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四條逝去的生命是對中共暴政的控訴

市民在立法會外為兩位因“反送中”墜樓死亡的示威者,獻上鮮花、紙花和紙鶴。(余鋼/大紀元)

就在林鄭月娥將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事件定性為“暴力違法行為”,並聲言要“追究到底”之後,又一名香港女子墮樓自殺生亡,成為第4名死諫反送中者。

據香港媒體報導,7月3日清晨5時許,這名28歲的麥小姐,由長沙灣青山道285號一幢大廈高處墮下,飛墮對開馬路,一對鞋亦甩脫,奄奄一息,待救護員趕抵時已死亡。

死者在留給家人和朋友的遺書中說:

“對不起

每天起床和睡前看看這些新聞

感到很痛苦

什麼也改變不了的無力感令人煎熬

對不起

也許是我太懦弱了

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對未來完全看不到希望

絕望的令人窒息

對不起

令人痛心了

對不起

不能再一起戰鬥

加油”

死者留下的另一張紙條上寫著:“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香港需要的是革命”等字句。

麥小姐的朋友形容她是樂觀積極的人,“好多人會覺得佢系一個開心果”,近日一直關注《逃犯條例》爭議,她用自己的死要傳達的訊息很清楚,就是要求政府回應訴求,讓香港人得到應有的民主權利。

截至目前為止,香港已發生四宗涉及反送中的自殺慘案。

6月15日,在第二次反送中大遊行前夕,35歲的男子梁凌傑爬上金鐘太古廣場平台,懸掛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標語橫額,隨後站在危險平台邊,五小時後墜樓,送院搶救後不治。

七一遊行前夕,6月29日下午近4點,21歲的大學女生盧曉欣從粉嶺嘉福村福泰樓高處跳下,當場死亡。死者早前曾多次參與反送中遊行及集會,墜樓前用紅筆在牆上寫道:“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本人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200萬人的心愿,請你們堅持下去。”

第二天,也就是6月30日,29歲的女子鄔幸恩又在中環一座天橋位上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據親友說,她本身性格開朗,但今次修例事件對港府的施政及態度感到不滿,曾兩次參加大遊行。鄔幸恩在臉書留言說:“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實真的絕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讓我覺得沒有明天。”

在這4名死者中,梁凌傑的死是意外,其餘3人的死都是主動選擇的。但不管是意外還是主動的選擇,他們的死可以說都跟反送中有關,都是中共操控港府強推送中造成的。正如梁凌傑的父母所說,“香港病了”,香港人是被不仁不義的政府逼得非常無奈,才會示威宣洩憤怒。尤其是後三位自殺的女子,更是因為對香港的前途極度絕望而死,為什麼絕望?因為超過200萬人走上街頭怒吼,香港政府卻仍裝聾作啞不予回應,這種置民意滔滔於不顧,只唯中共是從的政府,讓她們一下失去了對香港的希望。在這個意義上,他們的死無一不是對中共強推送中的抗議和控訴!

不過,一個與人民為敵的政權,絕不會因為幾個生命的離去而放棄它的意志。別說是4條人命,就是再多,也打動不了他們,因為他們壓根就沒有起碼的人性可言。當年上海那麼多有點資產的人跳樓,時任中共上海市長陳毅不過輕蔑地問“今天又有多少降落傘?”而眼下,儘管已有4人死諫,林鄭月娥接受民眾的要求了嗎?不但沒有接受,反而在開始反撲。截止目前,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被捕的示威民眾已超過50人。警方聲稱,搜捕行動仍在進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顯而易見,面對中共的強權,要守護香港的自由和明天,需要更有韌性的抗爭,也需要全世界正義力量更有力的聲援。

但願4位港人逝去的生命,能喚起更多人的覺醒。請珍視生命,呵護港人的赤子之心,共同守護香港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