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高天韻:中共封殺金馬獎 誰毀了電影之橋?

中共宣布抵制今年的台北金馬獎影展,引發關注。圖為去年11月金馬獎影展上,影星和觀眾互動的情景。

日前,中共官方下達了對台北金馬獎的禁令,引發熱議和媒體關注。中共國台辦副主任對記者稱,抵制金馬獎與政治生態有關,與民進黨有關。

中方此令波及兩岸三地。不僅中國電影和人員被禁止參加,香港影片和影星也將受影響。據悉,香港影片已經收到中方的通知,尚未在大陸上映的港片,若參加本屆金馬獎,將失去在中國上映的機會。出席金馬影展的港星也會被列入“觀察名單”。此外,中方將今年的金雞獎定於和金馬獎同日舉行,這顯然是逼迫港台演藝人士表態站隊,對於那些受邀參與大陸影展而不出席者,封殺很可能隨之而來。

由於中共的抵制,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許多新片將無緣這一國際著名影展,其中包括一些人們期待的力作,而相關創作人員也將失去和同行交流的大好機會。這對於專業人士及影迷來說,確實是憾事。那麼,是誰關閉了大陸電影界通向外部的橋樑呢?

封殺金馬獎所為何來

中共對金馬獎的禁令,既釋放了警告,也透出恐懼。首先,禁令的時間點足以說明問題。目前,香港“反送中”活動愈演愈烈,港人呼聲與國際抗共大潮融匯,中共實難以招架。另外,香港的局勢點醒了台灣的眾多民眾,包括政要階層,令中共干預台灣選舉、完成“統一”的野心受挫。還有,台灣強力聲援香港抗暴,這也讓中共惱怒。

7月31日,北京當局突然宣布,取消47個城市的個人赴台自遊行。一周後,金馬禁令又出,波及三地的文藝活動。外界分析,這是在“警告”蔡英文和台灣民眾:不要觸碰兩岸“和平統一”的底線。

有意思的是,去年11月,中共國台辦對中方可能封殺金馬獎的傳言進行闢謠。今天,中共對金馬獎的態度變化反映出它近期的焦灼不安。

一方面,中共決定示強不示弱,期望借封殺從表面上削弱此影展的聲勢,給台灣一點顏色看看,同時威懾大陸和香港影人,企圖把所有藝人控制在它的手掌心。另一方面,在當前的抗共浪潮下,誰能保證,不會再有藝人勇敢地表達心聲?一位不具名的大陸電影界人士說,即使是一句“香港加油”,也會令在場的中國藝人尷尬。所以,中共選擇退避,也讓中國影人避開在台灣可能獲得的種種真相。

中共打壓三地藝人

數十年來,中共壓制文藝自由,無理打壓觸碰“紅線”的文藝工作者,剝奪其藝術事業,以下僅舉幾例。

1.電影《苦戀》被禁

1980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根據白樺的劇本拍攝了同名電影“苦戀”。影片送審時更名為《太陽和人》,但是沒有通過審核,並在1981年引起了政治批判的風波。此片僅在1981年~1982年期間以“批判電影”的名義內部放映約600場。據說原版膠片已毀。

《苦戀》描寫愛國畫家凌晨光在文革中的遭遇,其所謂最大的“罪狀”是這段台詞:凌晨光不同意女兒出國,女兒對父親說,“您愛這個國家,苦苦地戀著這個國家……可這個國家愛您嗎?”

