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劉胡蘭和卓婭 殺人放火的「英雄」

——真實的「英雄」卓婭和劉胡蘭

卓婭,是前蘇聯共產黨授予的著名的衛國戰爭時期“女英雄”,中國曾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翻譯和出版了傳記小說《卓婭和舒拉的故事》,卓婭和舒拉也由此為中國人所熟知。劉胡蘭,則是由毛澤東欽點的國共內戰時期的“女英雄”,並因為進入了小學課本,而紮根在中國人的腦海中。

卓婭和劉胡蘭,前者被絞死,後者被鍘刀鍘死;一個死於18歲,一個死於15歲;但死後都被大力宣傳,被膜拜。不僅她們的事迹被分別拍成了電影,而且卓婭和劉胡蘭的塑像在兩個國家並不罕見。

在蘇共和中共的宣傳中,卓婭和劉胡蘭面對“敵人”時都是面無懼色、大義凜然。卓婭臨死前高喊:“同志們,勝利屬於我們。德軍士兵們,趕快投降吧,還為時不晚!蘇聯不可戰勝!”劉胡蘭則說:“怕死不當共產黨!”然而,蘇共和中共的宣傳都忽略的是她們的真實死因:卓婭是“縱火犯”,劉胡蘭是“殺人犯”。

根據前蘇聯解體後披露的檔案和文章,卓婭患有精神疾病,中學時就已經相當嚴重,其母親對此也曾公開承認。1941年,在德軍發動對蘇聯進攻之際,卓婭參加了游擊隊,其目的一是深入敵後偵查,二是破壞。卓婭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到莫斯科郊外的彼得里謝沃村縱火,焚毀房屋。

據1999年9月,一篇刊登在俄羅斯某周刊雜誌、署名為Aleksandr Zhovtis的文章稱,當時彼得里謝沃村並沒有德國軍隊,是卓婭破壞了當地農民的財產,並引起了當地人不滿,才被當地人向德軍告密而被殺。有關資料來源於當地一個匿名的學校教師。文章最後,Zhovtis指責斯大林的焦土政策使年輕婦女“不必要”的死亡。2004年,Marius Broekmeyer在其著作中提到卓婭試圖在德軍得到當地農民的馬匹供應之前殺死馬匹,這引起了當地農民的憤怒和告發。

另有資料顯示,衛國戰爭結束後,彼得里謝沃村修建了卓婭紀念館。卓婭犧牲的目擊者沃羅尼娜和庫里克,給慕名而來的參觀者當起了義務講解講解員。不過,她們在講述女英雄事迹的時候,也偶有失控。有一次,兩個老村婦忽然一反常態地對參觀者說:“唉,幸虧德國人把卓婭抓住了,不然的話,她還不知道要燒掉多少房子,給我們村造成多大的損失呢!”

顯然,卓婭對斯大林主義的狂熱以及對當地農民財產的傷害,是將自己推上絕路的主因。據說,戰後,蘇聯內務部秘密警察奉命前往給卓婭治病的醫院沒收了卓婭的病歷,大概是為了掩蓋其患有精神病的歷史吧。

而小小年紀的劉胡蘭被殺則是因為其殺人在先。所謂欠債還錢,欠命還命,劉胡蘭被殺一點也不冤枉。

1932年10月8日出生於山西省文水縣的一個中農家庭的劉胡蘭,10歲起就參加了中共兒童團,為八路軍站崗、放哨、送情報。1945年10月,劉胡蘭參加了一個月的中共文水縣委舉辦的“婦女幹部訓練班”,11月,即擔任了村婦女救國會秘書。1946年5月,劉胡蘭調任第五區“抗聯”婦女幹事;6月,劉胡蘭被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並回到雲周西村領導當地的土改運動。

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國民黨軍隊進攻中共根據地,文水縣委決定只留少數武工隊堅持鬥爭,大批幹部轉移上山。當時,劉胡蘭也接到了轉移通知,但她主動要求留下來秘密發動群眾,配合武工隊打擊國軍。在此期間,劉胡蘭將雲周西村村長石佩懷殺死。起因是石佩懷曾接受國軍閻錫山的命令,為國軍準備糧草、錢款,遞送情報。於是,劉胡蘭毫不猶豫地將這個比自己年長許多的人殺死。

石佩懷被殺後,閻錫山部決定實施報復行動,於是出現了劉胡蘭被捕被鍘死的那一幕。是誰讓其小小年紀就學會了殺人?而且殺的是同村中的長輩?是誰讓其忘記了人倫之道?答案不言自明。

卓婭和劉胡蘭這兩個受共產黨矇騙、誤入歧途的凶手,隨著歷史被還原,身上的光環正在散去,而她們帶給我們的更多的應該是對共產黨本質的思考,對共產黨摧毀人類道德的思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