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盤點朝鮮金家三代被清洗的高官

“朝鮮甘地”曹晚植

導語:隨著張成澤的被逮捕和槍斃,朝鮮的政治又一次吸引了大眾的眼球。其實,不斷的清洗是金日成到金正日幾十年來奪取權力、鞏固權力、轉嫁矛盾的常用手法。從朝鮮建國到金正日去世,一批又一批犧牲者被送上權力的祭壇,成為被清洗的犧牲品。從這個角度看來,張成澤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朝鮮權力祭壇的祭品。現在就讓我們回頭盤點一下60多年來朝鮮政壇被清洗的高官。

第一個犧牲品:“朝鮮甘地”曹晚植

曹晚植(1883年2月1日-1950年10月15日),號古堂,朝鮮獨立運動家,因為其愛國精神贏得了巨大聲望,朝鮮人民把他當做最偉大的民族運動旗幟,從此,曹晚植被人稱為朝鮮的甘地。1945年8月朝鮮光復後,被選為北朝鮮的臨時政府——五道行政局委員會的委員長,金日成被選為副委員長。曹晚植對共產主義是持堅決反對態度的,對蘇聯當時在北朝鮮實行的軍政統治更是心存不滿,在1946年1月4日的五道行政局委員會上被彈劾下台,隨即在次日被蘇軍逮捕。

朝鮮戰爭爆發後,隨著朝鮮人民軍的敗退,1950年10月中旬,一直被關押軟禁的曹晚植被殺害。

黨內鬥爭第一波:金日成清洗北方國內派吳琪燮、朱寧河

金日成與戰友金策

北朝鮮勞動黨成立前後,國內派在北方的代表人物吳琪燮多次受到抗聯派、蘇聯派在黨的會議上的批判,吳琪燮被攻擊為“民族主義分子”、“托洛茨基主義左傾分子”。1946年4月16日舉行的朝共北朝鮮分局執委會第六次擴大會議上,吳琪爕被蘇聯派扣上“反蘇分子”的帽子,受到降職處分,由朝鮮共產黨北朝鮮分局第二書記調任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宣傳部長。1948年3月的2次黨大會金日成公開處理犯罪者,這次大會上,吳琪爕一派的鄭達寧等數名中央委員被革職,這樣中央委員中僅剩吳琪爕一人,形如稻草人。直至1956年4月,黨的第三次代表大會還仍然安排選舉吳琪燮為中央委員,同年5月,又任命其為內閣糧政買賣相(糧食採購銷售部部長)。1958年4月吳琪燮被降為平安南道中和郡生產合作協會副委員長,其後,從政壇上消失。

金日成在批判吳琪爕的時候,拉攏吳的部下朱寧河對抗吳琪爕。此後不久朱寧河被批判為“以國內派領袖自居”,犯了“宗派主義和個人英雄主義”錯誤。1948年8月,他被驅逐出黨的核心領導層。9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朱寧河任內閣交通相,不久調任朝鮮駐蘇聯大使,後降為輕工業省屬下管理所的負責人。1953年8月,在對國內派原南勞黨集團李承燁等的公審記錄中,朱寧河被指控為朴憲永——李承燁集團推舉的政變政府的副首相人選,因而被撤銷中央委員並被開除出黨,自此他的政治生涯完全結束。

朝鮮戰爭全線崩潰時:金日成不忘清洗軍中延安派武亭

武亭將軍

1950年12月21日-23日朝鮮勞動黨在北部邊境鴨綠江畔的江界舉行二屆三中全會。金日成發表了長篇講話,一方面批評了軍事將領指揮不力,指責黨政軍幹部的無組織行為。金日成此時急切需要南勞派的全力支持和幫助,因此在批評抗聯派、延安派、蘇聯派的同時,卻對朴憲永的親信——李承燁大加讚揚。

