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德媒:民主在中國從未獲得過嘗試的機會

余凱思:民族主義影響了整個20世紀,今天,它的影響力甚至超過當時。啟蒙或者說科學,中國也都引入並接受了,我們看到,中國正努力建設一個以科學為基礎的現代化社會。大學的科學體系,數字方法的使用,從那時一直延續到今天。但「民主」則是當時大學生提出的唯一未能兌現的願望,而且不僅是在當今,歷代中國政府中,沒有一個認為有必要研究一下民主問題。

紀念五四運動百年之際,柏林自由大學歷史學家、漢學家余凱思(Klaus Mühlhahn)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五四運動呼籲的民族自決、民主以及科學這三大理念中,只有民主在中國從未獲得過嘗試的機會。

德國之聲中文網:五四運動百年過去了,它留給後人的遺產是什麼?

余凱思:這當然是一個令人十分關注的問題。我想,五四運動給後人留下了一系列值得回憶的東西,每個中國人都知道五四運動,它銘刻在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中。它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時至今日,許多人還從五四運動得到啟發:它是現代中國自我認同的一部份。這也是我首先要提及的一點。

德國之聲中文網:您提及現代中國的自我認同這一核心思想。此外,民主和科學以及反帝和反封建也是當時這場運動發出的重要呼聲。

余凱思:反帝和反封建是中國歷史記載中常常被強調的內容,在今天,它的內涵更為豐富,這也是我要提及的有關五四運動的第二要點即“民族主義”或者“愛國主義”。這當然是我作為外國學者對五四運動的詮釋。

五四運動是中國第一個由大學生髮起、後來有商人等參與的街頭群眾運動,這裡,中國是一個民族國家。不可忘記的是,這個民族國家是1911年誕生的中華民國。當時,人們走上街頭維護中國不受外國帝國主義以及霸權主義的侵犯。因此我有理由說民族主義以及民族認同是五四運動的核心思想之一。這是其一。其二,我認為重要的就是您已提及的“民主”以及“科學”,當然,科學的含義可以討論。我認為,在五四運動的語境下,科學的含義是“啟蒙”,民主和啟蒙相得益彰。五四運動的第二個呼籲是建設一個民主以及啟蒙的民主國家,即這個國家是民主的,並按照科學以及啟蒙的原則進行決策。

德國之聲中文網:您認為五四運動最根本的核心思想是民族主義以及民主與啟蒙。那麼,這三點今天還剩下什麼?

余凱思:民族主義影響了整個20世紀,今天,它的影響力甚至超過當時。啟蒙或者說科學,中國也都引入並接受了,我們看到,中國正努力建設一個以科學為基礎的現代化社會。大學的科學體系,數字方法的使用,從那時一直延續到今天。但“民主”則是當時大學生提出的唯一未能兌現的願望,而且不僅是在當今,歷代中國政府中,沒有一個認為有必要研究一下民主問題。

在這三點中,我想,有兩點已基本得到實現,但第三點,即民主的夢想迄今為止還從未有過實現的機會。

德國之聲中文網:我們知道,五四運動為中國共產黨的創立提供了部分的基礎條件。當時,實際上一直到50年代中期,中共有一個重要的承諾,即實現民主,建立一個民主制中國。如果看一眼今天的中共,我們的印象是,它脫離了當時的這一民主主張。您怎麼看?

余凱思:您說的對,我完全贊同。民主並不是一開始就“沒戲”、一開始就被排除的。在30、40乃至50年代,直到80年代以及今天,包括中國共產黨內部,一直有人以五四運動的精神為樣板,稱可以將民族、民族主義以及社會主義同民主相結合,也就是創造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我認為,在某些歷史階段,這一趨勢在中共黨內甚至很有勢頭,但最終黨內的民主派還是失敗了,在社會主義體制內實施政治改革的議題也就此夭折,不再被人問津。因此不能說,中共從一開始就拒絕了民主。

德國之聲中文網:如果說當時五四運動的核心思想在當今中國仍有巨大意義,那麼,能夠在今天實踐五四精神嗎?

余凱思:五四運動的核心理念仍然活躍在百年後的今天。30年前,1989年春季,大學生走上街頭,發揚五四傳統,呼籲實現民主,他們也說自己是“民族主義者”。我剛剛完成一篇論文,其中引用了一位學生領袖的話,他說,“我們是愛國的,但我們也要求民主,因為我們相信,中國的問題可以通過民主方式得到解決。”因此,從30年前發生的事情可以看到,五四運動的精神依然存在。

我想,今天的北京政府對五四運動紀念日等非常緊張。今年有一系列重要紀念日。去年也有很多逢十紀念日,如1978年開啟改革政策40周年。今年有五四運動100周年,六四30周年。在中國能感受到緊張氣氛,不奇怪,因為對一些議題還沒有說法,而這些議題讓社會承受重壓。人們不能談及這些話題,也不會舉辦大型活動。有人告訴我,他參加了一個非公開的會議,這同以前大不一樣。人們感受到緊張氛圍,之所以緊張,是因為以往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

德國之聲中文網:人們很緊張。儘管如此,當今年輕人中多數人更注重消費。

余凱思:對。當然,大多數當今年輕人對以上議題不感興趣。但我還是不斷有意外發現。人們都很清楚,有些議題不能談,但很多人對此有想法,只是不能在公開場合表明而已。我不久前剛在南京做過一場報告,知道一些話題存在人們的腦子裡,但不能說,因此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普遍現象。但如果不是普遍現象,政府為什麼要緊張,為什麼不用另外方式面對它呢?

德國之聲中文網:最後一個問題:五四運動在當時對中國以外的地方有什麼影響嗎?

余凱思: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五四運動在當時屬於全球性抗議浪潮的一部份。1919年春天,全球掀起抗議風暴,從朝鮮半島到拉丁美洲,從埃及到印度,中國只是殖民地國家要求更多話語權運動的一部份。因此,五四運動是時代的產物,是民族要求自決運動的一部分。民族自決也是1919年五四運動大學生提出的要求之一,要求中國實現民族自決。但當年學生要求的是,民族自決同民主同步並進,只有一個民主制國家才能對外體現自治、自決以及主權要求。那個時代產生的影響非常深遠,它開啟了民族獨立的浪潮。接下來,許多地區宣布獨立,第三世界就此以獨立的力量登上歷史舞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