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梁京:「六四」的歷史教訓與21世紀的中共威脅

在紀念「六四」慘劇三十周年的今天,所有倖存者都應該感恩那次運動的犧牲者和受難者,他們的理想雖然沒有實現,但那場抗爭運動畢竟給中國和世界帶來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對中國人來說,這個時代帶來的學習和獨立思考的機會是前所未有的。在這三十年里,中國人所看到、學到和領悟到的,是否能幫助中國避免歷史上多次發生的大劫難,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將迎來決定性的考驗。

在血腥的20世紀,中國和世界有很多政治暴力事件死傷人數遠超30年前的「六四」,但「六四」卻成為一個具有世界意義的歷史慘案,這不僅是因為這個事件幾乎全程被西方媒體在全球直播,產生了史無前例的震撼效應,更因為「六四」慘劇急速催化了蘇聯和東歐的和平解體,出人意料地終結了冷戰時代。不過,「六四」事件也產生了另外一個出人意外、並且也有深遠意義的後果,那就是中國在共產專制統治下的經濟和軍事崛起,對西方主導的全球秩序,特別是對法治、民主和人權這些支撐21世紀人類文明的基本價值,帶來了重大的挑戰和威脅。

那麽,這兩個重大的意外之間,是否有關聯呢?如果說蘇東迅速解體是值得歡迎的意外,那中國成為21世紀人類文明的挑戰和威脅這個負面的意外是否有機會避免呢?從事後來看,我以為這兩個意外是有關聯的,那就是由冷戰意外結束帶來的極度樂觀,促成了老布希總統在中國問題上的重大戰略失誤,以至美國和西方「養虎為患」,今日後悔莫及。事實上,我相信老布希本人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的反思,也是促成美國今日不分黨派、對華一致強硬很重要的認識基礎。

那麽,老布希的戰略失誤有哪些重要的教訓需要總結呢?今天比較容易達成共識的是,當年老布希對中共,尤其是對鄧小平的殘暴罪行太姑息了,這個道義上的重大錯誤是很難為之辯護的。因為鄧小平做的太過分了,以至蘇聯和東歐的共產政權都為之蒙羞,成為冷戰意外終結的重要因素。在這個背景下,美國是完全有機會對中共施加有效壓力的,但老布希為甚麽要給鄧小平留那麽大的面子?我無從知道他當時是如何想的,但我相信他臨終的遺言,即不論決斷對錯,他都是出於公心。在「六四」問題上,他相信放中共一碼,會給中國人民、給美國和整個世界一個機會。

那麽,我們是否應該把今天的中國威脅,都歸咎於老布希失去原則的寬容,歸咎於他的一念之差?我以為雖不能歸咎他一人,但他是當事人,他錯過了最好的機會,對今日的中國威脅,老布希是難辭其咎第一人。那麽,老布希的後任有沒有機會補救他的錯誤?理論上應該是有機會補救,但美國精英共同的認知偏差,令他們不可能認識和抓住這樣的機會。認知偏差之一,就是相信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能「自動」地帶來各國,當然也包括中國政治向民主轉型的機會;認知偏差之二,中國人不至於像習近平現在這樣,忘恩負義到自毀毀人這樣喪失理性的程度。也就是說,美國主流精英低估了人類總體存在的自殺風險,更低估了中國政治文化的自我毀滅傾向。

面對今日中國給自身和21世紀的人類帶來的威脅,視而不見或怨天尤人都無濟於事。在紀念「六四」慘劇三十周年的今天,所有倖存者都應該感恩那次運動的犧牲者和受難者,他們的理想雖然沒有實現,但那場抗爭運動畢竟給中國和世界帶來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對中國人來說,這個時代帶來的學習和獨立思考的機會是前所未有的。在這三十年里,中國人所看到、學到和領悟到的,是否能幫助中國避免歷史上多次發生的大劫難,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將迎來決定性的考驗。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