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梁京

Subscribe
梁京:習近平為何成了世界最大不安全因素(圖)
2020-07-01

為了億萬人的福祉,21世紀的中國和世界就真不能給習近平安排一條他能接受的退路嗎?中共的高層就如此無能?國際社會就真的如此無能?我不大願意接受這樣的結論。溫家寶最近亮相讓我想到,以他的地位、才智和威望,應有機會拉習近平一把,同時給中國和世界創造一個機會。我曾經想過川普應該拉習近平一把,但除非他連任,否則自顧不暇;如果普京修憲成功,或許有更好的機會,畢竟中國發生大動亂,俄國也將被殃及。當然,所有這些願景都有一個前提

梁京:中國病毒徹底毀了習近平的「中國夢」(圖)
2020-06-17

習近平最大的判斷錯誤,就是他完全不能接受這樣一個現實,那就是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後的世界和中國,已不再是之前的那個世界和中國。我們現在並不確切知道,楊潔篪求見蓬佩奧原本是為了甚麼,是為了示弱還是私下要價?如果這次會見是在北京疫情二次爆發之前安排的,那北京最新爆發的疫情將令中方處於更不利的地位。北京疫情的最新發展說明,中國病毒並沒有像北京所希望的那樣給習近平帶來某種機會,而是徹底毀了他的「中國夢」。

梁京:"罷韓"成功與中國政治文化的挑戰 接下來是習近平(圖)
2020-06-10

無人能預測習近平將以甚麼方式下台,但我希望,在不久的未來,他能以一種比較理性、或比較「文明」的方式交出權力。在「後韓國瑜」時代,如果台灣的各種政治力量不給「仇恨政治」機會,將有助於增加這種機會。我對此寄希望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我看到台灣的青年一代是向前看的,他們對老一代的恩怨不感興趣,而更看重未來的機會和選擇。如果「罷韓」後的台灣政治能證明這一點,將給大陸青年以很大啟示。

梁京:美中強人翻臉 破釜沉舟 激發全球動蕩(圖)
2020-06-03

最大的風險來自習近平決心破釜沉舟與美國「賭國運」。習近平顯然看到了疫情令美國和川普陷入困境,但正如李克強在兩會上勇敢地向全球暗示,超過六億人月平均收入低於1000元的中國,根本沒有本錢與美國「賭國運」,但習近平還是決定毀滅香港的自由,不惜引爆中國的金融震蕩,不惜加劇中國的經濟危機。巨大的風險也會來自川普對各種外部和內部危機處置失當。我們現在正在見證這個挑戰。

梁京:「港版國安法」與習近平的政治算計 破釜沉舟出於恐懼(圖)
2020-05-27

隨著疫情得到控制,習近平面臨新一輪的政治挑戰。可以想像的是,香港一旦解除防疫控制,習近平第一遭頭痛之事,就是港人抗爭會重啟,包括「六四」燭光晚會、「七一」反共大遊行。一想到港人這些抗爭活動與全球對他輸出瘟疫的追責和索賠相呼應,習怎可能不「龍顏大怒」,他更不能想像,今秋立法會選舉若再遭慘敗,自己的權威又將遭到甚麼樣的羞辱和嘲弄。我相信正是因為不能容忍這樣的前景,習近平做出了此時毀掉香港自治的政治決斷

梁京:中國隱瞞疫情真相的真相(圖)
2020-05-21

習近平在世界衛生大會(WHA)上致辭 如何解讀習近平在世界衛生大會(WHA)上的致辭?尤其是為甚麼中國改變了原來完全拒絕國際調查的態度,而表示願意在全球疫情得到完全控制後,願意接受由世界衛生組織(WHO)主持的國際調查?最直接...

梁京:中共應對"一中一台"的新戰略 喬良的暗示是極其危險的思路 (圖)
2020-05-13

習近平不可能不知道,此時阻止台灣重返WHO為時已晚,也就是說,中國將不得不面對美國和國際社會越來越支持台灣全面重返國際社會的努力。那中國怎麼面對?習近平必須在即將召開的兩會上對世界有一個交代,對蔡英文520連任總統的就職講話做出回應。因此,我認為喬良釋放的信息,其實是在為習近平在兩會的重大表態做鋪墊。

梁京:習近平當局對川普為何採取戰狼姿態 (圖)
2020-05-06

習近平顯然是在看形勢,如果川普勝算很高,他就很可能對川普做出重大讓步,包括接受國際調查病毒起源的主張,但如果川普很可能輸,習就會準備與拜登做交易。那麼,這是否就意味著美中對抗全面失控的風險不大呢?我的看法是,美中因擦槍走火而引發戰爭的風險因中國病毒而減少了,但因中國經濟下滑失控而帶來的社會秩序失控的全球風險在上升,因為中共當局至今拿不出緩解經濟危機的思路和辦法。

梁京:中國病毒與中國噩夢 習近平不會選擇下台(圖)
2020-04-22

我以為這是最重要的一條,那就是習近平認為他沒有退路,在內外壓力下改弦更張推進改革,要比強硬到底更加危險。換句話說,習近平有能力保住權位,並不等於他有能力改革。在這種情況下,選擇強硬或者是表面上強硬,是更理性的選擇,尤其是在美國和整個世界都被中國病毒纏住了手腳的當下。

