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紅拂:裝了二十年大牛叉 普京終於被卸了妝

裝了二十年的大牛叉,普大帝一臉的粉墨終於不再那麼唬人,覺醒的莫斯科人在做的,無非是幫他卸妝而已。領袖越偉大,民眾越苦難。由加拉加斯至莫斯科,再至地球上每一個被粉墨登場的人渣唬住的角落,覺醒的民眾將一一給牠們卸妝。當人渣粉墨褪盡,春天也就來了。

整個北半球都在忍受夏天的淫威,莫斯科卻似乎迎來了春天。自7月20日起,一到周末,莫斯科人就走上街頭,要求屬於他們的自由。昨天,參與人數更是達到了將近五萬。

事件的起因,是莫斯科選舉委員會以"文書違規"的借口取消了獨立候選人參選市議會議員的資格。納尼?不想接受反對派挑戰就明說嘛,還"文書違規",這借口和莫須有有神馬不同?感覺智商受辱的獨立候選人們不幹了,而支持他們的莫斯科人也不幹了。走,上街說理去。

可普京的莫斯科,不但不相信眼淚,更不相信法理。面對來講理的莫斯科人,當局選擇了以棍棒代替法理。警犬狂吠,警棍飛舞,街頭講理的莫斯科人被打到鼻青臉腫、頭破血流、肋骨斷裂,渾身是傷。棍棒不長眼,鷹犬不長心,連不巧經過的路人也被無端暴打。

莫斯科當局滿心以為,棍棒交加嚇住大家,事情就解決了。不料,牠們這次失算了,莫斯科人不但沒被嚇住,反而更堅定地走上了街頭,不教會那些不是人的渣渣做人的道理不罷休。7月27號是當局施暴最厲害的一天,可17歲的女孩奧爾加(Olga Misik)以良心清白者的無所畏懼給施暴者上了一課,也點燃了許許多多莫斯科人心中的自由之光。

在悍警環伺下,奧爾加席地而坐,鎮定自若地朗讀起了1993年俄羅斯憲法。當憲法中關於選舉權、和平集會權、言論自由等等的章節一字一句傳入大家耳中,人群突然安靜下來,接著就爆發出如雷掌聲。

不知克宮深深里,高高在上的普京普大帝,是否聽見了這民眾的聲音,耳一熱、臉一紅,悄悄低下頭去?"給我二十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這是普京的招牌口號。但這二十年俄羅斯真的強大了嗎?

是的,他吞併了克里米亞,俄版圖擴大了,當時戰鬥民族一片歡騰,他的威望達到了頂點。但在他野心勃勃的東征西戰下,俄國庫日益空虛,窮到叮噹響的俄府連退休金也發不起了,只好讓俄人延遲退休。新規一出,俄四成男人將活不到退休那一天。憤怒的俄人這才明白過來,尼瑪,版圖擴大,原來於自己毛用沒有,既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錢花,自己的房和地原先多大現在還是多大。為了這多出的版圖,自己累趴下不說,還可能死在退休前,但普京卻多了幾百萬人叫他大。這都是神馬事兒嘛。

是的,有了他這個英明神武的千古一帝,戰鬥民族貌似有了主心骨。可二十年來,反對他的人不是失蹤就是暴卒,漸漸俄羅斯只剩下一個聲音,那就是他說一不二的金口玉言。蘇聯解體後,俄人集體鬆了一口氣,以為從此真可以當家作主了,不料自從有了普大帝,二十年來竟是夢一場。

強大的俄羅斯?當俄人看不起病、養不起老、買不起房、說不了真話、街上擺攤補貼家用被追打、吃的有毒穿的有假住的是豆渣、一國人有四種不同等級和顏色的社保卡,這樣的俄羅斯GDP再高、五百強公司再多、版圖再大,也不算真的強大。因為這樣的俄羅斯,強大的是普京和少數寡頭,羸弱的是無數普眾,而一個國家,只有普眾強大,才是真的強大。

莫斯科人的抗爭讓我眼前一亮之處何在呢?在於這次他們不再僅為口糧多少而爭,而是為爭取更大的政治自由而戰。有人可能會問,政治自由是什麼東東,能當飯吃嗎?人能吃飽就行了,要政治自由幹嘛?嗯,知道豬為啥最後總是挨宰嗎?因為豬只關心眼前的吃食,而從來不在意自由和詩。

政治自由貌似不能當飯吃,但沒了政治自由,最終你會沒飯吃。因為當你沒有政治自由,廟堂上高坐的就只能是一群你管不住的人渣,到時候你辛苦一整年,人渣卻總能榨走你的血汗錢,而你就只能吃人渣剩下的飯渣,甚至連飯渣也吃不上。而當你有了政治自由,你就可以決定廟堂諸公的去留,到時候誰不讓你痛快吃飯說話,你就能讓誰掛冠回家。你說,政治自由重要不重要吧?

奧爾加說:"不公正總是關係到每個人,這只是時間問題。"是的,當你不關心政治自由,不公正就會降臨社會這條大船,且遲早會把這條船砸穿壓翻,殃及我們每個人。這就是為什麼漸漸俄國夢醒的莫斯科人,終於開始為自由而戰。

然而,俄當局一如既往宣稱,覺醒的莫斯科人是受了老美的挑撥離間,是被老美利用的俄奸。呵呵了我的呵,此處我不知道該呵呵幾聲才能表達我的鄙視。尼瑪,還有比這更不要臉更無腦的嗎?連古代帝王都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所以要善待民眾,正視批評。9102的當政者,竟然還能像鴕鳥一樣遇事把頭往沙里一紮自欺欺人,當天下人是傻的,當自己的渣爛是不存在的,當一切都是外人在搗鬼的,當民眾的訴求是開玩笑的,這不是一心一意爛到底,自己給自己找死嗎?

裝了二十年的大牛叉,普大帝一臉的粉墨終於不再那麼唬人,覺醒的莫斯科人在做的,無非是幫他卸妝而已。領袖越偉大,民眾越苦難。由加拉加斯至莫斯科,再至地球上每一個被粉墨登場的人渣唬住的角落,覺醒的民眾將一一給牠們卸妝。當人渣粉墨褪盡,春天也就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