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官場上中下層全出問題 G20後中共能撐多久?

近年來,中共官場集體懶政怠工和不作為,已不是秘密。有跡象顯示,現在的中共官場上中下層都出了問題:高層四分五裂,中層不作為,基層腐敗及形式主義嚴重。

有跡象顯示,現在的中共官場上中下層都出了問題:高層四分五裂,中層不作為,基層腐敗及形式主義嚴重。()

近年來,中共官場集體懶政怠工和不作為,已不是秘密。有跡象顯示,現在的中共官場上中下層都出了問題:高層四分五裂,中層不作為,基層腐敗及形式主義嚴重。

G20川習會上,川普與習近平達成重啟貿易談判的共識,但是中美雙方都對短期內達成貿易協議不抱希望。

內憂外困下,中共官場末日氣氛瀰漫。

中共最高層四分五裂

有消息指,近期,以王岐山、李克強派係為代表的財經官員失勢,王滬寧、韓正為代表的江派官員在中南海大行其道。

近段時間海外一直有報導指,韓正與王滬寧是黑習的主將,他們在中美貿易戰中攪局。

華爾街日報》7月1日報導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在5月13日舉行的由二十多名中共高層領導人參加的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這些知情人士稱,韓正及其他中共高級領導人對美國的一項堅持尤為不滿,即美國不會因中共承諾改變就取消關稅。

也是7月1日,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閣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見面就算熟人了。13年時間,你變得成熟了,我變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現在負責協助主席做一點禮儀性外交”,王岐山在會面時自嘆。

王岐山的這番表白,被認為間接證實了中南海最高層之間出現的分裂。

6月7日,新華網刊文《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6月26日,新華網更刊出《警惕那些“手榴彈向後扔”的人》一文,指有人“一見美國一些人氣勢洶洶便嚇破了膽”,還警告這些人“儘快收手,別干出親痛仇快的事”。

有了解內情的人認為,官方矛頭所向,絕不止幾個網上大V的言論,恐怕還有領導層中的“投降派”。

在政治局常委中,美中貿易戰以來就美中關係公開表態的除習近平、汪洋外,只有李克強、栗戰書和王岐山三人。其中,李克強、尤其王岐山的公開取態較軟;栗戰書的言論較為強硬。

中共官場中層不作為實例

在中共官場上,中層官員數量極多,這些人通常是高層制定政策後的解讀、執行者。

今年2月16日,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出席“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9年年會”時說,當局已經出台的一些政策文件往往並未提到改革難點和需要解決的具體實際問題,原因在於大部分政策文件是由處長們負責起草的,而各部門出於認識差異或部門利益,很難協調一致,就只好把有分歧的問題從文件中拿掉,“而這些有分歧的內容恰恰是改革真正需要推動解決的重點和難點問題。”

徐忠的發言表面上說的是文件起草的過程,實際上透露了中共官場中層官員不作為的深層次原因:在部門利益的左右下,在尋求部門“改革共識”的理由下,迴避了真正難題,形成了文件的空轉。

李克強曾在2015年痛批“處長治國”,他指國務院通過的政策遭遇處長們“把關”,遲遲落不了地。

但3年之後,問題照舊。

中共下層官場潰爛

中共的黨組織到了今天,自上而下已完全潰爛。尤其是基層,已成為了腐敗分子掌權攫取利益的黑窩。

在這次中共“掃黑除惡”運動中,很多地方官員因為與黑社會勾結而落馬。其中,有地方黨委書記、有政法委書記,也有公安局長(廳長)等等。

僅以6月30日為例,官方宣布哈爾濱市呼蘭區委前書記朱輝落馬,其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充當“保護傘”。此前的6月中旬,哈爾濱市呼蘭區在9天內有多達12名官員因同一原因落馬。

近年來被查處的湖南衡陽、四川南充及遼寧賄選案,均暴露了中共組織人事上的崩塌。

據大陸社科院的一份抽樣調查的結果顯示,目前45%以上的農村的村委會,是由黑惡勢力當選的。

今年2月,《中國紀檢監察報》一篇文章提到,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區新度鎮善鄉村的黨支部書記“力排眾議”,把一個蹲過監獄、欺行霸市的“沙霸”發展為預備黨員。

文章承認,違規發展黨員的現象不算少見。

中共基層應付上級

2019年3月5日正值中共召開“兩會”。當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其政府工作報告中批評督查系統,稱“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重留痕輕實績,加重基層負擔”。

3月11日,中辦下發習近平指示的《關於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明確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

有海外報導說,中紀委所實施的巡視制度、國務院實行的督查制度,在推行過程中,到了省級、地級和縣級,很快就變成了中共的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

在中層官僚體系的運作下,巡視、督查並非為了解決實際問題,而成為基層機構和幹部的災難,光是應付上面各級機構的形式主義的巡視、督查,基層幹部都叫苦連天。

官方報導承認,這些問題不但給中共形象造成負面影響,而且對官員帶來消極情緒。官方微信號“俠客島”也承認,從層級上看,站在領導角度提“基層減負”,結果這邊一發話,下面負擔又加重了,形成了一個很悖論的循環。

在2019年中共“兩會”之後,除了“掃黑除惡督導組”,與中央巡視組和國務院督查組有關的報導已開始變得低調。

6月15日,中共前總理朱鎔基的秘書李劍閣在北京舉行的一論壇上發表演講,透露中共官員精神狀態有問題,基本上是不作為。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官方不願承認的是,其實中共本身才是真正阻礙發展、造成官員不作為的原因。中共將倒,中下層官員心中最清楚,因為他們與社會接觸較多,很清楚這個形勢。在人與人見面時都要罵幾句共產黨的情況下,沒有官員願意在這個時候再努力幹活,都想敷衍了事,給自己留一條退路。

習近平打破慣例出席會議分析:官員坐看中共出事

6月25日,中共第九屆全國公務員表彰會在北京舉行,習近平打破慣例出席。此前,歷屆公務員表彰大會,均由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出席。

習近平為何出席這個“小會議”呢?

這或許跟近年來整個中共官場出現怠政懶政亂象有關。

今年1月22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文列舉了中共官場的弊病,其中“打太極”是中共官員從政的潛規則之一,哪怕民聲鼎沸的問題,官員往往會用一句“這個問題很複雜”的話,推脫責任和敷衍問題;即使當局出台政策,也會被官員以“不完整”“不科學”“不實際”等各種理由不予理會。

2月22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學習會議上表示,中共在各個方面都面臨著重大風險,必須做好迎接困難的準備。他警告,如果出了差錯,讓危險升級為真正的威脅,就要負責。

旅美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指,這話的潛台詞是,官員們在坐看風險升級,彷彿他們身處這個政權之外,無關痛癢。

程曉農指,對中共高層來說,官員們的新“行為模式”構成了當局的政治風險,其要害不僅僅在於挽救經濟的意圖難以落實;更重要的是,官場上的這種新“行為模式”標誌著,官員們有了“二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