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五四百年

自主的,當然絕非聽話的,「聽黨話,跟黨走」絕對與此背道而馳。五四學生領袖羅家倫強調的「民眾自決的精神」等五四價值,今天顯然也會被指為顛覆國家政權罪。

義大利歷史學家克羅齊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誠哉斯言!中共每十年就由最高領導出面發表一次紀念五四講話,每次講話都是借五四之題發揮對當前時局的指導性意見,都是“當代史”而不是真實歷史。到了今年五四百年的冗長講話,通篇講的都是愛國主義,說五四運動的“核心是愛國主義”,而“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

五四離開我的成長時代還不是那麼遙遠,五四新文化運動產生的許多現代作家、翻譯家、學者及他們的著作譯作,是我成長時期的主要思想營養。今天看到經過百年,中國掌權者竟可以如此評斷五四,已經不僅是借題發揮的“當代史”,而且根本就是閹割歷史,真是夫復何言!

當年五四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的傅斯年曾公開否定以國家主義騎劫愛國主義,他聲稱“我是絕對不主張國家主義的人”,“若說五四運動單是愛國運動,我便不贊一詞了。我對五四運動所以重視的,為它的出發點是直接行動,是喚起公眾責任心的運動”。另一位五四學生領袖羅家倫說:“當五四運動最激烈的時候,大家都在高叫愛國、賣國的聲浪,我卻以為我們五四運動的真精神並不在此。”他認為,“學生的犧牲精神、社會制裁的精神和民眾自決的精神才是五四運動的實在價值。”

新文化運動實際上比五四學生運動更早發軔,1915年由陳獨秀創辦、其後於1917年改名《新青年》的刊物,是當時傳播新思想的最重要啟蒙,魯迅第一篇小說《狂人日記》就是在五四前一年,即1918年5月在《新青年》發表的。雜誌創刊時提出“以科學和人權並重”的口號,陳獨秀在創刊號上發表《敬告青年》一文,提出青年們要“一、自主的而非奴隸的;二、進步的而非保守的;三、進取的而非退隱的;四、世界的而非鎖國的;五、實利的而非虛文的;六、科學的而非想像的”。

自主的,當然絕非聽話的,“聽黨話,跟黨走”絕對與此背道而馳。五四學生領袖羅家倫強調的“民眾自決的精神”等五四價值,今天顯然也會被指為顛覆國家政權罪。

在俄國十月革命後,隨世界思潮而創立中國共產黨並擔任第一任總書記的陳獨秀,曾為文指出國家有民主與民奴之別:“歐美政治學者詮釋近世國家之通義曰:‘國家者,乃人民集合之團體,輯內御外,以擁護全體人民之利益,非執政之私產也。’易詞言之,近世國家,乃民主國家,非民奴的國家。民主國家,真國家也,國民之公產也,以人民為主人,以執政為公僕者也。民奴國家,偽國家也,執政之私產也,以執政為主人,以國人為奴隸者也。真國家者,犧牲個人一部份之權利,以保全體國民之權利也。偽國家者,犧牲全體國民之權利,以奉一人也。”

可悲的是,共產黨違反首任總書記的思想傳承,經百年折騰,中國又回到“奉一人”之國。

“一人”在五四百年講話中,最令人忍俊不禁的一句話是:“一個人不愛國,在世界上是很丟臉的。”Now新聞在報道這段講話後,網友翻出“一人”的女兒持美國綠卡,弟弟、兩個姐姐及姐夫都已入籍加拿大或澳洲。留言精彩紛呈,其中一個說:“咁樣話自己個女同屋企人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