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橫河:反送中效應 台灣對中共滲透說不

“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6月23日下午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登場,大批民眾冒雨到場響應,舉出標語表達訴求。(大紀元)

編者按:本文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橫河評論》節目。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 G20前夕,香港民眾籌款,在九個國家12家媒體上刊登廣告,希望各國的首腦在峰會上關注香港問題。香港人的訴求能否擺到G20的桌面上是很難預料,不過,香港風起雲湧的“反送中”運動的確是讓世界看到了中共對香港的蠶食和滲透。

其實和香港隔海相望的台灣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曾幾何時,台灣對中共是非常排斥的,但是慢慢的我們看到了台灣的主流對中共的態度開始軟化。那麼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到底有多嚴重?最近台灣民眾也開始拒絕紅色媒體,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也開始立法抵制中共的影響,那麼這些舉措力度夠強嗎?能夠抵禦中共的蠶食嗎?我們今天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和以往一樣,歡迎您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您可以通過Skype或者電子郵箱來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賬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香港百萬人反送中的餘波也影響到了台灣,台灣民眾上周末也發起了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的集會。橫河先生,那個集會的情況到底怎麼樣呢?

橫河:這個我想大家可能都已經知道了,6月23日就是周日的下午,台灣有上萬人,但也有人說幾萬人在凱道集會遊行,反對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滲透控制,也就是反紅色媒體。召集人一個是網路紅人陳之漢,因為他開了一個健身俱樂部,人家叫他“館長”;另外一個是時代力量的立委黃國昌。

看一下背景。中共對台灣滲透,最明顯也可以說是最成功的就是媒體,從數量上,在不同程度的對絕大部分台灣的傳統媒體都有所控制,程度不同而已。另一方面,這次香港“反送中”大規模抗議活動,第一次是一百萬人,第二次是二百萬人,可以說是震驚世界。當然我們知道報導最少的可能就是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報導;然後就是香港,香港的媒體被滲透的很厲害,報導的很少,只有幾家媒體;而台灣這次也有些媒體不僅報導的很少,而且甚至在報導當中有明顯的支持送中修例的,這使得很多人就從香港想到了台灣,台灣就更加明確的感到了這種媒體滲透對台灣的影響,和對台灣民主自由的威脅。這是一個背景。

主持人:剛巧最近的外媒也開始關注中共對台灣的滲透,路透社星期三就出了一個深度報導,他披露台灣的親中團體計劃配合中共裡應外合,企圖影響台灣的大選,文章中講到了很多中共滲透的手法。我們相信大陸的聽眾沒有辦法看到這個文章,所以想麻煩您給我們大家介紹一下這個文章的主要內容。

橫河:這些其實是中共常用的手法,華人應該是很熟悉這些手法的,那就介紹一下這個文章,因為是西方人寫的,路透社的。首先,它有一種手法,就是幫助台商和中共的官員牽線。大家知道在中國做生意的話,或者你辦事業的話,你必須要有當地的官員的關係,所以這些中共滲透的團體,中共在台灣的團體就說它們能夠拉上關係,用這種商業優惠讓台商在重大問題上、台海問題上要站隊,要站在中共這一邊。

第二種手法,以一些中共的分支機構和親共團體,像統促黨、愛國同心會,以這些為核心去發展和擴張親共組織。第三種手法就是通過這些親共組織向整個台灣社會去兜售“一國兩制”,因為我們知道香港的“一國兩制”現在遇到挑戰,反而現在有一些人到台灣兜售去了。第四種,講到中共的政策,中共中央的政策,台灣問題始終是一個非常優先的,具體操作的部門是國台辦和統戰部。

最後文章還介紹了,台灣,我們剛才講過統促黨對2020台灣總統大選有一個布局,它的目標是從蔡英文那裡搶走選票,全力支持國民黨候選人。雖然這篇文章沒有明確的指出這些具體操作是中共在策劃,或者中共的目標,但是我們可以很顯而易見的在後面看到中共的影子。

主持人:您說台灣大選爭奪選票這個文章沒有舉具體的操作是中共策劃,不過美國的《外交政策》這個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它講的就是這部分,它題目就是“中國網軍助台灣政客崛起”,裡面明確的列出了很多的證據。