這次全會被批評和受到指責的包括抗聯派的金一、崔光、林春秋、蘇聯派的金烈和延安派的金漢仲、武亭以及國內派的許成澤、朴光熙都名列其中。金日成在緊張狀態下對這些官員的批評顯得有些急躁。但最後,只有延安派軍事骨幹武亭中將一人,不僅被撤銷中央委員職務,並被永遠開除出黨。金日成斥責武亭犯有“軍閥主義”,指責其應對戰爭初期的失利承擔責任,結果武亭被撤銷黨中央委員等黨內外一切職務。武亭後因病赴中國長春治療,彭德懷為他安排了當地最好的醫院。病危之際他要求返國,經金日成同意,武亭回朝鮮。1953年,他在朝鮮一間軍隊醫院病逝。其後,朝鮮政府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喪禮。

朝鮮戰爭進行中:金日成清洗蘇聯派首領許嘉誼

金日成與許嘉誼

許嘉誼(1908-1953)是具有蘇聯國籍和蘇共黨籍的朝鮮族人,生於俄國濱海邊疆區波謝特。曾在蘇聯中亞地區任地方黨委書記。1945年12月,被蘇聯當局派赴朝鮮工作。蘇軍佔領當局一直將其視為黨的組織專家。1950年12月,在黨的二屆三中全會上金日成發表了措辭強硬的演說,下達清洗指示。到1951年11月黨的二屆四中全會召開的一年時間裡,許嘉誼對基層黨員進行了殘酷的清洗,60萬黨員中有45萬遭到了開除或者處分。1951年11月黨的二屆四中全會全會,許嘉誼被免除黨中央書記職務,調其擔任朝鮮內閣副首相。

1953年4月,揭露李承燁“叛國集團”時,金日成宣稱許嘉誼支持、參與國內派搞未遂政變。金日成主持召開中央委員會緊急會議,對許嘉誼進行了審訊式的批判。會上,許嘉誼請求給予幾天時間做準備,然後再向黨交待自己的問題。但是他回家之後,持槍自殺。

朝鮮戰爭停戰:金日成清洗延安派首領朴一禹、大將方虎山

左起:金雄大將、朴一禹、金日成,彭德懷、陳賡、甘泗淇

朝鮮戰爭停戰後,金日成批判了延安派另一位骨幹朴一禹。朴一禹(1904-?)早年在中國參加革命,並加入中國共產黨。1948年3月,朝黨二大被選為北朝鮮黨中央常委會委員。同年9月北朝鮮建國後,出任內閣內務相、被授予大將軍銜。1949年6月南北勞動黨合併後,當選為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1950年12月就任中朝聯合司令部副政委(司令員兼政委是中國的彭德懷),相當於人民軍的總政委。

但是,面對朝鮮政局變換,金日成逐漸大權在握的情況,朴一禹卻不知收斂,自封為從中國回國的朝鮮革命者的代表,拉幫結派,隱隱有與金日成分庭抗禮之勢。1953年2月,朴一禹的中朝軍隊聯合司令部副政委一職被崔庸健取代;3月,朴一禹又丟掉了內閣內務相這個頗有實力的職位,被調任為遞信相(郵政部長)。1953年8月在清洗朴憲永集團後重組的朝黨中央常委會成員中朴一禹落選。1955年4月舉行的朝鮮勞動黨二屆十六中全會上,朴一禹作為“反黨宗派分子”被撤銷黨內外職務,並被開除出黨。

第五軍團長方虎山作為“反黨宗派分子”被開除出黨,從政治舞台上消失,生死下落不明。

未遂的“政變”:金日成清洗南方國內派大將李承燁

金日成與朴憲永(中戴眼鏡者)

削弱了蘇聯派和延安派的力量之後,金日成轉而對付國內派。為進一步推卸朝鮮戰爭失利的責任,戰爭後期金日成又將黨內清洗的矛頭指向了朴憲永為首的國內派南勞黨領導層。在1952年12月的中央委員會會議上,國內派受到攻擊和指責,認為他們應該對朝鮮人民軍在美軍仁川登陸後的潰敗負責。

