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所謂「兄弟爬山」

所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香港許多人,口頭上是這樣講,心中也確實認同,但由於身為中國人的那種文化遺傳,一旦“爬山”有了一點成果,或有一點掌聲,就會互相傾軋。

六十年代的戰爭電影“六壯士”,講六個游擊隊員,奉命潛入巴爾幹半島納粹佔領地區,破壞一座納粹的大炮。隊長安東尼昆,是一個冷靜堅毅的人。分派給他的一個隊員格力哥利柏,是個英俊小生。這個人在電影故事發生之前,曾經勾引過安東尼昆這位隊長的老婆。

但組織這支敵後小分隊的上司知道。兩人一見面,四目交投,心裡都在詛咒。

終於在實踐任務的時候,六個人一起在敵後攀爬一道峭壁。安東尼昆這個隊長一馬當先。格力哥利柏在下面,一下子滑了腳,差點失足,半天懸吊著。

隊長在上面,自己安全,他向下望,見到這個勾引過自己老婆的王八蛋,生死正千鈞一髮。只要他不理會,公報私仇,格力哥利柏就會粉身碎骨。

隊長見到他身陷險境,咬咬牙,還是向他伸出了援手,把他硬生生拉上來。因為完成一項文明的事業,比起兩個人之間的私仇更重要。

經此一役,兩人重新與四名隊友上路,互相望見的眼神不一樣了。“六壯士”這一幕,是刻劃人性的神來之筆,是講古今中外做得成大事的人,重要的一課。

許多年前,當香港出現了“泛民”此名稱,我已經指出,一個“泛”字,會為這個所謂民主聯盟的失敗埋下伏筆。不一定是因為他們的宗旨訴求涉及所謂“大中華”,而是因為他們是中國人。

中國人有此毛病,中國的文人更有此遺傳,香港的演藝人,集鎂光燈照射的快速名利於一身,修養讀書不足,也一樣。

深知中國人基因、擅用中國人性格中一切醜惡陰暗面自己打天下、而後坐天下的中共,面對任何抗爭,其實都不必緊張,不必做任何事。因為缺乏理性而嫉妒眼紅先行的基因循環,必會令這個自私民族困於宿命。即使年輕的一代冒頭,感染一點西方文化,很容易會互相踐踏,跌下懸崖,最後也會被他們的民族業力,拖向深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