,等國際組織調查完之後,監獄下面建地下監獄,會再把這一萬多人關進地下監獄。有些地下監獄已經開始建工了,有些從監獄出來的熟人已經瘋掉了。”

Asan還說,“我可能會因為傳播這一消息而“被死掉”,但橫豎都是死,我希望能把這些消息傳給國際社會,我願意為此作證。”

近年來,新疆當局大規模建立“再教育集中營”,關押迫害上百萬少數民族的黑幕被不斷曝光後,中共卻矢口否認,百般抵賴。就在今年年初中共兩會的新疆團的開放日,面對英國新聞記者的提問,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扎克爾還厚著臉皮當眾把“再教育集中營”堂而皇之的稱作“反恐維穩、反對極端主義建立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

好一個冠冕堂皇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

Asan的親身經歷證明,在裡面“培訓”的人,不但沒有自由可言,吃的是豬狗食,還要天天被洗腦,被毆打,被凌辱。“受刑室”里,受刑者像“鮮肉”一樣被掛在屠宰場專門用來掛肉的鐵鉤子上,被獄警用木棍兇狠的抽打著;“交配室”里,獄警通過攝像頭緊盯著一對對以侮辱性方式“交配”的夫妻。即使被迫害致死,家人也不敢鳴冤。毫不誇張的說,在這裡“培訓”的人,連豬狗都不如。這哪裡是什麼“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明擺著就是掛著“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招牌的活地獄!無怪乎Asan在信中大聲疾呼:“期望國際組織趕緊過來調查。如果這一法西斯集中營不趕緊被關閉的話,維吾爾和哈薩克民族會被種族滅絕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