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這些人為何都急跳起來反對「中共代理人」法

——「旺中」何必急著洗白?

為什麼親共的團體,紅色學者,媒體文人或宗教界,都急著跳起來反對設立「中共代理人法」,「旺中」為什麼急著洗白,原因很簡單;紅的太難看了,擔心台灣社會腦袋清醒者越來越多,造成閱聽率下降,洗腦工作破功而已。

2019年6月23日數萬台灣人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集會,抗議中國通過紅色媒體影響台灣政治、侵蝕台灣自由民主。(美國之音蕭洵拍攝)

在紅潮肆虐之下,台灣正被割裂成兩個世界,一邊相信中共善良,一邊憂心台灣失守,這種現象的發生,當然和紅色媒體入侵有關,作為“認知作戰”中思想載體,隱藏,偽裝是必要的,如同毒藥必須包裝成健康食品,讓人不知不覺服下,理性或白色,其實只是紅色媒體代名詞而已。

2020自由媒體、紅色中國大鬥爭

根據報導,國安單位正在針對23家網路媒體,轉貼“中國台灣網”的假訊息,攻擊小英總統,展開調查,面對紅潮滾滾,執政黨補破網行動,來的太慢,新修訂國安法能否有效制止紅色力量橫行,還是未知數,卻也證實,2020年的台灣大選,就是一場真正“自由媒體”,和利用自由環境為“紅色中國”服務的媒體,正面的大鬥爭,這場鬥爭,也會決定台灣人民希望遠離邪惡中國,保有民主自由,或者投票給親共代理人,縮短台灣與邪惡和奴隸的距離。

前幾天,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席佳琳,引用內部“深喉嚨”談話,撰寫“旺中集團”的中時和中天,編輯台高層,聽命國台辦的電話指令辦事,“旺中集團”已經正式向席佳琳提出告訴,“國際無國界記者組織”也對這件事表達遺憾,認為席佳琳報導客觀,這事件是“旺中”濫用法律,事實上,媒體人被“旺中集團”控告者太多了,很諷刺的是,這個集團電視台,就是被政府以傳播假訊息裁罰最多的一家。

其次,發起“反紅媒運動”的館長陳之漢,7月22日在影片中爆料,上月22日,活動前夕,“旺中集團”派人來探訪館長,希望好好溝通,並提出語帶曖昧的“有什麼需要”可以說出來,沒想到,第二天,“旺中集團”立即否認說,“沒有派人和館長接觸”,雙方你來我往,演變成一場羅生門,“旺中集團”急於否認派人去喬事情的原因,說白了很簡單,想要洗白,卻剛好自己對號入座,坐實自己真的就是千夫所指的“紅色媒體”,尤其是目前正要出台的“中共代理人”法律,政府打算補救存在已久的紅色滲透大漏洞,一舉掃蕩目前對台灣進行“認知空間作戰”的紅色媒體,這是明年大選,紅色中國能否透過媒體作戰,持續造神,一舉拿下台灣的軟實力武器,所以,紅色勢力勢必形成統一戰線,傾全力保護自己,因此,不只台商跳出來反對此法,宗教界也假借林飛帆說錯話,炮打政府,把破壞中台交流罪名,扣到政府頭上,宗教界既然是靠良心吃飯的事業,先不談所謂真正的修行人,想要不問俗事紅塵,自修自證,已經沒時間了,根本就不會喜歡搞什麼宗教交流,或種類繁多的世俗活動,至於宗教界是否被“紅色滲透”,打開存款簿看看,就只有自己知道了,老共信仰馬克思的無神論已久,三歲小孩皆知,根本不信任何宗教,這幾年迫害宗教,變本加厲,更甚文革時代,破廟毀寺,行徑惡劣,更不用說迫害穆斯林,基督徒,甚至法輪功,今天假造關公,媽祖之類的祖庭制度,大搞宗教直航,欺騙台灣人,花錢去這樣的國家政權制下的樣板寺廟交流,既不能弘法,也不能利益眾生,哪來偉大?我曾經跟隨基督教團體去中國傳道,還要偷偷摸摸聚會,讀經,擔心被抓,和這樣國家談交流,真的實在太好笑。

