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女護士汗液變成粉紅色 只因愛吃這種零食…

“皮膚科病人的病情,神秘如偵探故事,處處穿插著曖昧不清的線索,犯罪現場、受害者、一個個待解的謎團,一切線索都像美人魚的歌聲一般,帶有深深的迷惑性(請原諒我忘情的比喻)……”

這可不是什麼小說的開篇,而是十分正經的學術期刊《皮膚病學》(Dermatology)上的一篇病例報告的開頭,這一切都源於南非一位女護士的會變粉色的制服與內衣。

從俏護士變粉紅色制服開始研究

那是千禧年即將來臨的時,南非一個26歲的女護士注意到自己最近有點不太對勁,幾個星期來,她的制服與內衣常常莫名變為粉紅色。一番考慮之後,她尋求醫生的幫助。醫生在排除了這名護士的用藥情況後,護士還補充說,自己一貫生活健康,注意飲食,還會服用維生素補充劑。隨後的血液、肝功能等各項檢查結果也都很正常。

醫生(作者腦補:忐忑而興奮地)向護士小姐索要了染上粉紅色的制服和內衣,進行化驗。檢驗結果顯示,衣物上的粉紅色物質可以很輕易地溶於水,裡面含有3種水溶性色素,但醫生也想不出這些色素是從哪裡來的。

在對護士小姐病史和個人生活習慣的反覆詢問中,醫生注意到一個細節:護士小姐在近半年內迷上了一種膨化食品——NikNaks。這種用玉米做成的番茄味膨化條讓她非常著迷,200克一包的Niknaks她每周要吃掉3包-12包。醫生隨即向膨化食品生產廠家索要了添加到食品中的色素樣品並進行了化驗,結果顯示與護士小姐內衣和制服浸出液中的色素成分一致。謎題解開了,護士小姐貪吃膨化食品生生把自己吃成了色汗症(chromhidrosis)。

讓護士小姐“患”上色汗症的NikNaks。

絕非廣告,本文未接受NikNaks生產商任何形式的贊助。

圖片來源:Wikipedia

為什麼汗會有顏色?

在說色汗症前,先大致了解一下人類的汗腺。人的汗腺主要分為兩大類:頂泌汗腺和外泌汗腺。頂泌汗腺主要分布在腋下、乳頭和陰部等部位,分泌的汗液是乳狀的,這種汗液本身並沒有味道,但經體表細菌的“加工”後會散發出體味,而緊張或興奮的情緒會促進這種汗液的分泌。外泌汗腺則遍布全身,分泌的汗液透明無嗅,你運動的時候就是這種汗腺忙碌的時候。

色汗症作為一種十分罕見的疾病,也根據患病汗腺的不同分為兩類:頂泌色汗症和外泌色汗症。

頂泌色汗症患者的汗液最常見黑色、棕色、綠色、藍色、黃色等顏色[2],這種病症在1709年就被發現了,但直到1954年才有兩位科學家提出了比較靠譜的病因——汗腺附近生成的脂褐質(lipofuscin)顆粒。頂泌汗腺之所以分泌出彩色的汗液,可能是由於脂褐質混入了汗腺,而根據脂褐質濃度和被氧化程度的不同,汗液的顏色深淺也各有不同,但這些色素的共同點是不溶於水。除此之外,有些藥物也可能引起頂泌色汗症,曾有病例報告病人在使用了奎寧-碘化鉍後汗液顏色變深。

與頂泌色汗症相比,外泌色汗症最大的特點是汗水裡的色素是水溶性的。不過,由於病例極為罕見,人們對它知之甚少。

彩色的苦惱

前面提到的美麗的護士小姐戒掉了心愛的零食,身體康復,皆大歡喜。但更多的色汗症病人都沒有她這麼幸運。直到現在人們對色汗症的病理依舊不甚明了,有限的了解就意味著對這種病的治療方案十分有限,且很多時候還帶著運氣的成分。

目前發現較為有效的治療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整形利器肉毒桿菌毒素(A型)[3],一種是偽減肥利器辣椒霜[4]。兩種療法都曾在不同的病例中獲得成功,改善了患者的狀況,但起效原理還未能完全搞清楚。

研究者們推測肉毒桿菌毒素有效的原因,可能是其通過抑制汗腺周圍肌肉的收縮減少了排汗,也可能是通過影響副交感神經末梢來控制排汗量。至於辣椒霜的起效作用,目前只知道應該和辣椒素會刺激與痛覺有關的P物質的釋放相關,原理細節還未弄清。

不過這兩種療法的有效程度因人而異,多數情況下只能緩解,如果想要根除色汗症目前唯一的手段就是切除汗腺。但切除手術具有限制性與危險性,有些部位如面部就難以進行,但對患者影響最大的色汗部位恰恰是面部。

臉上深淺不一的汗水幹了以後看起來就像色斑,甚至是傷疤;身上的深色汗水也讓患者們不敢穿鮮艷的衣服,只能日日與黯淡的黑色相伴。色汗症是他們的心病,是他們與他人之間無形的牆。唯有期待醫學的進步能讓他們有朝一日擺脫這個彩色的苦惱。

色汗症,也有假的!

說完色汗症,還得提一下它的“兄弟”——假色汗症。

假色汗症假在哪呢?這種病症中的彩色汗液在分泌出來的時候還是本身的顏色,但到達皮膚後因為與皮膚上的顏料、化學物質或一些細菌代謝產物結合產生了顏色。

曾有病例報告一位57歲的大叔,在治療疾病時聯合使用了1種質子泵抑製劑和1種組胺H2受體拮抗劑,誰知不小心破壞了皮膚表面的酸性保護層,使得芽孢桿菌大量繁殖,導致他的汗液與細菌代謝產物結合後變成了黑色[5]。

不過假色汗症最典型的病例主要是些救生員救生衣掉色導致的紅汗,或者空姐制服掉色導致的綠汗之類的……讓人不得不感嘆:我們用的染料真是多彩呢。

我們用的染料真是多彩呢。圖片來源:pixabay

參考文獻:

[1] Cilliers, J. and C. de Beer, The case of the red lingerie- chromhidrosis revisited. Dermatology,1999.199(2): p.149-52.

[2] Barankin, B., et al., Bilateral facial apocrine chromhidrosis. J Drugs Dermatol,2004.3(2): p.184-6.

[3] Matarasso, S.L., Treatment of facial chromhidrosis with botulinum toxin type A. J Am Acad Dermatol,2005.52(1): p.89-91.

[4] Marks, J.G., Jr., Treatment of apocrine chromhidrosis with topical capsaicin. J Am Acad Dermatol,1989.21(2 Pt2): p.418-20.

[5] Hill, S., et al., Pseudochromhidrosis: blue discolouration of the head and neck. Australas J Dermatol,2007.48(4): p.239-4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