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貨幣市場避險情緒擴散 彭博:雷曼時刻日益臨近

中國貨幣市場避險情緒蔓延,中國或迎來雷曼時刻。

華日周三報道,包商銀行被接管對金融市場信心的打擊一直未能得到平復,中國貨幣市場避險情緒擴散。彭博專欄《中國雷曼時刻日益臨近》文章說,目前中國大型銀行儘力避免向可能存在風險的中小銀行放款,市場開始仔細梳理地方銀行的財務狀況,以判定誰可能是下一個步包商後塵的銀行。這與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後金融體系陷入冰凍期頗有相似之處。有經濟學家分析認為,金融系統一旦信用缺失,市場就容易失效,恐慌情緒將會蔓延,導致風暴的到來迅猛且直接。

中國貨幣市場避險情緒擴散

《華爾街日報》6月19日報道,因包商銀行被接管對金融市場信心的打擊一直未能得到平復,市場對銀行信用狀況擔憂使大型銀行在向同業對手拆放資金變得越來越謹慎,中國貨幣市場避險情緒擴散。

報道認為,在中美貿易爭端備受全球矚目的同時,這個可能同樣嚴峻的威脅正在中國金融體系內部發酵,問題若不迅速解決,可能影響到中共央行支撐經濟增長的努力,甚至引發一些更為系統性的問題。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6月19日在英國《金融時報》刊文表示,包商銀行的連帶效應導致了大量的其他中小金融機構出現流動性困難。市場擔心更多的中小銀行可能會被接管,即使在銀行間市場流動性仍然相對寬裕的狀況下,中小銀行的實際流動性狀況卻因為各種擔憂出現了更多的困難。

周浩說,金融系統依附於信用體系而存在,一旦信用缺失,市場就容易失效,一時間,資金拆出方更容易採取「一刀切」的做法,這讓市場的恐慌情緒蔓延。這意味著,如果不對市場的信用失效斷點進行修補,那麼其傳導和蔓延效應將無可避免。正是這種金融系統的互相融合和金融市場的傳染效應,導致風暴的到來顯得十分迅猛且直接。

彭博視點專欄作家Trivedi和Ren周三以《中國雷曼時刻日益臨近》(China』s Lehman Moment Is Drawing Closer: Trivedi and Ren)為題撰文說,包商銀行被接管以來,中國貨幣市場一直處於如履薄冰的狀態,儘管央行和其他相關部門出手向市場投注流動性,但卻於事無補。

為了給中小型銀行提供流動性支持,中共央行將多種借貸便利的限額上調了大約3000億元人民幣(430億美元)。因為,當下已有不少傳聞,說考慮到某些地方性銀行的經營風險,一些公司已經開始有意規避中小銀行發行的承兌匯票。

Trivedi和Ren引述Rhodium Group的觀點說,銀行向其他金融機構的放款如今正面臨著違約和減記風險,這是二十多年來首次出現的情形,這意味著銀行眼下已經是對手風險和償債風險雙險臨門。

中共監管機構押寶大型券商

Trivedi和Ren引述財新網周二報道稱,伴隨流動性壓力的蔓延和銀行相互間信心的衰減,周日,中共證券監管機構召集主要券商和基金公司座談,鼓勵這些機構對中小非銀機構的流動性支持,這無異於要求大型券商發揮中小銀行的作用。

Trivedi和Ren表示,中共監管層的想法可能是這樣的,大型券商對信貸風險的了解無論如何要強於那些名不見經傳的省級銀行。

據《華爾街日報》,6月18日(周一),業內人士流傳的一份會議概要稱,在債券回購市場出現違約事件後,貨幣市場避險情緒升溫。最近幾周一些銀行間貸款利率已大幅攀升。

Trivedi和Ren寫道,讓券商發揮金融機構作用的決定著實令人驚訝。首先,券商並非銀行;他們無法吸納存款,生不出錢來,因此其在擴大流動性支持方面所受到的限制會大得多。第二,監管層如今所要依仗的證券行業,就在四年前才剛剛經歷過一次由過量保證金融資引發的股災。

民企融資的重要支撐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券商和基金公司這類非銀行金融機構是民營企業融資的重要支撐,消化了大部分民營企業發行的公司債。此外,在2016年監管機構對銀行借入短期資金為槓桿理財產品提供融資進行整頓後,這些非銀行金融機構也成為最大的銀行間凈借款人。

自2018年初中共央行開始放鬆貨幣政策以來,通過債券回購和銀行間貸款獲得的非銀行借款規模飆升。Enodo Economics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這部分貸款凈額達到人民幣74萬億元,同比增長近50%。因此券商和其他資產管理公司一旦面臨融資困難,這對金融穩定和實體經濟而言都構成重大問題。

華日報道說,上一次中國貨幣市場遭遇對手風險問題是在2016年底,也就是在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最初拒絕履行一份類似債券回購的協議之後,當時美聯儲正處在收緊政策的狀態。

不過,華日提醒說,儘管美聯儲的立場似乎正轉向寬鬆,這讓中共央行有更大的空間提供充足的流動性以緩衝貨幣市場可能出現的進一步動蕩,而不必太擔心可能導致金融系統失穩的資本外流。然而,現在的情況不比當時。2016年底中國經濟正在改善,企業信用也在好轉,而今中國經濟正遭遇持續下滑的風險。未來幾天,投資者應當密切關注中國貨幣市場,以確定季節性現金短缺以及少數銀行和券商出現的問題不會影響到脆弱的金融生態系統。

中國的雷曼時刻

Trivedi和Ren寫道,監管機構接管包商銀行後表示,只有5000萬元以下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本息能夠得到全額保障。這就促使大型銀行儘力避免向被認為存在較大風險的中小銀行放款。市場參與人士已經開始仔細梳理地方銀行的財務狀況,希望由此判定誰可能是下一個步包商後塵的銀行。

Trivedi和Ren認為,這種狀況與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後金融體系陷入冰凍期頗有相似之處,只不過雷曼的規模比包商要大得多。在中國,同一地區經營業務的銀行和公司通常都有非常緊密的相互依賴關係。另外,如今的金融體系也已經變得比以前複雜得多,影子銀行活動的蔓延所帶來的風險及其嚴重程度很難看得清楚。

儘管央行有常備借貸便利、中期借貸便利、定向中期借貸便利、降准、降息等政策工具,但是隨著不良信貸、表外借貸和其他各種影子銀行活動的溫床日趨完備,金融體系有效使用資金和信貸的能力已經大大惡化。這種情形就像水泥硬化後地面變得滴水不透一樣。因此,央行貨幣政策工具箱里最為強有力的工具如今用起來已經力不從心,難以鑽透中國金融體系日趨刀槍不入的堅硬外殼。

Trivedi和Ren表示,中共監管機構對券商的押寶押錯了地方,在這麼做的過程中,相比其自己準備要應對的風險而言,它可能會造出更多的風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