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受害女主被深扒 生活照曝光 劉強東起訴書全文!

昨天我們更新了劉強東最新起訴案。

而這受害的女學生向明尼阿波利斯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稱自己去年8月份被京東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強姦。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結束。最終,劉姓女生最終將劉強東和京東告上了法庭。

劉姓女生起訴劉強東後,我們在第一時間獲得了起訴書原文,並連夜翻譯成中文。現將劉姓女生起訴劉強東的起訴書,推送給各位。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劉姓女生在起訴書中,一共提出了六項指控:

1.意圖傷害和毆打;

2.非法限制自由(在豪華車內);

3.性侵和毆擊(公寓內);4.意圖傷害和毆擊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5.非法限制自由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6.性侵和毆擊的連帶責任(公寓內)。

大學生被確認為明尼蘇達大學本科生,名叫Jingyao Liu,居住在明尼阿波利斯。

不久後,便有網友扒出了劉婧堯的照片1996年出生的她如今22歲,高中就讀於北京北師大二附中國際部,隨後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留學。

來源微博

這與當時穿出劉強東和受害人在餐館的照片,可以基本確認是同個人。

而此次事件使這名女大學生“身心受傷”,她已於2018年秋季學期退學,目前正在接受專業諮詢和治療。

在上述起訴指控中,京東公司也成為被告。原告的理由是:

1、在本案相關的時間範圍內,被告劉作為被告京東的董事長和CEO,在他的工作範圍內,依據其顯然和真實的權威性從事行為。

2、在本案相關的時間範圍內,Vivian和 Alice作為被告京東的代理人、從屬方、僱員或暫借的從屬方,為被告劉提供幫助。

3、在本案相關的時間範圍內,被告京東許可、幫助並在財務上支持被告劉的全部行為,包括參加DBA中國項目,以及舉辦2018年8月30日的社交晚宴。該晚宴以被告京東的名義舉辦並付款。

4、被告京東許可被告劉參加DBA中國項目,並據推測支付了劉的學費。被告劉通過參與該項目,為被告京東帶來了利益,具體而言,為被告京東提升了其董事長和CEO的管理學教育程度,增進了高端商務關係的水平。

5、被告京東為被告劉提供了其在明尼蘇達期間,不受限制使用公司資金的渠道,包括在2018年8月30日的商務晚宴期間。在晚宴期間,被告劉使用被告京東的資金,支付了食物、酒和交通費用,包括租用豪華轎車。

6、被告劉的侵權行為和他作為京東公司員工的職責具有相關性,主要在他從事工作的時間和地點範圍內發生。

具體而言,侵權行為發生在外表合法的工作活動期間,當時被告劉在履行作為被告京東員工的職責。被告劉的侵權行為發生在代表被告京東進行商務人脈擴展期間。

正是基於被告劉作為被告京東董事長和CEO的地位,被告劉得以安排原告出席公司的商務晚宴,並迫使她為了自己和公司客戶的名譽而飲酒。

另外,試圖傷害和毆擊的行為,發生在其他京東員工在場的情況下。這些員工不僅在場,而且協助被告劉在豪華轎車中實施了侵權行為。基於以上原因,被告京東應當對被告劉的意圖傷害和毆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這起訴訟,對於劉強東和京東來說,將是一場嚴峻考驗。

受害人起訴的目的是什麼

從最開始,許多人認為劉強東是被仙人跳,但是到如今,卻有一些民眾表示支持女生的做法。

首先,從訴狀書可以看出來,受害女生找的律所,其實也是一家有名,價格也很昂貴的律所。

而具體的索賠金額沒有準確的透露,但是超過了5萬美元的門檻。(一些媒體此前誤翻譯成了起訴索賠5萬美元)

很明顯,僅僅就打這一場官司,律師費哪夠5萬。

而所謂賠償的精神補償費事實上就是為了要一個說法。

原告起訴書

其次,警察在31日清晨3時10分抵達劉靜瑤公寓,文件顯示,劉強東當時下半身未穿衣服躺在床上,警方現場要求劉穿上衣服後,給他戴上手銬,將他帶離公寓。

劉強東遭逮捕隔天,向警方承認在僱用的私家轎車上與原告有肢體接觸,之後在原告公寓內兩人發生性關係。

原告16日提出的民事訴訟文件未提到的部分,包括劉強東在9月1日下午4時左右被釋放,之後立即返回中國。

而就在當地時間9月4日,明尼蘇達警方公布了5頁出警記錄,稱劉強東涉嫌的是一級強暴重罪。

警方是以“609.342”的罪名控罪,這是明尼蘇達性犯罪五級中的一級重罪。

一級強姦罪的主要形式為侵入式性行為(性交),或受害者年齡低於13歲。

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律,如果走完調查、起訴和陪審團裁決等法律流程,嫌疑人被正式定罪,一級重罪的刑罰對於無前科人士意味著至少144月,也即12年,最高30年監禁。

勝率小,也要打

雖然檢方決定不起訴劉強東,但是受害者如今卻提出了民事賠償訴訟。

事實上女方的勝率還是很小的。

眾所周知,在中美兩國的法律文化,尤其是刑事訴訟制度理念存在很大差異,同時,美國司法制度的一大特色就是刑事訴訟和民事訴訟程序規則之間的差異性。

刑事訴訟需要超過51%的舉證責任才會提起訴訟,民事訴訟需要超過51%的舉證責任才有可能定罪。

這意味著沒如果超過51%的證據可以證明劉強東實施了強暴,那檢方就可能提起公訴。

既然檢方沒有,那在民事訴訟中,女生的勝率也就很難說了。

比如,聞名世界的辛普森涉殺妻案。

美國法律中有一條著名的證據規則:“麵條里只能有一隻臭蟲”。也就是說,當有人發現自己的碗里有一條臭蟲時,他的做法只有是徑直倒掉整碗麵條,而不是再去尋找第二隻。

也就是說,即便有大量能證明辛普森有罪的證據,但只要其中有一樣是非法取得的,所有證據就都不能被法庭採信。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犯罪,但是根據程序正當性原則他最終被判無罪釋放的原因。

但隨後的民事賠償訴訟中,“無罪”的辛普森卻敗訴了,被判令巨額賠償。

而這就是發現君剛才提到的美國刑事訴訟和民事訴訟之前的差別。

刑事訴訟是公訴人對嫌犯的起訴,目的是尋求正義,懲罰犯罪,因而定罪門檻比較高。

而民事訴訟是起訴方和被起訴方之間的訴訟,它的主要目的是尋求“經濟賠償”。

雖然裡面也有受害者向通過賠償尋求正義的成分在,但是它們的本質是完全不同的,因而定罪門檻也低得多,不過這需要受害者自己請律師提起訴訟。

這場性侵案會如何走向,我們會持續關注報道。

如果是真的,讓法律為她證明清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華人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