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中美脫鉤趨勢已顯 北戴河高層難應對

中共官方媒體一方面再次氣急敗壞地謾罵美國,指美國破壞國際金融秩序,並表示堅決反對等等;另一方面找出若干御用文人,找些堂而皇之的理由,安撫國內民眾,稱「破7」實屬正常,大家不必驚慌,云云。其中北大一位教授發表在新浪財經上的文章《人民幣匯率破7的底層邏輯:脫鉤美元走上獨立之路》,釋放了北京給出的解決方案,那就是與美元脫鉤。

按照慣例,8月初中共高層會在北戴河度假時召開會議,商討重大問題。在會議召開沒幾天,北京當局為因應美國川普(川普)總統剛剛宣布的將在9月1日對中國價值3000美元進口商品加征10%的關稅,於8月5日突然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此舉導致全球市場震動。同日,美國財政部發表聲明,稱川普政府正式將中共國列入貨幣操縱國,進而引發了三大股指震蕩。

顯然,川普的強硬之舉讓身在北戴河的中共高層壓力山大。一些分析業已指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折射的是中國經濟的增速緩慢,雖然有助於中國商品出口,但卻將導致國內物價飛漲,市場信心更低,更多外企、投資離開中國等。更為重要的是,一直批評中共國是匯率操縱國的川普總統,在中美多方角力、雙邊貿易談判停滯不前之際,祭出這個大招,意味著中美間將開啟貨幣戰,美國或對人民幣展開全面阻擊,而這必將對中共的金融系統造成巨大的危機。

是以,中共官方媒體一方面再次氣急敗壞地謾罵美國,指美國破壞國際金融秩序,並表示堅決反對等等;另一方面找出若干御用文人,找些堂而皇之的理由,安撫國內民眾,稱“破7”實屬正常,大家不必驚慌,云云。其中北大一位教授發表在新浪財經上的文章《人民幣匯率破7的底層邏輯:脫鉤美元走上獨立之路》,釋放了北京給出的解決方案,那就是與美元脫鉤。

應該說,將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想法並非始於貿易戰,過去十多年裡中共體系內一直有這種聲音存在,而中美貿易戰去年打響後,這種聲音漸強,中共近兩年人民幣發行將以國債為基礎,與俄羅斯、伊朗等國採取人民幣結算方式,設想推出亞元等,似乎就在為這種可能性做準備。

然而,這種在美國的強力施壓下,被迫讓人民幣與美元脫鉤,並允許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市場上自由浮動,究竟會出現怎麼的局面,如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接納度,人民幣會貶值到何種程度,在危機四伏的當下,中南海高層心裡是沒底的。

無疑,人民幣與美元脫鉤只是中美脫鉤中的一部分。從美國近一年多的一系列舉措看,讓中南海感到無力應對的是,美國正從一些方面與中共有意脫鉤,如高科技和經貿方面。從限制理工科背景,尤其是高科技專業的留學生赴美學習,到拒絕或取消相關敏感專業的訪問學者或科研人員的簽證;從制裁中興、華為,限制美國高科技產品出售給兩家企業,到因為國家安全原因取消一些雙邊科技合作項目;從美國政府通過行政、法律手段加強對全球知識產權的保護,到與日韓、歐盟、加拿大等商談雙邊貿易協定,再在世貿組織提出重新審視中共國等國家的發展中國家地位……美國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對中共的重大打擊。

可以說,美國主導的中美脫鉤對於中共而言絕不是什麼好消息。6月7日,習近平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的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他不希望與華盛頓脫鉤,他認為美國總統川普也不希望這樣。6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針對中美“脫鉤論”也表示,這是一種極其危險、極不負責任的論調,不符時代發展進步的潮流,不可能得到支持,也註定不會得逞。

對此,中共內部也相當重視這個議題。今年6、7月北大和人民大學分別召開的兩個研討會就探討了這個問題。

6月24日,北大國際戰略研究院主辦了“中美經濟脫鉤與技術脫鉤的可能性及其後果”研討會,會議認為“中美不可能做到完全技術脫鉤”,但“短期形勢不容樂觀”。

7月6日,人大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等舉辦了“中美貿易摩擦:影響評估與前景展望”研討會,會議圍繞“中美脫鉤論”,“貿易摩擦的戰略應對”、“貿易摩擦的影響”、“美國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貿易摩擦對就業的影響”等議題展開了研討。其中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院長李向陽談到了“中美脫鉤論”的內容、成因及對中國的影響。

李向陽指出,目前國內對中美關係“脫鉤論”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脫鉤論完全是偽命題,因為中美之間密切的經濟聯繫決定了中美之間不可能真正脫鉤;另外一種觀點則認為“脫鉤論”是一個真命題,即從理論上來說,中美經濟脫鉤是完全可能的,例如從企業層面可以發現一些脫鉤的端倪與趨勢。從實踐來看,美國已從世貿組織的多邊層面開始推行“脫鉤論”,從早期的貿易,到現在投資、金融、科技、人文交流,甚至“文明衝突”,這一系列中美衝突的擴散使得“脫鉤論”一步一步地變成現實。

對此,李向陽認為,這將使中國(中共)處於“兩難境地”:如果中國(中共)相信“脫鉤論”最終會實現,就要力圖避免;如果中國(中共)不相信“脫鉤論”,就會堅持自身立場,美國的訴求達不到,就可能會使脫鉤成為現實。

至於如何應對,李向陽的看法是“要看到中美貿易戰將是長期的過程,中國各界一定要樹立底線思維,即使最終沒有發生脫鉤,但也要看到,這是中國各界不可迴避的重要問題”。

人大教授劉青也同意李向陽的觀點。他表示,如果其它國家決定減少對中國的資源與產品等依賴,這種不確定性也可能會使中國科技產業脫軌。他並指出,一些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正在利用中美貿易爭端,試圖在一些產業鏈上取代中國供應商,“我們應當避免被一群國家打敗的局面。”

毫無疑問,兩個研討會中為中共建言的學者們已經看到了中美脫鉤的趨勢,只是懾於當下的氛圍,有些話不能說,也不敢說,畢竟說到底,問題還出在中共自己身上。

只是美國對外傳遞的中美在一些方面的脫鉤,是否得到支持,能否“得逞”,大概也不是中共中的任何一個人可以左右的,因為美國現在已經厭倦了與中共這個不守信用的流氓打交道,再也不願意為其玩弄,因此在科技、經濟、交流等方面逐漸與中共脫鉤,也並不出乎意料。也就是說,北戴河高層難以迴避這個趨勢,對此的選擇也實在很少,如果繼續叫囂,只能加速脫鉤的過程。

而失去了美國這個重要市場的中共,真的可以靠自力更生,靠與亞非拉所謂的友邦實現“中國夢”嗎?別忘了,連鄧小平說也不得不承認,“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了”。反之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