急著洗白旺中洗腦工作破功

為什麼親共的團體,紅色學者,媒體文人或宗教界,都急著跳起來反對設立“中共代理人法”,“旺中”為什麼急著洗白,原因很簡單;紅的太難看了,擔心台灣社會腦袋清醒者越來越多,造成閱聽率下降,洗腦工作破功而已。

1949年,老毛打敗老蔣,站上天安門,宣布建政,撰寫“紅星耀中國”的史諾,問老毛打敗國民黨秘訣,老毛說;“筆杆子比槍杆子重要”,老毛在延安寫下“論持久戰”,開宗明義引了一首詩;“筆走龍蛇驚風雷,白紙黑字寫春秋”,老毛說;“想要推翻一個政權,首先要造成輿論,總是要做更多意識型態的工作”,老毛說了真話,打敗國民黨不是靠武力,而是靠洗腦,洗好洗滿,把人心洗過來,江山就跟著來了,所以,老韓靠著一句大發財,弄到高雄市長,道理一模一樣,現在不管靠什麼口號選總統,還是要經過傳媒載體,不是嗎?

1930年,老蔣發動大軍,猛烈剿共,但是,老毛卻趁著國民黨在“新聞法”和“出版法”的法律漏洞,聯合左派文人,在“國統區”發行報紙,搞出版,以口語宣傳,攻心洗腦術,猛挖國府牆角,現在針對台灣,也是老套重來,左派文人聯盟以魯迅為首,包括潘漢年,馮雪峰,馮乃超,夏衍,還有自稱自由派的左派同情者助陣,魯迅還發表,主張文學應該落實關懷工農,攏絡底層人民,上海左派文人活動更是精彩,發行雜誌不下十幾種;“前哨雜誌”,“文學導報”,“當代文學”,“青草詩歌”等等,國府卻以言論自由保障,無法下手,最後,主導言論市場的上海申報,大公,文匯,都一股腦,同情左聯,左媒,左社,老百姓當然也聞風向左轉,老共透過文字語言,宣傳洗腦,已經決定中國內戰的勝敗了,戰後,老毛知道宣傳洗腦的厲害,所謂言論自由,全部沒收,報紙一律姓黨。“詳見田牧所寫:中國新聞的發行和禁制”。

抵抗紅潮入侵用選票救台灣

親共人士宣傳,擔心“中共代理人法”危及言論自由,甚至使台灣落入冷戰期間美國的麥卡錫主義恐怖,話說回來;中台之間,如果連官方交流已經斷絕,那麼兩國已經實質陷入冷戰,放任民間交流,根本是不負責任,政府應該早覓良策應對,再說;對敵國仁慈,就是對自己殘酷,台灣人民必須想清楚這件事,中國是危邦,該回來就回來,想歸化中國,也應依法辦理,中台交流也應該限縮,以保護台灣,從最近民調來看;支持中共代理人法案的比率45%,比起反對者42%,仍是誤差範圍,可見紅色媒體洗腦台灣,已經不是一天一日,甚至超過十年。

二戰後,民主對極權的冷戰時代,不只是美國防共,英國更是對紅色共產擴張,大為緊張,被視為反對共產烏托邦的英國作家歐威爾,他的“1984”,“動物農莊”,兩書所預告的極權主義國家統治悲劇,已經在今日世界實現,歐威爾自稱是社會主義自由派,也是絕對反共的作家,冷戰時代,歐威爾受英國政府所託,提供150位左派作家學者名單,以利政府監控,即便有人罵歐威爾是抓耙子,但是,歐威爾說;“即便我只是一個作家,我對共產黨的抵抗,也要出力”。“詳見提摩西賈頓艾許所寫:事實及顛覆”

法律靠人執行,所謂“唯法不足以自行”,抵抗紅潮入侵,台灣人人有責,只靠一部法律,不能守護台灣,讓我們從拒絕紅色傳媒開始,告訴你的親人,周圍朋友,閱聽時,應該保持清醒理智,多方求證,以免被騙,用選票拯救即將被紅潮淹沒的台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