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不讓步 已有數十位美國人質被川普營救回國

據多個人權組織及專家表示,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對海外美國人質問題的關注和營救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已經有數十位美國人質被川普救回國。

圖:2018年10月13日,星期六,華盛頓,唐納德•川普總統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美國牧師安德魯•布魯森一起祈禱。布魯森在周五從土耳其近兩年的拘留中被釋放後,於中午返回美國。

據多個人權組織及專家表示,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對海外美國人質問題的關注和營救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已經有數十位美國人質被川普救回國。

據福克斯新聞網(Foxnews)報導,迄今為止,在川普的第一個任期內,外界已知的就至少有21名被關押在海外的美國人質獲釋回國。其中包括前中央情報局官員薩布麗娜•德索薩(Sabrinade Sousa),應義大利檢察官的要求,她在葡萄牙被關押了18個多月;還有一名埃及裔美國慈善工作者阿亞•希賈齊(Aya Hijazi),她在開羅被關押了三年。然後是從中國獲釋的美國女商人桑迪•潘-吉利斯(Sandy Phan-Gillis);凱特琳•科爾曼(Caitlin Coleman)和她的家人於2017年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地區被哈卡尼網路(Haqqani network)釋放。

自川普總統於兩年半前上台以來,他一直表示自己會讓那些被不公地關押在國外的美國公民回到祖國——並將該問題描述為前任奧巴馬政府無法有效實施行動的遺留問題。

撇開黨派和政治問題不談——很多美國家庭、立法者和社會及人權活動家們都認為,川普總統在重點營救美國人問題上的強硬路線正在產生效果。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執行主任、《我們想談判:綁架、人質和贖金的秘密世界》(We Want to Negotiate:The Secret World of Kidnapping,Hostage sand Ransom)一書的作者喬爾•西蒙(Joel Simon)對福克斯新聞頻道表示:“發生了改變的是川普總統個人對該問題的重視和參與程度。川普本人此前也已經明確表示,他會把營救美國人質視為首要任務”。“我與那些獲得營救的人質家庭交談過,他們都非常感謝總統對這個問題的關注,但一些政策專家也擔心,同樣的關注可能會增加風險,因為它會明確美國人質的潛在價值。”

與此同時,美國的約書亞•霍爾特(Joshua Holt)在委內瑞拉監獄服刑多年後獲釋;牧師安德魯•布魯森(Pastor Andrew Brunson)在土耳其獲釋;最近,美國宇航局科學家塞爾坎•戈爾奇(Serkan Golge)在今年5月下旬獲釋。此外,今年早些時候,金伯利•恩迪科特(Kimberly Endicott)和她的導遊在烏干達被綁架,僅僅五天後,通過烏干達官員和美國官員之間私下溝通,這位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祖母就被迅速釋放。

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FDD)高級副總裁喬納森•尚澤(Jonathan Schanzer)也對川普表示支持,他說:“川普政府一直在積極爭取釋放被不公平拘留或抓獲的美國公民”。“他通過與埃及或朝鮮等外國領導人直接接觸、通過代理人間接接觸(如阿聯酋幫助釋放了葉門的一名人質)以及對土耳其部長實施制裁等等措施來實現這一目標。川普總統顯然比其他歷任總統更重視這個問題。”

上個月底,詹姆斯•福利遺產基金會(James Foley Legacy Foundation)發布的一項研究進一步表明,除了越來越多的被關押在海外的美國公民成功獲得自由之外,美國家庭在與美國政府打交道以獲取他們的愛人和親屬的信息方面,也取得了顯著的進步。此項研究參與者進一步指出,家屬們提出的案件被放在高級別上,有更高前的優先處理次序。

據支持和關注人質問題的組織“美國人質”(Hostage US)透露,平均每年有200至300名美國人——從救援人員、記者到遊客、學生、商人和雙國籍公民——被犯罪集團或恐怖分子等非國家組織綁架,或被不友好的國家政府關押在國外。這些綁架中的大多數是出於金錢的原因,或者是為了尋求媒體關注或某種形式的承認和讓步,但同時,也總會有少部分人被關押成為了流氓政權的政治談判籌碼。

但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的政策曾在2014年末開始發生變化——將被綁架人質的家庭籌集贖金的行為定為刑事犯罪,並允許政府與劫持人質者之間進行更廣泛的溝通。之後,已經有多名美國記者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扣押並在鏡頭前遭斬首,而他們的許多西方記者同伴都被各自的政府救出,這引發了美國國內越來越多的不滿。

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在2001年至2016年間,美國人占被綁架者遭殺害的人質總數的45%。

前聯邦調查局人質談判專家克里斯•沃斯(Chris Voss)指出:“我喜歡川普總統在囚犯和非法拘留問題上的做法。他採取了一種更加自信的方式,表現出願意與誠實的中間人打交道,並從整體上看問題。”

沃斯也是《永不妥協》(Never Split the Difference)一書的合著者。他表示:“總統對說空話和浪費時間的行為也表現出了極低的容忍度,而這正是你希望從國家領導人那裡得到的。”

自2018年5月以來,律師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一直擔任美國總統人質事務特使。他的辦公室旨在指導和協調有關人質和政治犯的外交努力,“使高級別官員始終關注人質事務,並與外國合作夥伴接觸,協助人質的救援,堅持強有力的‘不讓步’政策。”

川普政府的官員們已明確對外表示,“不讓步”並不意味著“不溝通”。

人權組織“自由倡議”(The Freedom Initiative)的創始人穆罕默德•索爾坦(Mohamed Soltan)表示:“有一點是肯定的,本屆政府在讓美國人回家方面的工作非常有效”。“自由倡議”是一個關注政治犯的人權組織,創始人本人也曾是埃及的一名政治犯。他補充說:“我們希望看到這一趨勢繼續增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