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新四萬億難阻經濟下行 中共投資基建陷黑洞

——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種方式全出問題 系列之一

中共歷來拉動中國經濟增長所依靠的三種方式,投資、消費、外貿,目前都已經出了問題。即便李克強在3月份宣布“新四萬億”計劃刺激中國經濟,也難阻經濟下行。

本文著重剖析中共靠投資基建保經濟增長,所造成的問題。

李克強投入“新四萬億”難阻經濟下行

在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總理李克強宣布,減稅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運投資1.8萬億元等等,以解救危機中的大陸經濟。此舉被外界稱為“新四萬億”計劃。

事實上,中共為了保GDP增長,投入的資金遠不止此。中共國務院參事仇保興在3月表示,中國大陸老舊小區改造投資總額可高達4萬億元人民幣,如改造期為五年,每年可新增投資約8000億元以上。

整個2019年上半年,雖然當局推出了一系統刺激經濟的措施,但似乎對拉動GDP增速收效甚微。

7月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6.2%,低於今年第一季度6.4%的增速。這是自1992年有統計數據以來大陸季度GDP的最低水平。

中共所公布的GDP數字歷來遭到外界的質疑。中共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曾在去年底演講時透露,國家統計局的數據說是6.5%,但據一個非常重要機構的一個研究小組內部報告,一種測算2018年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

6月地方債規模創3年來新高相當部分用於基建投資

為了靠投資基建項目來保GDP增長,中共今年計劃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融資高達2.15萬億元。

財政部資料顯示,今年1至5月,大陸地方債發行規模分別達4180億元、3642億元、6245億元、2267億元和3043億元。

到了6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激增,逼近9000億元人民幣,幾乎是5月份發行量的三倍,並創下2016年7月以來的三年新高。

財聯社7月15日的消息指,6月份新增地方債券資金用於交通運輸1258.29億元;市政建設563.71億元;土地儲備1903.15億元;保障性住房、棚戶區改造1848.62億元……

根據6月底的公開數據,大陸地方政府已把中央為其設定的2019年新債配額用掉了70%左右。

即便是地方政府在大陸融資也變得困難,部分只能向海外融資。據Debtwire提供的數據,到今年年中,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離岸高收益債券發行量較2018年全年的總量已多出逾80%。如果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加劇或中共貨幣政策放鬆,使得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軟,這些新的離岸債券可能帶來更多風險。目前多數此類離岸債券按美元計價。

中共投資基建陷黑洞債務飛升

現在來看,中共投資基建正陷入了黑洞:越是經濟下行,越需要投資基建維持GDP增長;投資的效率越來越低,越需要更多的投資;從而造成債務的飛升。

據研究機構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的白安儒(Andrew Batson),中國大陸的資本回報率從2007年的19%驟降至2017年的8.4%。中共在大陸的投資效率已遠遠低於其它國家。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2008年,一萬億元的信貸能製造一萬億元的經濟產出;到2017年時,這一比例為3.5比1。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7月15日提供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總債務攀升至逾40萬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04%。該機構稱,2018年底負債比率達到298%之後,中國第二季度成為新興市場中債務比率增幅最大的國家之一。

空蕩蕩的包頭機場中小機場嚴重依賴中共補貼

讓中共頭疼的還不止是投資效率的低下,還有對這些過度投資的基建設施如何維護和運營。

據香港《南華早報》今年7月14日報導,以包頭東河機場為例,該機場位於內蒙古人口最多的城市,於2014年底開業,每年可容納400萬人次旅客。按照官方公布的數據,到了2018年,旅客人數減少到200多萬人。

目前,這個機場所有的商店和便利店都在營業,但旅客稀少。機場內有些地方的工作人員數量甚至超過了乘客,安檢站有時也沒有人排隊。航站樓的10個登機口中,有時只有1個在使用中。

該機場只是這個300萬人口城市過度基建的一個例子。大陸大量二三線城市的道路、鐵路和房子等,都處於閑置狀態。

野村證券駐新加坡的亞洲經濟學家羅布·蘇巴拉曼(Rob Subbaraman)表示,當開車穿過中國的二線、三線城市時,有很多車道,但車很少。排成一行行的、外觀上相似的公寓樓,但窗戶沒有窗帘,停車場的車也很少。

中共過去常利用擴大基建的方式刺激經濟,其中包含機場建設。這些建成的機場有70%處於虧損狀態,其中,中小機場虧損更多,嚴重依賴中共補貼。

中共或仍靠投資刺激經濟

中共體制內的一些經濟學者仍在鼓吹靠投資基建來拉動經濟增長。

7月,上海華東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沈凌在德媒撰寫評論文章認為,中國大陸“基礎建設的發展空間還非常大”。

文章指,假如中國(中共)大力建設如機場一類航空基礎設施,既能夠拉動短期的經濟增長率,走出周期低谷,也能夠帶動長期的經濟增長。

作者認為,即便不期待中國會達到美國的5000個機場的超大規模,就按照巴西的七八百個機場看,中國(中共)基礎建設的空間還非常大。

但從中共官方在7月23日發布的2019年工業經濟半年報數據來看,出口、投資、消費三大方面都在繼續放緩。

公開數據顯示,出口方面,今年前6個月,人民幣計值的出口增速為6.1%,雖然受益於人民幣的匯率貶值,但仍然低於去年的同口徑增速(7.1%)。以美元計的出口上半年增速為0.1%,更是大幅低於去年全年增速(9.9%,若按半年增速4.95%)。

投資方面,今年1至6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累計同比為5.8%,不僅低於去年同期水準,而且也低於2018年全年增速。製造業投資增速上半年增速為2.7%,較去年明顯下滑。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為10.9%,不但高於去年全年增速(9.5%),也高於去年同期增速(9.7%)。

消費方面,汽車、手機兩大件,2019年上半年,汽車產/銷同比下降13.7%和12.4%;乘用車產/銷同比下降15.8%和14.0%。手機方面,上半年手機市場出貨1.86億部,同比下降5.1%,上市新產品246款,同比下降達38%。

市場人士認為,中國經濟下半年將持續面對下行壓力,中共或將在下半年實施更多刺激經濟的政策。

中共大型投行、中共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中金公司)日前發布報告表示,面對大陸經濟下行壓力,中共當局將在今年7月份的政治局會議上尋求解決之法。

體制內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曾表示,中共的這種(新四萬億)刺激計劃就是“飲鴆止渴”。“不但沒有降低槓桿,反倒進一步槓桿化了”。如果局部的資金鏈發生斷裂,傳導到金融市場的其它部分,就會“引發系統性危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