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地雷陣就是這裡

大量新移民湧入,中方認為是因為香港現有住屋問題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新界原居民「大量非法佔用土地」,以及與英方「新界小型屋宇」政策的優惠勾結。這一點刊登在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二日的大公報,代表了官方觀點。

香港主權移交之初,董建華做特首,能力不怎麼樣,開始將種種問題賴給“英國人撤走前留下地雷”。

英國人臨走有沒有留下地雷呢?有。地雷在那裡?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新界。

新界是英國人一八九八年“租借”來的。當時鑒於新界五大氏族在英國人拓展界址之前,由文天祥開始,延綿南下,已經住了一千年。

加上看見日本進駐台灣,日軍進阿里山遇到高山族土著激烈頑抗,戰事死傷甚烈,於是不敢硬碰,一兩場戰役後更發覺白人英兵的性命比新界氏族的土著更寶貴,匆匆談判,對炎黃子孫妥協讓步。

此一讓步就是對新界原居民“丁權”兩字之承認,與港九有別。

但這片土地終究歸英女皇所有。新界人本來擁有土地的祖輩永業權,被英方改為“承租權”,發出官批租約,設下租期和指明土地用途。

也就是說,英女皇出面與新界原居土著訂立契約,替新界人租土地,訂立若干讓步條件,補償其失去了祖輩永業權益。

其中包括指定土地用途,並訂明“丁屋政策”,讓原居民可以在農地建屋,不必向政府補地價。新界原居民一生可獲一次興建一所三層共七百方呎的鄉村小型房宇。

七十年代初,麥理浩要發展公屋居屋,新界司鍾逸傑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仿效當年阿拉伯的勞倫斯,只利用一個劉皇發,以其為代理人,由劉皇發出面,在青山屯門一帶,向當時的原居民收購土地,再賣給英治政府。

也就是說,“新界鄉議局”成為“大台”,英國人四兩撥千斤,搞定三數鄉紳聽話即可。這一手物理學的槓桿原理,令新界發展迅速。但主權移交,其新的主權國卻是以鬥地主、分田地為初心的中國。

大量新移民湧入,中方認為是因為香港現有住屋問題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新界原居民“大量非法佔用土地”,以及與英方“新界小型屋宇”政策的優惠勾結。這一點刊登在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二日的大公報,代表了官方觀點。

此一衝突,隱忍未發,因為中方還要長期利用新界鬥爭在十八區選舉的泛民。林鄭一向不太看得起新界,曾聲稱要拆掉新界的僭建物。因原居民反抗,不得要領。

但元朗之戰,特區與鄉黑合作,以後的利益又如何重新編配?所以一切都怪當年“港英”對新界只租借、不強佔。若一百多年前由英軍出面鎮壓新界原居民,像對待今日新疆維吾爾族一樣,新界人的強悍農民地主基因,本可由英國人先來閹割,而不是由今日不諳政治、歷史、文化人類學,兼無帝國視野的林鄭,再次點著這個炸藥庫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