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雲南一政法委書記:「我那個手續 你幫我辦了吧 」

——

「還有一次,我將電話打到了雲南一個政法委書記那裡。我一直給他打,每次他接起電話聼個1、2分鐘或者十幾秒就掛斷,但我就是堅持不懈地打,每次接起來我都抓緊時間講幾句,包括三退等真相。」 「一直打到第八通的時候,他才開始靜靜地聽,聽了6、7分鐘,才掛掉電話;然後我又打,這次他又聽了3、4分鐘。」 「最後他都聽明白了,說了一句:『我那個手續,你幫我辦了吧。』我就幫他做了三退。」

圖為墨爾本法輪功學員李銀。(李銀提供)

20年的光陰,可以讓一個呱呱墜地的嬰兒長成風華正茂的青年;20年的積澱,可以讓一壇新醅變成浸潤著歲月味道的陳釀;在人們忙於追求一生幸福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則在日復一日地向人們播撒善的種子,整整20年。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難以計數的幸福家庭支離破碎、善良的好人遭受酷刑折磨。面對一場令人髮指的迫害,居住在澳洲墨爾本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方式反迫害,呼喚正義與良知。其中兩位向大陸民眾撥打電話講真相的義工表示,現在很多大陸公檢法人員在明白真相後,選擇拋棄中共。

“我想三退,找不到人,沒想到今天你給我打來了”

“有人曾問我:‘你口才也不行,普通話也不好,你怎麼能幫這麼多人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呢?’其實,我就是本著為別人好的心,就是希望人們能了解法輪功是什麼,認清中共真面目,過後不要受牽連。所以很多人聽我講完,不僅三退了,還一直感謝我。”三退義工李銀說完,自己也笑了。

“有一次接電話的是河北省的一個年輕小夥子,一開始我不知道他是公安局的。他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以後就很兇,問我:你知道我是誰嗎?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干這事?”

“他說的都是聽信了中共造謠宣傳的那些話,我就對他說,你知道嗎?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國大陸在迫害。如果5月13日法輪大法日的時候你能去美國看看,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央大街遊行,每年都是這樣,那場面真是太壯觀了!你要看了,你就不這樣認識了。因為你在中國大陸,看到的都是電視上的宣傳。”

“聽我這樣一講,他就說,那你給我說說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告訴他,法輪功是好的,天安門自焚是造假。你想想,一分半鐘,在天安門廣場出來20多個拿著滅火器的警察,那警察能背著滅火器巡邏嗎?”

“還有那個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切開手術後一個星期就能唱歌。你可以問問醫生,這種情況一個月都發不出聲音的……。”

“我講給他這些天安門自焚中的種種疑點漏洞後,他明白了真相,高興地做了三退,並表示想了解更多。”

電話打得多了,李銀也慢慢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認清了中共的邪惡面目,都想三退保平安,只是苦於找不到途徑。

“2018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打電話時,接電話的是一對年輕夫婦。那位先生告訴我說:十年前就有人想讓我做三退,我就不退,可後來我想三退了,卻找不到人了,沒想到今天你給我打來了。”

“他非常認真地聽我講真相,然後就做了三退。”

明真相公檢法人員拋棄中共

“在我打電話過程中,有很多人接到電話就破口大罵,這個我們都習慣了,”李銀平靜地說。

“記得有一次,一個人接聽電話後就開始罵,我說什麼他根本就不聽,就是不停地罵。”

他說,我罵你,我還打死你呢!

“但在這過程中,我一直用平和的心態告訴他真相,也不生氣。最後那個人看怎麼罵我也沒用,就感嘆道:‘我真服了你了,謝謝你了!”

2017年5月22日,河北省任丘市華北油田的法輪功學員盧占平,遭到警察第12次非法綁架。當李銀在6月知道這個消息後,就開始給監獄打電話。她還聽說,獄警對盧占平動用了酷刑。

“當時一個接聽的獄警態度很兇的,他說,我就是聽從上面的命令,上面要我怎麼干,我就怎麼干!”

“我問他,你知不知道這樣是害你自己啊?過去老人講,善惡是有報的,你迫害好人,這樣對你自己和家人都不好。”

“你看看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實例,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他們當年都是呼風喚雨,現在都成了階下囚。那看上去是權力爭鬥的結果,實際上就是善惡有報。然後我又給他分析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還講到文化大革命,告訴他中共就是卸磨殺驢,文革結束時,在全國軍管幹部中有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中共把罪行都推到那些人身上。”

“你現在這樣積極迫害法輪功,中共連一條具體的法律都沒有,但具體做事的是你。到清算中共罪行的那一天,你是不是要倒霉啊?”

“我當時和他講了二三十分鐘,最後他口氣也軟下去了,說:我從來不接你們的電話,今天就接了你的。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不會去迫害她(盧占平)了,不對她用酷刑了。”

最後,我告訴他:“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善待你們自己。”

一通電話通常要打7、8次

專門給公檢法人員打真相電話的義工王女士說:“有些電話我是打了7、8次之後,對方才開始聽我講。”

“有一次,我打給一個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的副主任,我打到他家裡,一開始接電話的是他妻子,他接過電話一聽是法輪功學員,罵了幾句就掛斷了。”

“然後我又給他打過去,他接起來又開始罵,而且越罵越厲害,一直到我打給他第四通的時候他還在罵。打到第五通電話的時候我對他說:剛才接電話的是你的妻子吧?你不想一想,如果你出問題了,你的妻子,你的孩子怎麼辦?你想一想,誰能像我們這樣對你,一次又一次地給你打電話?我們用自己的時間、自己的錢、自己的精力,我們是為了誰?只有法輪功學員才能這樣慈悲地對你講。”

“聽到這,他的口氣一下子就變了,他說:好吧,我聽你說。”“我就開始告訴他真相,他一直聽我講完,還將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電話和傳真全部都記了下來,便於日後聯絡。”

“還有一次,我將電話打到了雲南一個政法委書記那裡。我一直給他打,每次他接起電話聼個1、2分鐘或者十幾秒就掛斷,但我就是堅持不懈地打,每次接起來我都抓緊時間講幾句,包括三退等真相。”

“一直打到第八通的時候,他才開始靜靜地聽,聽了6、7分鐘,才掛掉電話;然後我又打,這次他又聽了3、4分鐘。”

“最後他都聽明白了,說了一句:‘我那個手續,你幫我辦了吧。’我就幫他做了三退。”

自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發布、揭露中共邪惡殘暴的真相後,同年12月3日退黨運動在全球範圍內展開。15年來,退黨人數增長越來越快,平均每天有8萬—10萬中國人自願退出中共黨、團、隊,截至7月3日,總計三退人數達3億36,284,753人次。退黨運動被譽為“當代中國最深刻的精神覺醒運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芷青墨爾本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