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我們沒錢了」又一長租公寓爆雷!7個城市上萬租客慌了

在經過多次闢謠後,8月7日晚,樂伽公寓終於「兩手一攤」宣布:「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營收入,無法償還客戶欠款。」

成都樂伽辦事處人去樓空、杭州樂伽公寓資金鏈出問題、合肥樂伽公寓跑路、西安樂伽上千人被坑……“別讓樂伽跑了”!7月以來,凡是有樂伽公寓的城市,都有大量房東和租客維權。

在經過多次闢謠後,8月7日晚,樂伽公寓終於“兩手一攤”宣布:“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營收入,無法償還客戶欠款。”

樂伽公寓表示,公司仍承擔因不能履約而產生的違約、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同時,樂伽公寓稱,造成的房東損失由公司完全承擔,不應波及房客,誠懇請求房東不要採取過激手段驅趕房客。

每經小編根據媒體報道統計,樂伽公寓爆雷涉及的房東、租客在萬人以上,涉及合肥、西安、南京、蘇州、杭州、成都、重慶等7個城市。

“高收低租”擴張,管理的房源超過20萬套

工商資料顯示,南京樂伽商業管理有限公司於2016年5月30日成立於南京,是一家集房屋租賃服務和託管服務於一身的企業。註冊資本100萬,但實繳資本為15.3萬,法定代表人為姜千。

2016年長租公寓站上風口,資本湧入下湧現了一批公司,掀起了一場規模賽。2017年7月、8月樂伽分別成立蘇州、杭州分公司;2018年3月樂伽又進入重慶、成都、西安、合肥等四城。巔峰時期的樂伽立了300多家簽約中心,員工達到600多人,號稱為超過40多萬客戶提供服務,管理的房源超過20萬套,房屋總價值達1000億元。

圖片來源:樂伽公寓官網截圖

樂伽跑馬圈地的動力來自其“高收低租”的運營模式。

所謂“高收低租”是指:樂伽以高於市場價拿房,再低價將房出租給租客。不過,樂伽在租客和房東兩方之間,設置了較大的付款時間差。租客在簽約時付款,一次性付半年、一年或者更久的房租;而房東收租卻是一季度一付或一月一付。支付時間差帶給樂伽一筆沉澱資金。

錢江晚報報道,小朱租了一套位於杭州火車東站附近的公寓,房租2500元一個月,押一付十二,需一次性支付32500元。

而小朱的房東婁先生把房子租給樂伽的價格為每月3150元,還要支付1000多元的中介費,樂伽方面按照一個季度付一次房租給婁先生。

每經小編計算,在扣除支付給婁先生的一個季度房租,樂伽手中能支配的資金達到24050元。

兩次闢謠後宣布倒閉

租客:讓我們流落街頭嗎?

不過,“高收低租”的模式依賴相當高的周轉率,一旦房子租不出去,手頭的資金鏈就斷了,支付不起房東的租金,暗藏極大的風險。

果然今年7月以來,全國多個城市的樂伽公寓爆雷。

7月13日,樂伽公寓的欠租、“跑路”消息出現;14日,樂伽公寓官方微博發表了“闢謠說明”,表示公司處於正常運營狀態,“樂伽公寓跑路”是公司在解除少數不符合市場需求房屋的合同中時,個別造謠者利用而加以誹謗的消息。

但到了7月15日,西安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官網掛出《關於南京樂伽商業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的風險提示》;19日,“疑似爆倉”和“樂伽公寓跑路”的消息傳播擴大,樂伽的房東、租戶建立維權群,聯繫各方進行維權。

7月21日,樂伽發出公告,表示公司正常運營,個別被清退的員工故意發布不實信息引起客戶擠兌,公司已對接投資方,並向公安機關提供信息,盡量追回被已經清退的公司業務員侵佔的公司款項。

7月21日,南京建鄴區住房保障和房產局發布通告,表示對樂伽租房違約現象正在調查中。

到了8月7日,樂伽終於宣布“倒閉”。

不過,對於被坑的租客和房東,樂伽的“倒閉”更像是推卸責任。在樂伽宣布倒閉的新聞下面,他們表達了自己的訴求:

@今天自己開心了嗎:所以現在怎麼辦!讓租客房東白白損失,自認倒霉嗎!我剛大學畢業,付了一年的房租!只住了一個月,現在讓我搬走,我的權益該怎麼維護!