1951年,當朝鮮戰爭在“三八線”附近進入膠著狀態後,李承燁利用對南方的工作之便,掌握了設在平壤的朝鮮勞動黨中央聯絡部。該部專門負責處理與在韓國境內進行游擊作戰的有關事宜。朝鮮勞動黨中央聯絡部在“三八線”北側的黃海北道成立了金剛政治學院,負責培訓即將派赴韓國的政治工作隊和武裝游擊部隊的幹部。李承燁為了推翻金日成政權,於1951年9月就開始進行軍事政變的準備,他在平壤自己的辦公室與聯絡部和金剛學院的負責人舉行的第一次會議就討論、制定了軍事政變的計劃。

李承燁企圖利用自己建立的別動隊,並藉助駐紮在平壤近郊的部隊發動軍事政變,但是政變最終以失敗告終。1953年初,金日成逮捕了朴憲永和李承燁,並將李承燁創辦的培訓游擊隊員的金剛學院師生全部逮捕。

板門店簽訂停戰協議後不到一周的時候,1953年8月3日至6日,在平壤最高審判所(法院)舉行了特別軍事審判。李承燁、趙一明、林和、李康國、裴哲、朴勝源、薛貞植、趙鏞福、白亨福、孟仲鎬等10人被判處死刑。

將朝鮮戰爭的責任推給政敵:南方國內派領袖朴憲永被處死

金日成與朴憲永(右二)

1953年8月5日至9日,朝鮮勞動黨在平壤舉行的二屆六中全會上,宣布“撤銷反黨叛國分子、破壞暗害分子、宗派分子朱寧河、張時雨、朴憲永、金五成、安基成、金光洙、金應彬等人的中央委員職務,並開除他們出黨。

在朴憲永的12名追隨者被提起公訴之後的兩年零四個月,即1955年12月3日,法庭才對他提起公訴。對朴憲永的審判進行得很迅速,審判於1955年12月15日上午10時開始,當天晚上8點就宣讀了判決書。法庭判處朴憲永死刑,並被沒收全部財產。至於何時對朴憲永執行了死刑,朝鮮官方從未正式公布過,外國傳媒一般認為朴憲永是在宣判後立即被秘密執行了死刑。對朴憲永集團的審判結果,給人留下的印象似乎是:朝鮮戰爭是因為以朴憲永為首的原南勞黨被美帝國主義收買,陰謀叛亂,致使戰爭進展失利、國家未能統一。

再次打擊蘇聯派:首領朴昌玉被批判大將金烈被判刑

左起:朴昌玉、李濟深、金科奉、朱德、金日成、阿里斯托夫(蘇聯政府代表)、朴正愛、崔庸健。

許嘉誼之後的蘇聯派核心人物朴昌玉畢業於蘇聯哈巴羅夫斯克的朝鮮師範大學。1953年8月起為調整後的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1954年3月出任內閣副首相兼國家計劃委員會委員長。但是朴昌玉成為黨內第四號人物後不久,便遭到了金日成的批判。1955年後,金日成宣稱朴昌玉、朴永彬、奇石福等人”維護和傳播資產階級文藝思想“、”大搞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在黨內進行反對事大主義和教條主義、確立主體的鬥爭。

1956年1月朴昌玉被解除國家計劃委員會委員長職務。1956年4月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大會朴昌玉未能繼續進入黨中央常委會僅當選為中央委員。

與許嘉誼、朴昌玉並稱為蘇聯派領導人物的金烈喜好酒色,在政治方面是一個很有手腕的人物,並且對金日成也很蔑視。金日成對金烈傲慢不遜的態度非常反感,便動員內閣內務省和黨中央組織指導部對其進行內查,結果查出金烈任黃海道黨委員長時貪占國家財產,並強姦過多名女子,金日成便以降低黨的威信為名,將金烈交由沙里院人民裁判所公開判決,判處其八年徒刑。

