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錢從哪裡來?看中共的抽血機!

中共的錢從哪裡來?1921年以來,毛澤東中共一直是內戰的鐵鎚、亂世犬;鬥爭的利牙、刀斧手,把富人的財富與勞動者的財富變成中共的財產。1958~1979年,他們殘酷地剝奪幾億農民;文革對城市再次掘地三尺式的抄家。一旦中共金融的防波堤——股市全線崩塌,幾億人民用三十年血汗錢,埋入股市的十幾萬億的真金白銀,由誰承兌?

中共的錢從哪裡來?把富人的財富與勞動者的財富變成中共的財產。

中國共產黨說:他統治大陸的69年來……都是鶯歌燕舞,一派大好。

我常問:靠什麼?僅憑宣傳?中(共)國的錢從哪裡來?

革命是萬能的嗎?革命政權是一座任采、任取、任用且永不空盡的金山嗎?

如果是的話。延安還用靠種毒害人民的鴉片,換取叛亂擴軍的金錢嗎?惡的暴力與所有善的自然勞動都失業了嗎?

其實根本不是。革命從沒有土地和金山。革命的起源第一要素就是:貧窮。

革命的終極目標就是:把富貴的人變為貧窮的人。把富人的財富與勞動者的財富變成黨國的財產。

千萬別忘了!1958年前,革命的共產黨軍隊基幹人員主要來自於:根本未受教育的自私農民、佃農及痞子習氣嚴重的城市無產無業者、工人。其間也有富人家庭多少受過教育的子女。

當民國內在建設,外在抗日時。逃竄到延安的中共在幹什麼?他們在大種鴉片!大肆破壞!

1921年以來,他們一直是內戰的鐵鎚、亂世犬;鬥爭的利牙、刀斧手,是毀滅古老社會秩序的燃燒器。

希特勒曾說:“沒有宗教為基礎的權力,是不會長久的。”

共產黨漫長血腥的暴力,總要披上一件時髦的“宗教”外衣。

為了唬赫天下:他們要創建了一個《暴力為靈魂的聖經》新宗教。

於是,以李大釗為首的中國一干漢賊,拋棄民族祖先,乘軍閥混戰亂世風雲掩護,從北面迎進由馬克思、列寧二位猶太人發明的《共產紅宗教》。

毋須再議:恐怖的《紅宗教》就是中國大文明、大歷史、大傳統、民族思想與肉體生命的死亡判決書。

就是這份死神布告:將20世紀的中國,推進一場大內亂、大屠殺、大毀滅……。

這個新宗教的正式名稱:中國共產黨。

他的新教廷名稱:共產國際。

他們主題思維與一切目標手段,除了暴力仍是暴力。只要為存活與勝利,他們在血斧血旗指引下,可以不擇手段……不惜一切去實現目標。

在奪取國家政權前,叛亂者要四處游竄,逃避圍剿。無法安寨勞動營生,也無條件依法謀生。再邪惡的大隊伍,每時、每分都要用財米供養。這是常識。錢從那來?除了“共產國際教廷”的一點點資助外,唯一的來源就是:撕票、搶掠。

暴力就是社會錢財的收割機,用毛澤東的話:剿共的國軍,變成了中共的運輸大隊。

我們常問:中國的錢從那裡來?

不同時代也會問:錢究竟從那裡來?

答案相當清晰。

1949~1958年的歷史說:“新中國”錢財的主要來源於三處:

中共鬥爭地主富農,沒收其財產,殘酷剝奪幾億農民。(網路圖片)

1、沒收前國民政府的財產;

2、蘇聯的援助與貸款;

3、沒收查抄資本家與地主的財產。

1958~1979年歷史告訴我們:

1、殘酷地剝奪幾億農民;

2、文化大革命對城市再次掘地三尺式的抄家。

據悉:文化大革命中國的紅衛兵,從數以百萬戶城市家庭中抄家查收黃金、鉑金、白銀、玉器、古董、名畫、珠寶……文化大革命時的各地銀行,作為革命指定的“收貨單位”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每日接受到各路紅衛兵交來的成箱成車的貴重物品,銀行從未向社會開具一份收貨收據。

1971年冬,我曾在內蒙古包頭,看到十幾輛甲字頭車牌的軍卡……車車滿載著由當地紅衛兵從各喇嘛廟與草原牧民家抄來大小不一、相當精緻的、青銅鍍金的千年佛像、法具、器皿……,運向大青山腳下的一個鑄造廠,像廢棄金屬一樣將上百噸數萬個古老神器倒在一個煤炭場上,等侍回爐注錠。

據兵團軍工廠的一位技術軍官講:“這是駐內蒙前線司令原北京軍區副司令藤海青將軍與後任尤太忠司令員親自撐管並臨現場督辦的一項任務。”

“包頭有生產坦克一機廠與生產巨型自行火炮的二機廠,也有生產提煉製造原子彈核心鈾部件。數字代號:201,中文代號:建華的原子彈工廠。”“都急需銅與金銀這類稀有戰略金屬。由於美國、西方與蘇聯封鎖,中國急缺外匯。當年德國、日本為戰爭準備,為造軍艦坦克可拆毀學校金屬課桌、門柵。美國曼哈頓原子彈初期電網工程所用的導電電線,全是白銀。我們只能用革命的手段實現革命目標……”

