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德明:黑警橫行 香港大治

六一二事件為例:有電台採訪車司機,立於本應安全的記者採訪區,正講電話,突然被催淚彈擊中,昏迷倒地,心跳停頓,不是急送醫院搶救,恐已喪命;有肺癌病人赤手空拳,戟指斥黑警凶殘,黑警即報以橡膠子彈,見他倒地,還把他抬到一旁,用力摔在地上,再飽以連環腳。類似小事,不勝枚舉。這是黑警公開說的「相應武力」執法,私下說的「百分之二百」還擊,還是百倍奉還的報復,答案可見於六月十六日之二百萬市民遊行抗議,以及六月二十一日之萬人包圍警察總部。

六月十二日,香港共家警察初展六四式剿民手段,鎮壓《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反對者,驚動天下。行政長官鄭月娥不得已,公開道歉罪己,宣布暫停修例,但對黑警始終無一字非議,更說他們向反對者開槍是“天公地義”。

而六月十九日還傳出一段錄音,說話者應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行政長官支持我們,社會上絕大多數人支持我們。警察受到針對,必須百分之二百還擊。”他說得太過委婉了:黑警受小民刺激,必百倍奉還,哪裡只是一倍。

請以六一二事件為例:有電台採訪車司機,立於本應安全的記者採訪區,正講電話,突然被催淚彈擊中,昏迷倒地,心跳停頓,不是急送醫院搶救,恐已喪命;有肺癌病人赤手空拳,戟指斥黑警凶殘,黑警即報以橡膠子彈,見他倒地,還把他抬到一旁,用力摔在地上,再飽以連環腳。類似小事,不勝枚舉。這是黑警公開說的“相應武力”執法,私下說的“百分之二百”還擊,還是百倍奉還的報復,答案可見於六月十六日之二百萬市民遊行抗議,以及六月二十一日之萬人包圍警察總部。

現在,鄭月娥政府懍於輿情,把最初宣布的六一二“襲警暴動”改稱為“局部暴動”,律政司長鄭若驊也說“沒有充足證據,不會起訴被捕者”。但六一二事件分明是黑警大規模暴動,國際特赦組織六月二十一日說得很清楚:“根據錄影片段,香港警方使用武力過當,違反國際法及國際人權標準,無可辯駁。”然則應被拘捕起訴者,哪裡是當日集會抗議的市民。難怪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也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上,寄語當權者:“社會希望香港施行實實在在的法治,而不是徒託空言。”

但鄭月娥政府不但堅拒委任獨立委員會調查六一二事件,連下令黑警開槍的指揮官是誰,都堅拒透露,一味說現行監察警權制度“行之有效”,市民可向監警會投訴瀆職警察。但監警會成員全屬在朝派,投訴幾乎無不如金針墮海,實在“行之有效”;更有效的,是黑警制服經精心設計,不但隱藏警察面目,連警察編號都沒有,務求他們白晝行凶,仍可逍遙法外。

唐朝安史亂起,朝廷向回紇借兵,收復兩京之後,“回紇大掠東都(洛陽)三日,府庫窮殫”,肅宗皇帝還要嘉獎說:“為朕竭義勇,成大事,卿等力也。”政權要靠武力撐起,對武夫驕蹇不法,只能視而不見。大唐從此衰落(《新唐書》卷二一七上)。

中共政權七十年來只憑武力維繫,對武夫當然也格外推崇。上月,四川一位大學生就因上互聯網“發布侮辱軍人信息”,被綿陽市公安拘捕,而香港在朝派也亟求立法懲處“辱警”罪,警察辱民害民則當然“天公地義”。所以鄭月娥可為《逃犯條例》修訂道歉,卻不能為黑警暴動道歉。這就是新中國的盛世,新香港的法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