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說中美成戰略夥伴關係?驚人逆轉 北京跟不上節奏 一步錯步步錯「自降籌碼」

白宮前戰略顧問班農表示,美中貿易戰很可能跟隨川普總統進入2020年總統大選,這反而對川普有利。旅美政經學者何清漣撰文分析,川普說美中應該是能夠互相幫助的戰略夥伴,但有“如果”這個條件前置詞,引導的是幾個關鍵條件。但很多媒體沒有報道川普所說的這幾個重要條件。她並分析,中美知識產權之爭的意識形態化,左派認為專利不應有國界,反對川普對中共等國加稅。美國公民力量創始人楊建利認為,中共承受的壓力更大。政論作家陳破空分析,中共一步錯步步錯,這是“自降籌碼”。

楊建利:中共是等著挨打

美國公民力量創始人楊建利博士表示,美國暫時停止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對中共也不是好事,而是等著挨打。他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是希望執行協議的文字不要讓中共太難看。而美國的廠商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對主要生產線進行轉移和改變,目前已經有一些把握了,比較起來,中方承受的壓力更大。

陳破空:北京跟不上節奏“自降籌碼”

美國政論家陳破空也在美國之語分析,暫不額外加稅和華為問題,都是發生在北京的悔棋之後。如果北京方面當時不反悔,而是達成協議並進入執行,這兩件事都不會提到日程上來。美國的制裁手段越來越多,北京已經跟不上節奏了,以至於一步錯步步錯。過去的要求不敢再提了,只能應對新的發展,這是“自降籌碼”。特別是華為的問題,川普的讓步是很小的。

川普說中美成戰略夥伴關係了?驚人逆轉

旅美政經學者何清漣在大紀元撰文分析,在美國總統川普6月29日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他如何定義美中關係,是戰略夥伴?競爭者?還是敵人?川普說美中應該是能夠互相幫助的戰略夥伴。

許多媒體抓住“戰略夥伴”這個詞大作文章,獨獨忽視了川普這句話有“如果”這個條件前置詞,引導的是幾個關鍵條件。

這些重要關鍵條件是:“如果我們最終能達成正確的協議,……如果北京能開放,等等”,在川普總統眼中,正確的協議就是北京承諾解決偷竊知識產權和結構性改革,即中美之間未談成的那10%。

何清漣判斷,可以預見,這10%的未完成協議,只有在川普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內才有可能達成。

中美知識產權之爭的意識形態化

何清漣的文章還分析,在世界經濟這張牌桌上,自從多了中共這個角兒,隨著中共地位逐年上升,規則這種約束完全成了橡皮筋。但對知識產權保護進行挑戰的,還有一大票站在發展中國家立場上話事的全球主義者中的左派,他們認為發展中國家有權在知識產權上搭便車。

比如,一些反對保護知識產權的人士認為,過度的大範圍知識產權保護可能會影響創新和限制競爭。他們強調:知識產權其實是在保護世界上那些主意不斷、享有專利的富有國家防範貧窮的國家。這類理論非常符合中國、藥品仿冒大國印度這類國家的要求。

班農:美中貿易戰可能跟隨川普進入2020大選

班農周四(6月27日)告訴美國媒體消費者與商業頻道,美中貿易戰很可能跟隨川普總統進入2020年總統大選。他也談到了華為,他說華為是“工業民主國家內的骯髒炸彈”,認為中共拿伊朗和朝鮮安全問題換華為是一個陰謀,因為本身中共就是這個邪惡聯盟裡面的黑老大,也就是高級合伙人,而朝鮮和伊朗只是跟班,也就是次級合伙人。

班農還表示,中共和美國這兩個國家或許能夠就較小的問題達成一致意見,但整體協議“需要一段時間”。“我認為這不會在2020年之前完成。”

然而,班農表示,這樣的延遲可能有助於川普的連任競選活動,因為總統可以將自己定位為唯一能夠解決中國問題的人。上個月,班農告訴美國消費者與商業頻道,“這是正在發生的歷史。這是任何一位總統都可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班農還說,華為在整體談判中將是一個“非常大的交易”。“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把它放在那裡作為其他一切事情的先決條件。”“華為本質上是工業民主國家內部的一顆骯髒的炸彈”。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