守備戰士告訴我:這一類的“特種運輸”從1967年夏開始,至今己有整整四年了。有許多金銅佛具是從西邊與南面的火車運來的。部隊只管去鐵路貨場提貨。

我們可以用:分界線。這三個字,來區分中共經濟基礎公私本質。

以上三十年的錢財流動方向可定義為:由私化公。

而以下二十八年的錢財流動方向可定義為:由公化私。

1997年前,可劃分二個階段:

一、1979年~1988年

農村:人民公社悄悄解體。

城市:開始瓜分過去三十年的強大積累。號稱:改革。其結果是:大批國有企業,由公姓私;大批國有資產流向民間;幾千萬曾為“共產國”白乾二十、三十年的中老年工人群眾,被黨無情拋棄。

作為贖買與封口:中共將全國人民,包括農民在內的國庫固定資產之一的城市公房,出售給城市人。

中共得到三個好處:1、獲得了一批維持國家經濟的活錢。2、把城市人三十年的儲蓄掏出來。3、為更大方程式的印製、投放貨幣打開通道。造成強烈且又虛假的繁榮。

中共三個短視的好處,換來一個不用公審即可定罪的政治無期徒刑:6・4的歷史悲劇。

二、1990~1997年

這一個在鄧小平威權影子下,尚無新威權江澤民統治的七年。因89・64引發國內外的抵制、消極、倒退……1991年,中國經濟同政治又一次走進絕谷。過去啟動的驅動能源現已耗盡,新的驅動方式尚無設定。

於是,一向被中共經典派紅衣主教們認為:社會主義的掘墓人;共產國制的洪水猛獸;社會道德的分化器;無產階級的天敵:被共產黨取締禁閉了40年的純資本主義的驅動齒輪,向未來圈錢的資本“股票”。終於由共產黨自己,將其釋放並以完全非理性、非市場、非透明監管的瘋野勢頭澎湃起來。

真幽默:從來與上帝為敵,也與人類大義作對的共產黨。在其奪取全國治權時,在非法處決上千萬毫無反抗的同胞後。其實禁閉了二隻方舟。那就是誰都知道的:公民政治權的方舟;與公民私有財產權的方舟。

按常理講:靈魂方舟,比錢的方舟更重要。

靈魂的政治方舟規則。將釐定:國家與人、人與政、人與人、人與黨、黨與政的契約式秩序。這個方舟契約,也是任何一個無歷史犯罪記錄的人與社會團體、黨……進入政治方舟的身份通行證。

就這樣,毫無社會契約裝備約束的江澤民時代百種股票,乘著江字型大小的金錢方舟,劃入數萬億的泡沫汪洋中。

這筆十數萬億錢,決不是中國共產黨通過今日人、機器、技術勞動與商品轉運交易……所創造既驚人又讓人信服的符號。

說透了!就是向未來50年借款。就是用股票這隻網,去捕撈未來子孫的錢。讓我們一億又一億的後代子孫們,在尚未投胎前,已經收到一份由他們“偉大祖輩”們,為他們簽下巨額債據。

證券不僅向未來透支,證券市場,又像海棉一樣汲納住民間巨大的真金白銀,為中共印鈔機群瘋狂的印刷提供了最好的顏料與高棉纖維紙。

證券又成了中共任取、任支、任由其兌水、洗錢的金融水庫。在幾千萬股民陣痛與麻痛交替中,由時間來調節;由真正的莊家——共產黨按黨的最高利益需求的節奏。來“抽取”去“提煉”黨所要的金錢。

股票這一步也快走盡……

一個從1990年開始播種,到2006年。僅僅16年時間,中共發行了近千種股票,向今天與未來圈走了十幾萬億元的人民幣。它幾乎走完了歐洲近100年的路程。

許多己打上ST的黑印垃圾股票。其升幅年速度,竟已超過國際著名的《微軟》鑽石股票。

早已的腐敗進入絕谷爛透的,如按在國際證券市場規則,早被勒令破產千次,數以百種的國內股票。仍被中共當作防波石,死命地撐著。

中共知道:股票,用的好:是一架絕妙的具有借款、印鈔、抽血三重功能的機器。

用的不好:它就是一堆原子彈,就是引發金融崩潰、政權解體的TNT。

一旦中共金融的防波堤——股市全線崩塌,幾億人民用三十年血汗錢,埋入股市的十幾萬億的真金白銀,由誰承兌?

無能的中共,難道再一次開動國防軍,叫人民閉嘴嗎?一旦中共金融崩潰後,中共的三千萬軍政人馬由什麼供養?這是元首與總理日夜恐懼的,也是黨、軍、政、法全線腐敗與中國錢每年加速向海外轉移的動因。

所以,中共一面:巧妙地向社會身體上注射“麻醉藥”,另一面:乘麻醉藥尚未失效前,人民意志力不斷下降……最大限度可以忍受的痛疼下,在人民的肢體上:分時、分段、分位地放血,放此刻搏動中的靜脈血,也放下一刻將循環進動脈的血。當由十三億國人共構的社會軀體,出現嚴重衰竭時。共產黨的財政部再將高度稀釋的兌水、兌鹽、貨幣泡沫……簡稱:救市鹽水,再回注入人民的身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