“八月宗派”事件:延安派與蘇聯派聯手挑戰金日成失敗遭集體清洗

延安派崔昌益

1956年6月1日到7月19日金日成率領一個黨政代表團,對蘇聯和東歐九國進行國事訪問。金日成回國後,8月29日朝鮮勞動黨舉行蘇聯東歐歸國報告會,8月30日至31日舉行黨的三屆二中全會(又稱八月全會),延安派的崔昌益聯合蘇聯派的朴昌玉等在會上向金日成的領導權威發起了挑戰。

崔昌益(1900-?)早年參加朝鮮“三一運動”。1927年加入朝鮮共產黨,屬於“漢城派”。1928年被捕入獄六年。1936年流亡中國,後到延安,任抗日軍政大學教授,並加入中國共產黨。北朝鮮建國,出任內閣財政相。1952年11月升任內閣副首相(1954年3月,再度兼任財政相)。1956年4月在朝鮮勞動黨三屆一中全會上繼續當選為黨中央常委會委員。

在八月中央全會上,崔昌益和朴昌玉等人提出了在黨內反對個人崇拜、建立集體領導體制、放寬金日成個人對黨的控制以及改變以重工業為主的發展國民經濟方針等問題。

在與會者中佔大多數的抗聯派的支持下,金日成立即對延安派、蘇聯派的挑戰者進行報復,將崔昌益、朴昌玉、徐輝、尹公欽等人開除黨籍、撤銷職務。接著,金日成對延安派的其它成員也進行了猛烈的攻擊,重點批判了延安派的首領金枓奉。

金枓奉(左二)、朱德、金日成、滕代遠

金枓奉(1899-?)是朝鮮獨立運動的元老,抗日戰爭期間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華北抗日根據地建立了朝鮮獨立同盟,當選為執行委員委員長。1948年9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出任首屆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

“八月事件”發生後不久,蘇共中央主席團(政治局)委員、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米高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部長彭德懷先後訪問朝鮮,對此事件進行了調解。之後在9月23日舉行的黨中央全會上金日成又恢復了崔昌益、朴昌玉的中央委員職務和尹公欽、徐輝的黨組織生活,並做出了這場鬥爭是政策對立而非領導權對立的結論。

但是,第二年金日成還是以莫須有的罪名把延安派全部清洗。並且在朝鮮全境開展思想整肅。解密的蘇聯內部文件記錄了金日成的清洗過程:在一個月內,有兩千多人遭到整肅。

1957年9月20日,通過朝鮮第二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的選舉,崔庸健取代金枓奉成為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議長。1958年3月3日至6日舉行了朝鮮勞動黨第一次代表會議,金日成公開了有關延安派陰謀的詳細材料。揭露了黨中央第一副委員長金枓奉支持崔昌益、朴昌玉“反黨宗派集團”進行“陰謀活動的罪行”,決定將金枓奉、崔昌益、朴昌玉開除出黨。蘇聯派中仍保留蘇聯國籍的黨政軍幹部大部返回蘇聯,延安派的朝鮮駐蘇聯大使李相朝已經留在蘇聯政治避難,而延安派的徐輝、尹公欽也早在八月全會後流亡中國。

抗聯派自身的分裂:1967年金日成清洗“甲山派”首領朴金喆

朴金喆與周恩來

1960年代初期,金日成為首的抗聯派在清洗其它派別之後,自身逐漸分化為兩派,一派是以朴金喆為代表的抗日時期由抗聯黨組織和祖國光復會派遣回國,在朝鮮北方從事地下革命工作的“甲山地下工作派”(簡稱“黨務派”或“甲山派”)。朴金喆是金日成的同齡人,曾任朝鮮人民軍第4師政治副師長、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朝黨中央幹部管理部部長、黨中央組織指導部部長、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副委員長。

