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只收現金 不開收據!醫生私收35萬被舉報 水太深!

——鄭大一附院被舉報私收肝源費 器官來源不明

 近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科醫生被舉報私收35萬肝源費」,不出示肝源檢驗報告,只收現金,不開收據。近年來,該院器官來源充足、移植數量巨大,但其器官供體來源受外界質疑。

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因涉嫌活摘罪行被追查國際追查。(網頁截圖)

近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科醫生被舉報私收35萬肝源費”,不出示肝源檢驗報告只收現金,不開收據。近年來,該院器官來源充足、移植數量巨大,但其器官供體來源受外界質疑。

公開資料顯示,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鄭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大的三級甲等醫院。據悉,鄭大一附院肝源、腎源多,肝移植數量在全國位居前列。在其官網上,明確寫著“我院符合腎移植條件的患者,等待時間相對其他國內醫院較短”。

瀋陽企業家、法輪功學員於溟曾到多家醫院實地調查大陸器官移植手術現狀。於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有的患者對於不開收據沒有避諱,覺得很正常,有的直接找器官移植醫生去做手術。各個醫院收費的價格都不一樣,管理混亂。

於溟表示,“器官來源沒有正常的。大夫自己都跟我們說,他們醫院自己有一些人在做這些事情。醫院對外宣稱有三種來源:一是死刑犯的(2015年以後還在用);二是交通意外的,10個有9個說是交通意外的;三是捐獻的,但捐獻的少之又少基本沒有。”

在北京武警總醫院,患者不到一個月就能配上腎源。”他說,“在調查過程,如果不挂號、不把所有個人信息留給醫院,醫生馬上就說做不了。剛開始他還說能做。”

追查國際的調查認為,中國存在著活人器官供體庫,才能使在中國醫院普遍等待器官時間超短。

據澎湃新聞6月21日報導,今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親在鄭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做了肝移植手術。手術前幾天(1月29日晚),肝移植科醫生溫某告知他們須提前備好肝源費用35萬元,只能現金,不能轉賬。

1月31日晚,他們將35萬元現金裝進背包,送到醫生休息室,放到溫某面前的桌子上。溫某未開任何收據和票據。但李先生向澎湃新聞提供了溫某收取35萬的相關錄音。

截至此案曝光時,李先生的父親仍處於重度昏迷狀態。家屬對肝源是否合格表示質疑,要求醫院出示肝源檢驗報告。

5月中旬,李先生將鄭大一附院舉報到河南省衛健委和鄭州大學,稱其涉嫌亂收費和醫生私收肝源費、醫院拒絕提供植入肝源檢驗報告等情況。但一直未獲回復。

鄭大一附院5月17日僅出具了一份沒有蓋章的回復,稱通過中國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確認書,可以證實器官來源的合法性。但回復未提及醫生溫某是否收取35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網友披露外,陸媒此前也曾報導過醫院收取器官費不開收據,令人質疑器官的來源不明。如,北青網2017年12月21日報導,患者姜先生投訴,自己在湘雅三醫院做腎移植手術,繳納了27萬元的“腎源費”,院方沒有開出任何收據憑證。

紅會和醫院互推責任掩蓋供體真相

6月14日,鄭大一附院醫患辦副主任丁珂向澎湃新聞稱,涉事醫生確實有收35萬元,已交河南省紅十字會,但拒絕出示相關票據。而當日下午,河南省紅十字會一位拒絕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對丁珂的說法予以否認,稱“說這話極不負責”。

該負責人稱,省紅十字會基金的主要來源,是“器官移植‘受益機構’醫院,因為醫院做手術有收費”,“都是醫院公對公賬戶打過來”。“醫院捐助多少,沒有強制和具體標準”。“紅會負責器官捐獻工作”,而“衛生部門負責監管器官分配”。

近年來,有的地方紅會和移植醫院曾因分贓不均鬧翻臉。《新京報》等多家陸媒報導,地方紅會是器官捐獻的第三方機構,掌握捐獻者資源,但紅會認為受益最大的還是移植醫院。廣東、江蘇等多地紅會都曾要求醫院認捐(達成捐贈意向和捐贈協議)來換取其器官捐獻資源。

報導還稱,儘管“中國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投入運行已有兩年(當時為2013年),2/3器官仍在系統外分配。

追查國際負責人、曾在哈佛大學做醫學研究的汪志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按規定紅十字會不應該參與器官的交易,只起一個登記、見證的作用。但在中國大陸,實際操作是亂套的。其實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就是個招牌,都是醫院和610(非法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系統在操縱。

比如北京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截止今年初,我們調查它還沒有開張只是在籌備。北京有23家註冊的器官移植醫院,每年大規模做著(移植手術),但是北京的紅十字會還沒有開張,只是說起宣傳作用,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他說,“捐獻沒有開始,移植器官哪來的呢?那就渠道不正常嘛。

汪志遠指出,中國的紅十字會的器官捐獻系統就是一個幌子,只是為了應付外界的指控搞的東西。中國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也是一樣,經追查國際調查,醫務人員基本反映是“上不去、打不開”。

如,山東煙台毓璜頂醫院器官協調人王主任就說:那個網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是走形式,騙人的!(有錄音:http://www.zhuichaguoji.org/sites/default/files/report/2017/07/72524_investigation_report_1500066592_94.mp3)

“此外,中共公布的捐獻數量也是騙人的。2017年登記願意捐獻的人有30多萬,按照正常死亡規律是千分之7左右,三十萬人捐獻一年也就是兩千一百多人(的器官能夠捐獻),加上(器官對)熱缺血的時間限制(能用的器官)就更少。(而)他們每年做的移植手術1萬多。它報的數字正好戳穿了它的謊言。”他說。

汪先生表示,目前中共仍在瘋狂地進行器官移植,歷史上哪有這樣的事情?人們現在不知道,在不遠的將來,這個事一旦曝光,那人是會震驚的。就像二戰時,希特勒在納粹集中營大規模地屠殺猶太人誰都不知道,戰後人們到集中營一看,堆積如山的屍骨,人們才傻眼了。活摘器官的事情一旦曝光,一定會震驚世界。

於溟呼籲,希望更多的人來了解真相,幫助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他表示,關於活摘器官,現在西方社會的媒體包括政府都已經意識到了,但是一些社會的公民還意識不到。迫害真相和美國人民也是息息相關的,讓人們認清中共這個魔鬼政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