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梁京: 郭台銘代表的新奴役制度威脅

郭台銘資料圖片()

郭台銘突然宣布參選台灣總統,給所有關注中國和世界政局的人帶來了深深的震撼。不論中共當局在這一決定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基本的事實是,郭台銘是中共最樂見其成的人選,從而代表了中國對台灣民主乃至對整個自由世界的嚴峻威脅。

無論成敗,郭台銘參選這步棋都是富有想像力的。這步棋體現了中國台海兩岸反民主、反自由的華人精英對世界大勢的深刻理解,也體現了他們對堅持和擴張中國創造的新奴役制度的執著和野心。為什麼要這樣說呢?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郭台銘本人就是創造這種新奴役制度的一個重要人物。他不僅在這個過程中積聚了巨額的財富,更與中共權貴以及這一輪全球化中崛起的財富和權力精英結成了難以割斷的利益和信任網路。

中國崛起,究竟是專製成功還是民主失敗之結果?這將是一個長期爭論的問題。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當郭台銘帶著他有限的本錢和人脈與中國地方政府合作,利用中國的廉價農民工搞貼牌加工的時候,無論是他自己,還是當地官員都不會想到,他們的合作打開了一個改變世界的金礦。創辦超大規模血汗工廠的想像力無疑是打開這個金礦的一個關鍵因素,但這個想像力之源頭究竟來自郭台銘還是中國的地方官員,其實是值得史家去考證的。郭的真本事,應該是在利益分配上比競爭對手更高明地“搞定”了國際資本和中國官員,讓他們都能從農民工血汗中分得巨大“實惠”。

西方民主的失敗就在於,短視和貪婪讓政治家相信,這種由超大專制國家支持的超大規模血汗工場不會給自由世界帶來威脅,而市場經濟的邏輯反而會瓦解專制的社會基礎。今天,所有人都看到他們錯了,中國專制統治者獲得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成功。有美國學者試圖用“百年陰謀”來解釋中國崛起,其實很勉強。但在中國崛起背後,既有很多偶然因素,也確實有非常深刻的文化邏輯。中國政治文化的核心就是政治大一統,為了維持中央集權的政治秩序,可以不惜一切代價,是這個文化的基本信條。如果說餓死幾千萬人中共都挺過來了,那麼犧牲兩代農民工和他們後代的福祉來換取江山不易手,就更不在話下了。

正因為專制統治者清楚地知道中國崛起付出的巨大代價及這對中國未來意味著什麼,他們曾經比任何局外人對中國的未來都更沒信心,否則不會把如此多的子女和財產都安置在海外。那如何解釋現在郭台銘代表的中國權貴和財富精英咄咄逼人的姿態呢?答案很簡單,他們從西方文明和民主政治的危機中看到了自己的機會:一種新的奴役制度不僅可以延續,而且可以擴張。

由於中國人對西方和世界的了解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有留學背景、依附於權貴和資本的新生代中國學者是最早認識到這種機會的華人。金刻羽是新近的突出代表,她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經濟的邏輯和韌性的解讀超越了西方學者。老牌自由主義學者秦暉,也在新近對美國內戰邏輯的解讀中,影射了他對新奴役秩序的憂慮。

歷史的教訓是清楚的,那就是奴役秩序必亡,但這改變不了另一個歷史的教訓,那就是自由的代價總是非常高昂。郭台銘參選台灣總統,將試水新奴役制度擴張的能力,也將考驗台灣人捍衛自由的意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