橫河:剛才講的是路透社的文章,它主要講的是中共通過親共社團的運作,怎麼樣在台灣影響大選的。當然我剛才說了,它嚴格的說不能算是親共社團,按照定義,它直接就是“第五縱隊”了,是中共安插在那裡的。

這個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發表的文章是另外一個報導,它講的是中共怎麼樣直接利用網路來影響台灣大選的。這個作者叫保羅‧黃(Paul Huang),他在網路上,都是公開資料,他追蹤台灣地方選舉的時候,有一些臉書的賬號,其中有一個人氣最高,而且圖文非常活躍的有一個叫做“韓國瑜粉絲後援團必勝!撐起一片藍天”,他就追蹤這個賬號,就發現這個賬號背後的創辦者不是台灣人,而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他們用的是簡體中文。

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就是說在台灣選舉的過程當中,最活躍的、人氣最高的臉書竟然是中國大陸在經營。這個作者就發現這個賬號是在韓國瑜去年4月9日宣布參選以後的第二天成立的,也就是說它就是為了干擾選舉成立的。在這個選舉期間它非常活躍,有六萬多粉絲,而且廣傳於手機通訊各個群組當中,它有擴展效應嘛,我們知道社交媒體的擴展效應是非常大的。它的內容都是攻擊執政當局,當中有很多是假新聞。

這個作者再進一步研究發現這個網頁有六個管理者,其中有三個人的資料他已經找到了,就是在領英社群裡面找到的。我們知道領英是唯一一個國際上通用的社交媒體在中國大陸能夠運行的,這些人自稱自己是騰訊的員工。

再進一步追蹤,就發現他們等於是有一個集團,從他們這幾個人挖到後面有二百多個跟他們有關係的,整個就是一個集團,就發現這個集團裡面很多人是用了同一張照片,而且都用簡體中文,他們的經歷也都很類似。所以他就推論這些賬號很多不是真的人物,是假賬號。

作者認為他們甚至很可能都不一定是騰訊的員工,騰訊當然已經是中共,因為WeChat就是它們運作的,作者認為很可能它們的背後,就是這個網站的背後,實際上是中共的一個專業網軍,是由它們成立的,它們管理的,它們來經營的。

更有意思的是什麼呢?就是它們是在韓國瑜宣布參選以後的第二天就成立了,在選舉結束以後的第二天這個賬號就不活動了,它們就不發文章了。韓粉的這些社團就由其他的粉絲接手了,而且這些人全都不知道這原來的三位經營者是什麼人,就是外面人也沒辦法知道。

這裡我們其實看到一個規律,他是舉了這麼一個例子,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有一個規律,就是說現在社交媒體賬號也有很多是假的,就是為了特定的目標成立的,混淆視聽。你像這個賬號就冒充台灣人在台灣選舉當中很活躍,但實際上它卻是中共的網軍支持的。

我們可以看到類似的情況,就是我們知道俄羅斯干擾美國大選,在上一次大選的時候,它也設立了很多冒充完全是美國人的賬號。因為網路上你分不清楚它的來源是什麼嘛,除了專業的人員去追蹤以外,網路安全的這些公司,或者是專業人員,其他人一般是看不出來的。它的運作方式都跟本國人是一樣的,這有很多。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曝光的就是中共的特務在德國招募間諜,它們用的也是領英的假賬號,這個我們專門還做過一個節目。這是這篇文章講的,跟前面我講的是兩回事。一個是中共社團,就是親共社團,還有一個是中共冒充台灣的網頁,或者是台灣的社交媒體賬號來直接操作。

主持人:那麼從這兩篇文章中披露的情況看,中共對台灣是花了很大的心思,那麼您覺得中共的這些滲透效果怎麼樣呢?這些滲透措施的效果怎麼樣呢?