梁京:愛國賊綁架之下 習近平正在失去自我救贖的最後機會(圖)
2020-04-15

我同意這樣一種判斷,那就是中國不大可能重複當年「粉碎四人幫」那樣的戲劇性故事,因為中共內部的政治活力根本無法與當年相比。但是,從中國疫情造成的國際政治生態來看,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到,習近平和中國的愛國賊不可能綁架世界的未來,因此也很難綁架中國的未來,因為中國病毒在全球大流行造成的災難如何展開,將主導世界各國的政治走向,任何國家都不可能逃脫這個邏輯。

梁京:「中共病毒」與「國際共管」 習近平會不會不惜與美國一戰?(圖)
2020-04-08

這次「中國病毒」對於阻止習近平以及許多迷戀「大一統」的中國人實現「武統」台灣的夢,有決定性的作用。這不僅是因為中國爆發的疫情給世界帶來了太多的無妄之災,更重要的是,中國人在這場全球大災難中的種種言行,讓太多人看到了在「大一統」心結支配下,中國對世界秩序潛在的巨大危險。

梁京:武漢肺炎是明顯的「天譴」 川普有了新的歷史性機會(圖)
2020-04-01

有不少美國人認為,沒有中國的支持,美國也能度過這次危機,無非是多死一些人,所以美國沒有必要求中國。問題在於,很多美國人看不到中國政治和經濟危機可能到來的大爆發,將給美國和世界帶來比武漢肺炎更大的災難,他們更不容易看到的是,沒有美國的幫助,習近平無力阻止中國經濟和政治危機的大爆發,反而很可能促成這種大爆發。因為習近平沒有能力應對中國的經濟危機,而很可能選擇做困獸斗來應對正在加劇的政治危機。

梁京:習近平自我救贖的最後機會(圖)
2020-03-25

習近平會抓住最後的機會,做出明智選擇嗎?我希望他能,因為這能救太多的人,更因為他不這樣選擇可能傷害太多的人。雖然習不是沒有風險,更不意味著他不會被清算,但即使因此而遭遇個人失敗,習還是能增加保全家人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他若能成功,他的名字將因德行而載入歷史,而不是因惡行而被載入歷史。

梁京:後「武漢肺炎」時代展望 強人政治老人政治會加速終結 (圖)
2020-03-18

「武漢肺炎」的全球集體經驗,會加速終結強人政治和老人政治。這不僅是因為這場危機來的太突然,令強人和老人政治難以應對,而且「武漢肺炎」危機導致罕見的全球經濟和社會後果,對增強國際協調來應對危機帶來了巨大的要求和壓力,這當然對強人政治和老人政治非常不利。

梁京:中國病毒 世界和中國之變 這筆賬遲早是要算的(圖)
2020-03-11

習近平和中共當局毫無愧疚之心的言行,尤其是他們還要國民和世界對他們感恩的無恥妄想,令所有正常思維的人震驚之餘,也一定會刺激許多人思考這樣的問題:中國的政治敗壞何以能走這麼遠?難道中國的精英和百姓對強權就懦弱和順從到如此不可救藥的程度?

梁京:中國失控的風險在上升 習陷入生死攸關的政治危機(圖)
2020-03-04

在目前復工困難的形勢下,習近平自己也不會真信今年還能實現所謂「13五」的各項指標,但有一個目標是他真心相信,也真想達到的,那就是通過這次所謂「大國戰疫」的勝利,向全世界宣示和證明中國制度的「無比優越」,從而證明他的偉大和英明。不然就不會有匆忙出版《大國戰「疫」》這本書這回事。為了達到「戰疫」勝利這個目標,習近平可以豁出一切,因為他不能面對自己的失敗。

梁京:我們不僅要為中國和人類祈禱 也要為習近平祈禱(圖)
2020-02-26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動員外地醫務資源不可避免,但孤注一擲地集中醫務人員絕非上策,更不是唯一選擇。習近平的選擇,反映了他讓大量醫務人員做這場「抗疫戰爭」的「炮灰」的意圖,也體現了中共一貫的思維模式,那就是為了權力不惜任何生命代價。即使習近平這個策略獲得成功,對中國未來的醫療衛生事業也投下長長陰影。網上流傳,一個殉職警察的撫恤金是一個殉職護士的幾十倍,今後誰還會鼓勵子女去學醫呢?

梁京:美國低估了中國治理危機的挑戰?(圖)
2020-02-19

習近平現在判斷,武漢肺炎帶來的總體死亡率,不會造成全面恐慌和失控。在這個基礎上,習的判斷是,雖然他的決策失誤帶來巨大代價,但沒人能接這個爛攤子,加上川普對他的支持,中共高層也無人敢挑戰他的權位。所有人除了寄希望於他(習近平)而沒有別的選擇。

梁京:後習近平時代提前到來(圖)
2020-02-12

此次疫情失控的整個過程表明,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治理體系,雖擁有歷代帝王做夢也想不到的統治手段和資源,卻無法應對一個本來有機會控制的疫情爆發。這裡有一個看似偶然的技術因素,那就是這種「新冠狀病毒」的傳染力實在是太強了。換句話說,如果這種病在美國或歐洲出現,他們的治理體系也未必能應付。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種突襲中國治理體系的「完美病毒」,本身也可能是這個治理體系的產物。

梁京: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面臨挑戰(圖)
2020-02-05

在中國拒絕美國派專家介入武漢肺炎疫情控制之後,美國總統川普的決策不是給中國送來最為緊缺的防護物資,而是「率先撤僑」,從而帶領發達國家的撤僑潮。這一選擇意味著甚麼呢?在我看來,這一選擇不僅意味著美國對習近平的「治理體系」能否經受此次瘟疫爆發的考驗信心不足,而且,更意味著美國完全不接受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