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華日曝韓正批習近平主導的中美協議 王岐山自表「禮儀式」角色在撇清?

美中談判重啟前,中共高層權斗白熱化。華爾街日報報道,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美國分析人士評論,中國任何個人或派系面臨的實質是保黨還是棄黨的選擇。而王岐山自己說自己是“禮儀式”角色,引發“靠邊站”揣測。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王岐山此話,還表示目前對中美貿易戰的決策與他無關。他此前就說過他的講話就是照稿念。此外,因為華為沒被解禁,仍然正在等待美國商務部對安卓使用許可做出解釋。

美中談判重啟前,中共高層權斗白熱化

在5月的政治局會議後,中共官媒發動的一波宣傳攻勢,已在中國國內將貿易談判僵局的責任全部推給美方,還有一些官方媒體將那些主張與美國達成交易的人稱為“投降派”。

《華爾街日報》周一(7月1日)報導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在5月13日舉行的由20多名中共高層領導人參加的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這些知情人士稱,韓正及其他中共高級領導人對美國的一項堅持尤為不滿,即美國不會因中共承諾改變就取消關稅。

報導還說,在5月中美談判陷入僵局後,美國針對中共的嚴厲行動堅定了北京在進一步讓步問題上的態度。習近平雖然掌控了權力,但他仍然需要在中共官僚機構內部打造共識,而且不能向華盛頓做出被認為是妥協的舉措。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共官僚機構內部對美國所提要求的反對聲浪正在增大。此前一些經濟機構此前已開始討論如何基於“競爭中性”概念,為國有企業、私營企業和外國公司創造更公平的競爭環境,撤銷國有企業的優待。

知情人士稱,中共政府近期的討論,一些負責監督國有企業以及電信等國企佔主導地位的關鍵行業官員對“競爭中性”的概念提出反對意見,稱這是西方的行事方式,不適合中國。

中國任何個人或派系面臨的實質是保黨還是棄黨的選擇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用西方的觀念來看待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似乎總有一派是改革派,對面則是保守派(強硬派、反對派)。

橫河分析說,所謂的強硬派,也是中共內外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它們和所謂的改革派一樣也有自身無法克服的矛盾,只是表現不同而已,它們的全部利益來自中國經濟的開放,即使是很不全面的自由經濟。

而它們所要的那種強勢的中國,實際上就是這些超級權勢集團全面控制的中國,但對美強硬只會削弱而不是強化它們的經濟基礎,而且加劇兩極分化和社會動蕩,最終也會傷及它們自己的利益。

橫河說,中共原來的改革之路已經走不通了,深化改革就是動中共的統治基礎,中共在G20後內部面臨的已不是改革保守之爭。

“習近平面臨的不是說服哪派的問題,而是中國的任何個人或派系面臨的實質是保黨還是棄黨的選擇問題。”他總結說。

王岐山自評“禮儀式”角色引“靠邊站”揣測

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擔任大股東的香港黨媒鳳凰衛視報道稱,王岐山7月1日上午在中南海紫光閣見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時,兩人的對話從13年前的一次會面說起。王岐山說:“13年前我當北京市長時,你是候任的、當選的墨西哥城市長。昨天我還真把咱們的講話、談話找出來看看。”

王岐山還說,“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見面就算熟人了。13年時間,你變得成熟了,我變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現在負責協助主席做一點禮儀性外交。”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這是王岐山的表白。此話或許暗示,王岐山對目前中美貿易戰的決策不負責任,與他無關。

香港《明報》分析指,王岐山上面這番話,是對歲月荏苒的有感而發。他對自己現時工作性質的描述,“禮儀性外交”則是相對於實務外交而言。自從王岐山中共十九大上卸任黨職,2018年又當選中國國家副主席,外界對於他扮演的角色,有各種各樣的揣測。

從地位上看,他排在政治局七常委之後,地位不可謂不高;但從權力看,由於沒有黨內職務,似乎並無決策權,雖然有指他列席政治局常委會、主管對美外交等傳言,但都查無實據。分析稱,王岐山是一位地位較前任李源潮稍高的禮儀式副元首,應與事實不遠。而王岐山本人的自白,或可印證這一判斷。

全球經貿戰:川普放生華為?別高興得太早

華為仍然正在等待美國商務部對安卓使用許可做出解釋。

華為周一(7月1日)表示,該企業仍然正在等待美國商務部對安卓使用許可做出解釋,並就其是否可以在新上市的智能手機上使用Android系統提供指導。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