橫河:從現在台灣的實際情況來看的話,中共滲透的程度是非常嚴重的。一個從政治上,政治上的話就是說它對藍綠兩邊,對藍的方面的統戰效果比較明顯。倒不一定說它對哪個花的力氣更多更少,而是說我們從效果上看是比較明顯的。這是在政治上。因為台灣基本上是兩黨交換執政嘛,所以在政治層面上是看對兩黨的效果。

同樣也在政治層面上呢,就不只這兩黨了,而是在整個政治運作上。那它重點是培植中共自己的政黨和社團,你比如說統促黨和愛國同心會,這些組織在台灣的活動是非常猖狂的,你比如說愛國同心會就長期在台北101大樓前面攻擊法輪功;而統促黨是多次捲入暴力事件,你比如說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和學生發生了衝突,2017年黃之鋒和其他兩位議員訪問台灣的時候,有一個暴力接機事件。當然具體這些事情很多,我們就不舉例了。這是在政治層面上。

在媒體方面呢,這是最明顯的,也是最能被民眾感受到的,就說媒體被控制的情況。最典型的就是這一次在台灣的反紅色媒體過程當中講到的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和它旗下的中國時報、中天電視,就是被指對香港的反送中的報導不多,而且立場很明確的是有支持修例,而不是說支持“反送中”。這是黃國昌在演講當中講到的;他也同時向台灣的通訊傳播委員會要求撤銷中天電視的牌照。

但是我們知道這是這一次“反送中”當中最明顯的,對台灣媒體的滲透絕不僅僅限於中時集團。我有一個朋友最近去台灣,他非常驚奇的發現就是很多中年以上的人,他如果不是經常通過社交媒體,而是主要從傳統媒體得到信息的話,他對中共滲透台灣媒體和台灣目前面臨的威脅就很少有感受,就在他們生活的環境當中好像沒有這件事情一樣。

社交媒體我們也說了,就是來自中共的假消息和假新聞也同樣充斥在台灣社會。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反對紅色媒體滲透的,年輕人很多,因為畢竟年輕人他的社交媒體的範圍要廣很多,不僅僅是限於台灣的,可能是帶有全球化的趨勢。所以他們得到的信息就更全。

另外一個就是在經濟上,經濟上對台灣的滲透一直非常嚴重,它主要利用的是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這個從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最先投資大陸的其實就是港台資金。在具體操作上呢,它有很多方式,就舉幾個例子,一個就是它控制在大陸有產業和在大陸經商的台商,這個是完全不分藍綠的,但是它會對藍綠有不同的對待,就是說希望通過這種來影響他們在台灣選舉時候的投票;還有就影響到他們在台灣的朋友圈。你像以前曝光的這個台灣大選之前,他們就動員台商回台灣,按照中共的要求去投票。就這方面看呢,中共滲透的這個程度非常嚴重。

主持人:我們現在看一個網友的評論,他是說台灣民眾太善良了,看不懂中共的糖衣炮彈,但是國民黨看不懂就不應該。那的確,我們發現台灣的國民黨以前是對中共非常排斥的。那您在分析香港的時候說過,香港民眾當初很多都是因為不喜歡共產黨而逃過去的,其實台灣也是這樣。但是慢慢的我們就看到台灣的這個主流他就開始接受中共了,態度也開始軟化了。那這些變化是怎麼發生的呢?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生變化的呢?

橫河:台灣和香港的情況是有所不同的。就從這個人員來說的話,我上次談到,我們做節目時講到中共一個少將徐焰,他講話的時候談到香港人有一部分,就三分之一的人是49年、50年逃亡到香港去的;那麼這一部分人和國民黨退守台灣的時候帶去的外省人是同一類人。

其中逃到香港的三分之一的一部分是土改時候的地主,這一部分人跟著國民黨退守台灣的很少;主要是另外一部分,就是鎮反時候的國民黨的軍政人員,這一部分人就跟退守台灣的是同樣的人。

但是這有一個區別,就是退守台灣的絕大多數是被動的,就是跟著軍隊走的,他們本人沒有受過中共的直接的迫害。因為戰爭嘛,無非就是各為其主,所以很多參戰的包括士兵在內或者是低級軍官在內,他不一定有非常明顯的意識形態站隊的問題。而逃亡香港的是多數已經目擊了,或者是他直接遭受到了中共的迫害,是每個個體的主動選擇。這裡是有區別的,這是一個原來的區別。