另一派是以金昌鳳大將為代表的一直追隨金日成在東北和蘇聯從事抗日武裝游擊鬥爭的軍事幹部,後來被稱為“軍事反對派”。金昌鳳比金日成年輕七歲,曾任朝鮮人民軍第12師團師團長、第7軍團軍團長、第2集團軍司令、總參謀長、民族保衛相和黨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

1967年5月4日至8日,朝黨召開四屆十五中全會。以反對資產階級、修正主義,樹立金日成主體思想為朝鮮勞動黨的唯一思想為名,批判、清除“甲山派”。朝鮮官方稱,這次全會徹底揭露了朴金喆、李孝淳、金道滿等反黨修正主義分子的罪行,揭露了他們給黨的組織、思想工作、祖國統一和對外工作造成的極大危害,撤銷它們的黨內外職務並開除了他們的黨籍。通過清洗甲山派,金日成終於實現了把自己的主體思想樹立為朝鮮勞動黨唯一思想體系的目的,並掃除了確定金正日為自己接班人的障礙。

壓制軍隊勢力:金日成清洗“軍事反對派”首領金昌鳳等

幸運的崔光上將(1995年晉陞元帥)

肅清朴金喆、李孝淳等甲山派首領之後,確立了個人威望的金日成,在統一祖國的名義下,對韓國開始採取過激的軍事恐怖暴力行動。製造了“1•21青瓦台襲擊事件”。又派遣武裝間諜船載約120人入侵韓國東海岸地區登陸再次遭到失敗。

連串失敗後,金日成以“左傾盲動主義”、“軍閥主義”和不執行黨的軍事路線為由,追究軍方領導對這些失敗所負的責任。批判與處理了軍內反對派。1969年1月,在金日成主持下舉行的朝鮮人民軍第四屆黨委會第四次(擴大)全會上,“揭露和粉碎了暗藏在黨內和軍內的反黨修正主義分子和軍閥官僚主義者的陰謀”。全會撤銷了黨中央政委會委員、內閣民族保衛相金昌鳳大將,黨中央政委會候補委員、人民軍總參謀長崔光上將和黨中央政委會候補委員、中央書記局書記、原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許鳳學上將等高級將領的黨內外職務。

遭受整肅的人中較為幸運的是崔光。撤職後,他被下放到煤礦勞動。但是,1978年崔光又被金日成恢復使用,任命為黃海南道人民委員會委員長。1980年升為政務院副總理。1988年2月,崔光以七十歲的高齡重返軍界,接替被認為“右傾”的吳克烈,再度出任人民軍總參謀長,並被晉陞為大將軍銜。1992年4月晉陞為次帥。1995年2月接替病故的吳振宇元帥,擔任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並晉陞元帥軍銜。直至1997年2月病逝。

叔侄爭位:金正日成功當上繼承人金日成親弟金英柱遭清洗

金日成的弟弟金英柱

金英柱是金日成的胞弟,1920年出生。1960年9月和1970年11月分別在朝鮮勞動黨第四次和第五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黨中央委員。在1970年在金日成60歲生日時,朝鮮突然修改憲法以確立金英柱的絕對權威,一時引起巨大反響。此時的金英柱已是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會書記、組織指導部部長,政治序列排第二位。1974年2月舉行的黨代會確認金正日接班,並對金英柱進行了批判,罪狀就是他“沒有事業心,沒有好好輔佐金日成。”金英柱最終被降為副總理。之後被放逐,直到1993年才重新回到平壤。

離奇的“車禍”:反對金正日接班的南日大將死於神秘車禍

正中為南日大將,右二為“八月宗派”事件中留蘇聯政治避難的延安派李相朝

1976年2月時任朝鮮副總理的南日視察平安南道安州郡南興青年化工廠後乘坐賓士車返回平壤途中,在順安機場附近公路上與某軍用卡車相撞。據知情者稱,“當時圍繞著金日成的接班人問題競爭很激烈。金正日把支持同父異母弟弟金平日的南日視如眼中釘,於是指使自己的親信護衛二局殺害了南日。”

