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皖南事變」背後的真相

新四軍自成立以來,就從來只圖發展和擴張,從來只打友軍,不打日軍,甚至拒絕聽從國民黨的命令。中共宣傳的所謂著名的韋崗戰役、黃橋戰役,即所謂的七戰七捷,以及西路戰役等,便全部打的是內戰,全部打的是國民黨正在抗日的「頑固派」,特別是曾血戰台兒庄的韓德勤等部。可以說,新四軍非但沒有與日本侵略者打過一仗,而且純粹是打內戰的先鋒,甚至在後來成為中共通敵賣國的主要執行者。

皖南事變前的新四軍部隊

在中共黨史中,1940年10月發生的“皖南事變”被描繪成是國民黨頑固派蓄意製造的一起反共陰謀事件。中共領導人周恩來那在《新華日報》上的“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題詞更是隨著電影《霧都報童》而廣為人所知。

國民黨為何要伏擊新四軍?難道真的製造了“千古奇冤”?這背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不妨先回顧一下“皖南事變”的發生經過。當時,何應欽、白崇禧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名義,強令黃河以南的新四軍、八路軍在一個月內全部撤到江北,中共在拖延了不少時日後,於1941年1月4日下令新四軍軍部及所屬的支隊9000多人由雲嶺出發北移。在行至皖南涇縣茂林時,遭到國民黨軍8萬多人的伏擊,新四軍除2000人突圍外大部分被俘或陣亡。軍長葉挺與國民黨軍隊談判時被扣押,項英、周子昆被中共內部叛徒殺害。

顯而易見,不爭的事實是:國民黨軍隊的確伏擊了新四軍,導致其遭受重創。但是原因何在?我們知道,1936年12月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軍事政變後,蔣介石被迫與近於被消滅的中共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根據國共達成的協定,中共紅軍游擊隊開始接受國民政府改編而集結成為新四軍,並接受最高軍事委員會統一指揮。換言之,新四軍在編製上屬於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領導。

可是,拿著國民黨軍餉的新四軍卻聽命於延安的毛澤東和中共。根據旅美學者辛灝年先生的研究,當時毛澤東擬定了與“國民黨頑固派”作堅決鬥爭的三個陰謀手段,即要在各方面對正在領導抗日的國民黨“頑固派”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要以軍事進攻及軍事發展來壓迫和打擊正在領導抗日的國民黨“頑固派”、要以陰陽兩謀的慣技對外“高喊團結抗戰”以欺騙輿論。遵照毛的既定手段,中共中央一再指示,要保證中共對新四軍的絕對領導;一再指示,新四軍只需圖擴張和發展,如有人妨礙和阻止新四軍的發展與擴張,能堅決消滅者則堅決的消滅之;新四軍只准相機襲擊偽軍和只在需要時才允許迎擊小股日軍。

秉承著這樣的命令,新四軍自成立以來,就從來只圖發展和擴張,從來只打友軍,不打日軍,甚至拒絕聽從國民黨的命令。中共宣傳的所謂著名的韋崗戰役、黃橋戰役,即所謂的七戰七捷,以及西路戰役等,便全部打的是內戰,全部打的是國民黨正在抗日的“頑固派”,特別是曾血戰台兒庄的韓德勤等部。可以說,新四軍非但沒有與日本侵略者打過一仗,而且純粹是打內戰的先鋒,甚至在後來成為中共通敵賣國的主要執行者。

皖南事變後,蔣介石發表講話,明確指出,此次不過是“整飭軍紀的問題”,“凡違令亂紀的軍人,在所必懲,至於稱兵作叛,襲擊友軍,侵佔防地,妨害抗戰的軍隊,更必然的須解散。這是抗戰治軍的天經地義……”

此外,1941年1月29日,當時著名的民營報紙《大公報》曾對皖南事變的真相及其來龍去脈、經過與結果,有過較為公正、平實的報導,具體如下:

軍委會通令:據據第三戰區長官顧祝同電稱:“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違抗命令,不遵調遣,自上月以來,在江南地區,集中全軍,蓄意擾亂戰局,破壞抗日陣線,復於本月四日襲擊第四十師,乃為緊急處置,將該軍解散編遣,軍長葉挺就擒,交軍法審判,副軍長項英在逃,通令嚴緝”云云云云。這一件事,甚使國人震驚,而尤恐牽動抗日大局。就我們所知,這一不幸事件的發生,並非突然而來。據何參謀總長白副總參謀長致朱彭葉項的皓(一九四零年十月十九日)電謂:“蘇北方面,新四軍陳毅管文蔚等部,於七月擅自由江南防區渡過江北,襲擊韓主席(德勤)所屬陳秦運部,攻陷如皋之古溪蔣霸等地後,又陷秦於黃橋及泰縣之蔣堰曲塘,到處設卡收稅,收繳民槍,繼更成立行政委員會,破壞行政系統,並截斷江南江北補給線。統帥部雖嚴令制止,仍悍不遵命,復於十月四日向蘇北韓主席部猛攻,韓部獨六旅十六團韓團長遇害;五日又攻擊八十九軍,計划去該軍三十三師師長孫啟人,旅長苗端體以下官佐士兵數千人,五日晚又繼續襲擊,致李軍長守維翁旅長秦團長等被沖落水,生死不明,其他官佐士兵遇害者不計其數。現韓主席部已繼續撤至東台附近,而該軍尚進攻不已”云云。這種自亂陣線、襲攻友陣的行動,依軍紀,本應予以制裁,而統帥部初未採取斷然處置,在主要可謂已極寬大忍恕,若在一般軍隊必不能邀此寬典。統帥部之所以如此,據我們揣想,當然是為了顧念團結之局,不願以小不忍而亂大謀。新四軍北移之命,曾經延展一個月,迄最近展延之期亦已逾過,在中央規定的路線上曾有該部的輜重及政治工作人員渡江北移,而該部大隊則不北而南,更於途中襲擊四十師,因此乃有解散編遣的緊急處置。以上所述,是此次新四軍事件的綜合經過。這事實,至為不幸,而就軍紀軍令以言,統帥部的處置是無可置議的。

《大公報》的這篇報導,道出了事變的真相,也道出了事變的前因後果,即因為新四軍不僅不聽從調遣,反而襲擊國民黨抗日部隊,終於導致國民黨軍隊痛擊。但悲劇仍然在於,當總參謀部向延安反映新四軍的惡跡時,他們並不知道,新四軍執行的正是延安的命令。中共借口抗日以擴張,借口抗日以反蔣的種種行為,終於在皖南事變中得到了報應。但是中共卻藉此大叫冤枉,將“千古奇冤、江南一葉”的天大謊言灑遍全國,併流毒至今。中共更藉此一事變,將反對“國民黨頑固派”的行動推向了高潮,將分裂、擴張和賣國的罪行愈演愈烈。

其實,如果你有機會去皖南一游,不妨聽聽當地老一輩人所言:“哪裡是國民黨打共產黨,是共產黨把國民黨打火了,才挨的打。”這樣的話我十年前就曾在一個來北京打工的皖南人口中聽過。如果所有非皖南地區的中國人都能像皖南人一樣了解了真相,中共炮製的所謂“千古奇冤”也就不攻自破了!

2011-03-2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