在意識形態方面呢,到台灣去的這些人,就是外省人,他們對中共的本質真正有深刻認識的並不多,蔣介石是一個,也許蔣經國也是,那李登輝呢,也算個政治家。但是隨著這個反共的老一代的離去,和台灣的民主化,台灣和大陸的意識形態對立開始逐漸淡化。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而經濟連繫卻越來越強,這個主要是在老一代離去以後,大陸又經濟開放了,所以就帶有很多迷惑性。當然,最重要的是在這一切的背後有中共有計劃的、系統性的統戰工作,這一點台灣也開始認識到了。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中共花了那麼多精力,特別是也花了很多的錢來滲透台灣。那您覺得台灣對中共來說,它為什麼覺得台灣這麼重要?是因為領土嗎?

橫河:肯定不是領土。台灣問題重要,我覺得可以分析一下。剛才你講的,我覺得主權和領土完整肯定不是!因為你只要看一下中共建政以後割讓的領土你就知道了。比如說原來對俄國割讓的領土,當然,很多人說反正收不回來了。所謂反正收不回來,這是一個借口。因為無論是滿清政府還是國民政府,都沒有承認過那個割讓;只有中共才把它確定下來,用條約的形式,就在江澤民時期確定下來的。

當然還有很多啦,包括珠穆朗瑪峰登頂的時候,原來南坡北坡都是中國領土,後來毛澤東一句話就把這個南坡劃給尼泊爾了;那包括和緬甸的江心坡地區啊,還有其他國家,很多,所以領土完整肯定不是中共需要的。主要的我覺得是台灣的這個民主自由對大陸民眾的示範作用,這點中共肯定認為對它的威脅是最大的。

還有一個是合法性的問題,就說隨著中共統治大陸的這個合法性危機越來越加劇的話,因為現在經濟下滑的話,那它就沒有合法性了,因為原來的毛澤東繼續革命,後來就是經濟發展。當然經濟發展,人家說已經創造了奇蹟,幾乎是40年一直保持很高的發展速度,全世界沒有過,這個實際上是中國人民的可以說是勤勞,也可以說被剝削的結果。現在經濟開始下滑的話,它的合法性危機就會加劇。

台灣的存在,對中共來說的話就越發感到頭痛。台灣現在還是中華民國,這個中華民國在道統上就是要正統的多,就是那個推翻了滿清並且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的中華民國。也就是說,如果不比誰的拳頭大,不比誰的軍事力量強大的話,那麼中華民國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有正統性和合法性。

再一個就是,美國政府和美國國會對台灣地位和對台灣態度的轉變,這個我們談過好幾次,就說這是從美中建交以來,甚至可以說是基辛格訪華以來,美國和台灣關係發生最大的一次變化,這是一個轉折。

中共非常擔心這件事情,因為這不僅是面子的問題,還有里子的問題,就說有實質性的因素在,包括美國現在在外交關係層面上,很明顯的在提升和台灣的關係,還有一個包括軍售在內,各種各樣的因素導致中共對台灣問題是越來越擔心。

主持人:下面又有一位聽眾問問題,他是說,不過畢竟大陸的經濟體量比台灣大很多,而且國土面積也大很多,北京如此擔心台灣的威脅是不是有些過分?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它擔心台灣的威脅真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擔心它自己的統治,就是說台灣的民主示範作用,就是民主自由,對中共在大陸的統治造成了威脅,這個跟它經濟的量,還有這個經濟實力是否強大,或者是軍隊是否強大,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

很多到台灣去旅遊的中國大陸的民眾馬上就體會到台灣最重要的資本,或者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實不是山水,而是人,他是保留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又接受了現代文明,他真的是非常優秀。這一點來說的話,其實中共是覺得很擔心的。它真的不是擔心說台灣會直接對中國大陸造成軍事或者經濟的威脅,而更多的是在道義上的,在社會制度上的這種威脅。

主持人:那這次台灣總統蔡英文在臉書上是公開挺拒絕紅色媒體的活動,而且她也列舉了一系列和最近中華民國政府針對中共滲透的一些對策,包括立法的情況,我相信大陸的聽眾是不太了解的,能不能請您簡單的介紹一下它有什麼法律是針對中共的?