鞏固金正日的接班人地位:反對者金東奎憑空消失

金正日成功接班金日成

金東奎1920年出生於中國東北。1970年11月當選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政治委員會委員、中央書記局書記(第5次代表大會)、中央國際部部長,作為游擊隊出身者表現出罕有的外交才能,指揮著1970年代的朝鮮外交。1974年2月,金正日被正式確立為金日成的接班人,但遭到時任勞動黨中央書記、國家副主席的金東奎的反對。1977年,金東奎及其支持者被冠以“毒害黨的唯一思想體系十大綱領罪”,開除黨籍關入政治犯收容所,生死未明。

金正日接班後的大清洗:“蘇聯間諜”罪名清洗留蘇軍人

金正日與金日成

1992年,在蘇聯解體之後,金正日以“蘇聯間諜”罪名清洗了1986年後回國的六百多名留蘇高級軍官和飛行員。以及駐莫斯科大使館的武官、副武官全部被逮捕,凡是留蘇歸來軍官,全部被檢舉、被調查。被處死的人數至今沒有確切數字。

“深化組事件”:張成澤助金正日立威排除異己清洗文成述、徐潤錫

張成澤陪同金正日,在“深化組事件”中張成澤成為金正日的馬前卒

1997年,朝鮮發生了惡名昭著的“深化組事件”。該事件牽扯到25000多朝鮮高級幹部,數千人被槍決,其餘也被撤職或被關押到收容所。金正日在經歷‘困難行軍’後感覺到朝鮮人民的不滿,亟需一個替自己背黑鍋的替罪羊。於是金正日就利用了因涉嫌給自己的親戚挪用30噸化肥而正在關押在社會安全省第7教化所接受調查的朝鮮勞動黨中央農業秘書徐寬熙。

密令“要將徐寬熙處理成為南朝鮮間諜”。時任朝鮮勞動黨中央組織部行政部長的張成澤聯手中央黨組織部負責社會安全省的指導員李哲、社會安全省政治局局長蔡文德等推進了此事。於是徐寬熙被扣上“作為美國和南朝鮮的間諜,為瞭然我們的人民餓死而有計劃地迫害了我們的農業”的罪名。隨後徐寬熙和黃今淑一起在平壤市民面前被公開處決。

“徐寬熙事件”後,金正日在社會安全省內部組織“深化組”,利用它開展了一場清除金日成余部的大規模行動。深化組在成立之後搞出了所謂的“龍城事件”。“龍城事件”以“清查朝鮮戰爭中打入我內部的間諜”為名,在1996年至2000年期間,抓捕了無數朝鮮幹部和幹部家屬。僅第一階段的審訊就有三千多人被打死,一萬多名家屬被關押。第二階段的抓捕則連朝鮮勞動黨中央責任書記文成述、前任平壤市責任書記徐潤錫都在抓捕之列,包括4名內閣相在內的2千餘人被處決。其中,文成述不堪酷刑在獄中撞牆自盡。

幣改失敗的替罪羊:金正日公開槍斃親信財長朴南基平民憤

朴南基(紅圈中者)與金正日

2004年金正日曾將時任勞動黨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張成澤驅逐出權力中心,2006年將部分引入市場經濟體制的朴鳳柱總理等人免除職務,但沒有達到“血的肅清”的程度。但隨著2010年初貨幣改革失敗導致民心極度惡化,金正日便斷然槍決追隨其40年的親信朴南基等人,再次啟動大規模肅清運動。

朴南基是在民意急劇惡化的2010年3月突然被執行槍決的。他被槍決之前,北韓採取了關閉市場、禁止使用美元等貨幣改革後續措施,這致使國家機構和企業等接連關門,導致經濟狀況嚴重惡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鳳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