1982年,台灣編導以此劇本推出了台灣版的《苦戀》,觀眾終於聽到了與大陸無緣的經典台詞,看到了主人公在生命結束前畫出的巨大問號。

2.電影《藍風箏》被禁

中國電影《藍風箏》於1993年出品,呈現了1953年至1967年的歷次政治運動及主人公一家的遭遇。此片在多個國際電影節上獲獎,但在大陸被禁止公開放映至今,導演田壯壯受到處罰:8年不準拍電影。

1993年《藍風箏》獲得東京電影節大獎,引起北京當局不滿。在中共相關規定下,中國電影代表團全體退齣電影節以示抗議。

3.歌手李志被禁演

2019年4月3日,四川省文化和旅遊廳發布通報,稱今年2月“緊急叫停了某行為不端知名聲樂演員在川23場個人巡演活動”。此被禁演之人是獨立民謠歌手李志,他作的不少歌曲反諷當局,觸及“敏感話題”,例如歌詞可被解讀為紀念“六四”事件的《廣場》、《1990年的春天》以及《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曲目。

隨著禁演,李志的多首歌曲也被大陸多家音樂平台下架。李志說過:“我就是希望我們的後代,我希望年輕人能夠生活在一個文明的世界,能夠看到藍天,看到綠水,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能夠在一個自由民主的世界活著。”

4.中共封殺港星

在雨傘運動後,一些香港藝人陸續被大陸封殺,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支持佔領運動和近期的“反送中”示威。何韻詩、黃耀明、葉德嫻、黃秋生等都被列入“港毒藝人”名單。這些歌星的歌曲在大陸被下架,影星也不再有大陸片約。

5.中共打壓台灣藝人

2016年7月,台灣導演戴立忍在趙薇執導的《沒有別的愛》中擔任主演,有大陸網民及中共共青團質疑他是台獨分子,理由是他曾經聲援反服貿學運和香港佔領運動,呼籲抵制該電影。戴立忍發表聲明澄清“我從來不是台獨分子,也從未倡議台獨”,並說從小被教育要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沒有割裂自己血緣的想法,他為事件造成紛擾致歉。不過,劇組最終決定撤換男主角。

2017年11月8日,台灣紀錄片導演李惠仁當晚在香港政府的網站上申請簽證被拒,無法入境香港。他認為,這應該與他拍攝揭露中共滲透港台的作品《並:控制》有關。之前李惠仁申請香港簽證和入境都沒有問題。

2018年,台灣演員林心如自製自演的電視劇《我的男孩》獲台灣文化部2000萬元輔助金,大陸網民因此指她領取“台獨津貼”。該電視劇在中國播出兩集後一度下架,林心如發表聲明稱此指控為造謠,並強調“以前不曾以後也不會支持任何台獨言論及行為”之後,作品方重見天日。

中共利用文藝為極權服務

中共歷來把文藝當作政治工具,利用文藝進行欺騙宣傳或政治打壓。中共的文藝內容必須服務於極權統治,對內愚民洗腦,對外宣揚共產意識形態。比如,紅色經典(文學、戲劇、影視等)幾十年不變其宗,並從國內向海外輸出。

與此政治目的相應,文藝工作者,從編劇、導演到演員,凡是為中共效力、歌功頌德者,便可得到嘉獎,名利雙收。反之,不順從中共,敢於表達自由意志者,一律遭遇打壓、被入另冊。因此,中共治下的文藝人,處處受限,在一圈圈的紅框內求生存,不僅難以在藝術上有所創新,甚至被逼講違心話,做違心的表演,成為共產體制的犧牲品。

中共把粗暴的政治打壓延伸至文藝圈,不惜損害電影人、文藝人的藝術生命,剝奪藝術作品的展示機會,阻礙正常的文化藝術交流,令人痛心。由此,外界亦看清了中共的無理、蠻橫和恐懼。中共把暴政所需要與文藝捆綁,中共對文藝的封殺不僅壓制自由,也是在迫害人權。

2018年11月金馬獎頒獎風波後,蔡英文總統公開表示,她以金馬獎為榮:“在這裡不會有人因為不同言論就消失或被消音,我們也沒有會被網路屏蔽的敏感詞。”

這段話值得深思。在文藝與政治交錯的紛爭中,我們需要審視其中的道德定位。一個開放的國家,理應具有容納異議的氣度,應當維護普世價值,展現關愛與包容。當治國的美好前提被暴力、謊言和野蠻打壓取代時,這個政權如何令民眾歸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