橫河:最主要的就是國安法的修正案,台灣立法院在6月19日三讀通過了《國家安全法》的修正案,它大幅度地提高了台灣人為敵對勢力從事間諜活動,或者是幫助發展組織者的刑事懲罰和罰金,就是判刑的上限提高了很多,罰金也增加了很多;另外就是把網路空間納入《國家安全法》的試用範圍,所謂網路空間就是針對中共對台灣的網路攻勢,這是最主要的一個部分。

另外還有一些其它的法案和法令,比如說,主要是針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假新聞,對台灣的民主或者台灣的政府施政所造成的危害,台灣通過了一系列的跟信息有關的保護法令。你比如說在台灣行政院網站設立一個“即時新聞澄清專區”,還有就是修正“社會秩序維護法”,另外呢推動“數位通訊傳播法”的立法工作,就這一系列的舉動是針對中共假信息的,這幾方面在立法和行政命令上面做了一些比較大的調整。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些立法和這個對策,您覺得力度夠嗎?那台灣整體從民眾到政府對中共的危害,您覺得他們有清醒的認識嗎?

橫河:這些立法呢,和以年輕人為主的拒絕紅色媒體、保護台灣民主的社會運動是互相呼應的,就是政府和民間已經呼應了。但是這只是一個好的開端,等於是從完全對中共不設防,我講的不是軍事,對中共不設防到開始認識中共威脅的嚴重性,那這個是一個好現象。

但是對於對付中共的全方位無孔不入的滲透、收買和控制,還遠遠不夠!比如台灣現在一些團體正在推動一個“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這是跟美國學的,爭取年內通過草案。這個就是試圖填補那些在台灣肆無忌憚的為中共當代理人的那些人的活動制裁的空白,就讓他們透明化,這是很好的一步。當然這次法案通過還有很多具體的實施。

還有關於組黨也應該有嚴格的界定,就說它不應該(允許)公開的支持中共的政黨,不應該允許它成立的,政黨也不應該有來自大陸的資金;言論自由也是,就說台灣現在是以言論自由為名,允許一些擁共的言論,其實不能夠有擁共的言論的;中共的五星旗在台灣也應該是立法禁止的。

這個跟一般民主社會不一樣,因為台灣的情況很特殊,它有一個語言和人種完全一樣的強大的多的敵人在虎視眈眈的要吃掉台灣,要消滅台灣的民主自由。中共的滲透連美國都很難抵擋,不要說台灣了,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先例。

東西德分出兩個陣營,它是完全對立的而且是隔離的,互相之間沒有顛覆對方的問題;南越、北越,直接就是北越軍事上把南越吞併了,它也沒有一個經濟互相滲透交織的過程;南北朝鮮也是完全隔離的,有滲透,但是數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在國際上其實也有先例可以立法禁止的,就說即使在民主自由的國家,你像德國,至今立法禁止納粹組織和納粹的標記。對於中共相關組織和它的標記就應該同樣對待。

另外一個就是對等原則,就台灣任何人他都不可能到大陸去組黨,也不可能組織任何中共不高興的活動,中共至今沒有放棄武力,而且最近有強化的趨勢,所以台灣沒有理由單方面的放棄防禦,不僅僅是軍事方面的,是全方位的。

在經濟上台灣也應該逐漸減少對大陸的依賴性以減少被威脅的機會。現在其實美中貿易戰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了。也就是說這是需要大多數台灣民眾去認識到中共威脅的嚴重性和緊迫性,這就是台灣立法的基礎,因為民主國家立法,它的基礎就是民意。

那還有一點呢,我相信中共會不斷地用它的威脅來提醒台灣民眾,以前就一直是,從台海危機時候的導彈,到這次香港送中修例,中共的表現會不斷地喚醒台灣民眾。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關於這個話題只能討論這麼多,雖然還有很多的問題都沒有來得及。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