@givenHeart:我一年多的房租四萬塊怎麼辦?白白被坑,從出事到現在都沒人發聲。

@嘿面保保:坐標杭州!交了一年的房租啊,這個價格在那個區域並不便宜!才住了三個月,房東開始氣勢洶洶的趕人,談什麼自行解決,就是我們租客拿錢解決啊,面對這剩下9個月的租金,還有更高額的租金,真的好無力啊。

@說南京話的大神龜:交了半年,住了三個月沒到,老婆還在坐月子,現在房租都交不起,馬上要帶著一家三口睡馬路了。

@Faith-ln:這讓我們租客怎麼活啊,剛步入社會,都是東湊西湊借來的錢交的房租,這是讓我們流落街頭嗎?

@Quiet_Six66:這公告意思就是,我沒錢了,房東房客自己重新簽合同,不幹的可以來告我,告我我也沒得錢。

@carinahm:把問題留給租客和房東,你良心好過嗎?

律師:房東無權趕租客出門

樂伽爆雷點燃了租客和房東的矛盾。

一邊是租客維權:向樂伽交了錢,卻面臨被房東趕出門的窘境。另一邊房東也有苦難言:通過樂伽出租的房子,已經很久沒有收到租金。

而媒體報道,已經出現了房東向租客下達逐客令的情況。據封面新聞報道,成都市民李女士稱,今年5月,她與樂伽公寓成都分公司簽署了一份租房合同,“我是押一付十二(1個月押金,12個月租金),一共交了20800元”。繳納房租後才兩個月,她便接到了房東的逐客令。

那麼,房東有沒有權利趕租客出門呢?

據封面新聞,太琨律創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師認為,租客交了租金,房東沒有收到租金,但房東沒有權利趕租客出門。

具體來說,從樂伽與房東之間的關係來看,至少存在委託租賃的關係或是包租的關係,租客和樂伽之間簽訂的租賃合同的效力,對房東也是有約束力的。

因此,樂伽對房東的違約或違法行為與租客沒有關係,房東無權趕租客出門。

北京市東元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李松指出,租客最好找房東直接租房,或找具有一定知名度或具有一定規模的中介公司簽訂租賃合同,這樣,中介公司的履約能力更強。同時,租客租房時,不要一次性地將全年的租金交給中介,最好是一季度一付,這樣即使中介“跑路”,受的損失也相對小些。

長租公寓涼涼?萬科也撐不住了

“長租公寓一旦爆倉,會比P2P爆雷更可怕。”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2018年的警告一語中的。

自2018年以來,杭州鼎家公寓、上海寓見公寓、北京昊園恆業、北京愛佳心儀等在內的多家長租公寓出現“爆雷”或“跑路”。

一直以來,長租公寓不是個容易的活兒,利潤率較低。克而瑞監測數據顯示,目前國內20個重點城市公寓租金回報率僅為1%-3%。因此,“家裡沒礦”很難做好長租公寓,甚至資金雄厚的開發商也已經開始轉向。

據界面新聞7月份報道,旨在對城中村進行綜合改造的“萬村計劃”正在與已簽約城中村房東洽談違約賠償事宜,準備放棄部分已簽約“農民房”房源。

萬科改造的城中村公寓。圖片來源:每經資料圖

據朗詩年報,2017、2018年朗詩長租公寓收入分別為0.08億元、1.25億元,兩年來總虧損達到2.34億元。朗詩不堪長租公寓業務虧損的影響,今年5月14日已經把“朗詩寓”剝離。

大玩家們收縮戰線,小玩家們漸次退場,這就是長租公寓的現狀。如今,長租公寓事業正在從“資本紅人”變成“明日黃花”,這是一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的事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