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讀懂范仲淹這三句話 你就讀懂了人生

人生在世,離不開一個「拼」字。而在不同的年紀,所「拼」者不同,決定了一個人的福運。

少年拚命,中年拼德,晚年拼運。

。。。。。。。。。。。。。。。。。。。。。。。。。。。。。。。

范仲淹被歷代讀書人奉為精神領袖,稱其為:“有史以來天地間第一流人物。”

范氏一族,更是傳承800年綿延不絕。

縱觀范仲淹的一生,可以得出一個深刻的道理:

人生在世,離不開一個“拼”字。而在不同的年紀,所“拼”者不同,決定了一個人的福運。

01

少年拚命,立一生之基。

宋代的風流人物,大多是書香門第,但是范仲淹家境貧寒,兩歲喪父。

母親帶著他改嫁於長山朱氏,因為“拖油瓶”的身份,經常被朱氏子弟譏諷。

於是,很小的時候范仲淹便決心自立門戶,而改變他命運的唯一途徑就是讀書。

古語有云:“知恥近乎勇。”

范仲淹先是苦讀於醴泉寺,每天煮兩升小米粥,待粥凝結後,劃分成4塊,早晚各2塊,拌點腌菜充饑。

在讀書疲倦犯困的時候,就用冷水洗臉。

每天三更眠五更起,頭懸樑錐刺股。

這樣的日子,幾乎貫穿了他整個青少年的求學生涯。

後來為學業更進一步,他考入了當時著名的應天學院。

史書記載:“公處南都學舍,晝夜苦學,五年未嘗解衣就枕。夜或昏怠,輒以水沃面。往往饘粥不充,日昃始食。”

凌晨舞劍,白日讀經。雖然此時書院的條件不錯,但是范仲淹仍然延續著以粥度日的習慣。

有同窗見其求學刻苦,生活困難,特地給他送來美食,但范仲淹卻婉言謝絕:

“我已安於劃粥割齏的生活,擔心一享受佳肴,日後就咽不下粥和鹹菜了。”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孔子當年稱讚顏回的這句話,也許用在范仲淹身上更加合適。

他來學院的目的是讀書,不是享樂。

一次,真宗皇帝途徑應天府,眾學子呼朋引伴,歡呼雀躍著去看龍顏。

有一個同學叫范仲淹,他卻不為所動,笑著說了一句:“將來再見也不晚。”

然後繼續埋頭苦讀。

後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當范仲淹成為天子門生的時候,那些千方百計見了真宗一面的同學,大多沒能再次出現在皇帝面前。

吉鴻昌曾說:“路是腳踏出來的,歷史是人寫出來的,人的每一步行動都在書寫自己的歷史。”

年少氣盛,無所畏懼,正是拚命的年紀。

這個時候,我們天資差不多,閱歷也相仿,誰努力得更多,堅持得更久,誰就能從平凡變成超凡。

02

中年拼德,做人之上品。

長白一寒儒,名登二紀余。

人到中年,范仲淹終於熬過了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光,金榜題名,身居廟堂。

但是一個人站得越高,越要看遠。

范仲淹在給兒子的家書中寫道:“當見大節,不必竊論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

人到中年,范仲淹更講究為人處世的德行,告誡兒子,其實也是在時刻警示自己:不能因為眼前的利益,而不顧品行和節操。

仁宗少年登基,劉太后長久把持朝政,朝野上下怨聲載道,但在劉太后面前卻噤若寒蟬,唯獨范仲淹直言上諫,陳述利弊。

然後,范仲淹被貶。

劉太后去世後,范仲淹被仁宗召回。

可剛回來沒多久,范仲淹又和把持公器,結黨營私的宰相呂夷簡杠上了。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范仲淹再次諫言,再次被貶。

後來范仲淹因為沙場建功,大敗西夏,重回京城。

皇帝啟用他主持“慶曆新政”,革除積弊。

明知道這不是一件好差事,但他又不顧一切地將其扛在了自己的肩頭。

結果我們也知道,范仲淹再次成了“背鍋俠”。

歷史學者丁傳靖在《宋人軼事彙編》中寫道:

范仲淹三次被貶,每貶一次,都被時人稱“光”(光耀)一次。

第一次稱為“極光”,第二次稱為“愈光”,第三次稱為“尤光”。

三起三落,每落一次,他的聲望就高一次;每起一回,他的地位就上一個台階,直至成為讀書人的標杆,宰執天下。

徐世昌有一句名言:“凡建立功業,以立品德為始基。從來有學問而能擔當大事業者,無不先從品行上立定腳跟。”

沒有偉大的品格,就沒有偉大的人。

從一位寒門子弟,走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宰之位,其間比他有背景有才華有能力者不知凡幾,但像他一樣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高貴靈魂的人,就太少了。

中年是建功立業的時候,但一個人攀得越高,越需要德行的支撐,才不會跌得越慘。

03

晚年拼運,養子孫之福。

從慶曆新政中解脫出來的范仲淹,不再有扭轉乾坤的權勢,卻在晚年迎來了人生最大的福運。

因為物產豐富、交通便利,從宋朝初期起,鄧州就是宋朝老幹部的養老聖地。

當時朝廷有明文規定,對國家有恩或者是年過70退休的官員,都可以去鄧州養老,一面繼續發揮餘熱,一面頤養天年。

開國元勛趙普、狀元宰相蘇易簡、鐵腕強相寇準……都曾在鄧州安度晚年。

人生暮年,范仲淹也來到了這裡。

這麼多年,范仲淹一直為國為民勞心勞力,和家人聚少離多。

從這一刻開始,他終於可以享受天倫之樂,每天除了養花種草、含飴弄孫,最大的樂趣就是教育子嗣。

在他的悉心教導下,四個兒子全部學以成才。

長子范純佑歷任監主簿、司竹監;

次子范純仁,官至北宋宰相;

三字范純禮,擔任過禮部侍郎;

四子范純粹,成為了戶部侍郎。

而且四個兒子忠孝仁義盡皆“入傳”,加上《范仲淹傳》,一門父子,“五傳”傳世,光耀門楣,千古流芳。

范仲淹寫過一篇《剔銀燈·與歐陽公席上分題》,雖是遊戲之作,卻將人這一生說得通透: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孫權劉備。

用盡機關,徒勞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細尋思,爭如共、劉伶一醉?

人世都無百歲。

少痴騃、老成玌悴。

只有中間,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牽繫?

一品與千金,問白髮、如何迴避?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有期限的,年輕時,血氣重,精力旺盛,理應努力拚搏。

隨著年齡的增長,血氣漸衰,此時無需千方百計地耗費心力折騰了。

人們常說,晚年是享受福運的時候,而這福運也是曾經努力掙來的。

范仲淹晚年,遠離了朝堂的紛紛擾擾,回歸家庭。

父慈子孝,家庭和睦,不僅培養出了合格的繼承人,也為國家輸送了優秀的人才。

此後800年,范氏一族謹遵范仲淹的教誨,名人輩出,綿延不絕。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范仲淹祠前有這樣一副對聯:

“甲兵富於胸中,一代功名高宋室。憂樂觀乎天下,千秋俎豆重蘇台。”

少年拚命,中年拼德,晚年拼運。

范仲淹身體力行的三句話,不僅自己一生精彩,也為一個家族開創了百世基業。

如果你在人生的旅途中感到些許迷茫,不妨讀一讀范仲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洞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