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蘇聯解體前的最後掙扎:「8·19事件」

時任俄羅斯聯邦總統的葉利欽不會聽命於緊急委員會的命令,他跳到議會大廈前的坦克上發表演講,指責緊急狀態委員會要恢復甦聯的政治鐵幕統治,並號召群眾進行總罷工。緊急狀態委員會優柔寡斷、未能果斷肅清議會大廈的反對派,在葉利欽的鼓動下,情況發生逆轉。20日晚,議會大廈前已聚集了數萬示威群眾。有些人構築了堡壘,要誓死保衛議會。21日下午,蘇聯國防部命令軍隊撤回駐地,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領導人放棄了行動。

核心提示:

1991年8月19日,前蘇聯發生震驚世界的“8·19事件”,又稱“蘇聯政變”“八月政變”,當時蘇聯政府的一些官員企圖廢除總統戈爾巴喬夫並取得對蘇聯的控制權。雖然此次政變在短短三天內便瓦解,並且戈爾巴喬夫恢復權力,但此事件加速了蘇聯的解體。

新聯盟條約與新蘇聯

1985年,戈爾巴喬夫擔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後,對蘇聯進行了震驚世界的大改革。以1987年《改革與新思維》一書的出版為標誌,戈爾巴喬夫開始全面推行所謂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他鼓吹民主化、公開性、多元化,取消蘇共領導,將改革引上了歧途。1990年,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托維亞先後宣布獨立,蘇聯其它各加盟共和國的離心傾向也迅速增強。為了保住蘇聯,1991年5月,戈爾巴喬夫和十五個加盟共和國領袖達成協議,同意組成新蘇聯。

1991年8月14日,蘇聯公布了新聯盟條約文本。按照新公布的條約文本,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將改名為蘇維埃主權共和國聯盟,簡稱仍為蘇聯。新聯盟條約的簽署工作預定在8月20日開始。

新條約規定,蘇聯為平等共和國聯合組成的聯邦制主權民主國家,締約的每個共和國均為主權國家。結成聯盟的各共和國保留獨立決定涉及本國發展的一切問題的權利,在國際關係中蘇聯為一個主權國家,但結成聯盟的各共和國有權同外國建立直接的外交、領事和貿易關係。

條約規定,土地、礦藏、水源和其他自然資源均為各共和國所有。條約簽字之日起生效後,1922年的聯盟條約即同時失效。

"8·19"驚雷

蘇聯時間19日清晨六點,蘇聯副總統亞納耶夫突然發布命令宣布,鑒於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健康狀況已不能履行總統職務,根據蘇聯憲法,他本人即日起履行總統職務。亞納耶夫同時宣布,成立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在蘇聯部分地區實施為期6個月的緊急狀態。在此期間,國家全部權力移交給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行使。

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由蘇聯代總統亞納耶夫、蘇聯總理帕夫洛夫、蘇聯國防會議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諾夫、蘇聯國防部長亞佐夫、蘇聯內務部長普戈、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克留奇科夫等8人組成。

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發表《告蘇聯人民書》說,戈爾巴喬夫倡導的改革政策已經走入死胡同,蘇聯國家和人民的命運處在極其危險的嚴重時刻,呼籲蘇聯公民支持該委員會使國家擺脫危機的努力。

該委員會同日發布了第一號命令。這項包括16點內容的命令說,為了維護蘇聯各族人民的切身利益、國家的領土完整、恢復法制和克服危機,各級政權機關和管理機關必須無條件實施緊急狀態,無力確保實施緊急狀態的機關將被停止活動,而由緊急狀態委員會任命的專門全權代表負責;立即改組不按蘇聯憲法和蘇聯法律行事的政權機關、管理機關和軍事組織;政權機關和管理機關不符合蘇聯憲法和法令的法令和決定一律無效;停止阻礙局勢正常化的政黨、社會團體的活動;公民和團體非法擁有的武器必須立即交出;禁止集會、遊行,必要時可實行宵禁;對新聞進行監督。命令還要求蘇聯內閣採取措施保障居民食品和消費品的供應等。

此時,正在黑海海濱克里米亞半島休養的戈爾巴喬夫被軟禁在別墅里,他同莫斯科的聯繫完全中斷。

葉利欽跳上了坦克

8·19事件發生後,蘇聯代理總統亞納耶夫發布了在莫斯科市實施緊急狀態的命令,坦克和軍隊出現在莫斯科街頭。莫斯科市民表現得比較平靜,照常上班,人們似乎傾向於接受了事實。但時任俄羅斯聯邦總統的葉利欽不會聽命於緊急委員會的命令,他跳到議會大廈前的坦克上發表演講,指責緊急狀態委員會要恢復甦聯的政治鐵幕統治,並號召群眾進行總罷工。緊急狀態委員會優柔寡斷、未能果斷肅清議會大廈的反對派,在葉利欽的鼓動下,情況發生逆轉。20日晚,議會大廈前已聚集了數萬示威群眾。有些人構築了堡壘,要誓死保衛議會。21日下午,蘇聯國防部命令軍隊撤回駐地,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領導人放棄了行動。

21日晚8點,戈爾巴喬夫發表聲明,強調他已完全控制了局勢,並恢復了曾一度中斷的與全國的聯繫,並稱將於近日內重新完全行使他的總統職權。

22日凌晨,戈爾巴喬夫於從黑海休養地克里米亞乘飛機返回蘇聯首都莫斯科。22日上午,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宣布,副總統亞納耶夫、國防部長亞佐夫、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克留奇科夫等人,已於22日凌晨被拘留;內閣總理帕夫洛夫因病住院,已被就地監護;內務部長普戈已自殺身亡。上述幾人都是8月19日宣布成立的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的成員。

蘇聯解體驟然加快

以維護蘇聯原有的聯盟體製為目標的8·19事件失敗後,蘇聯解體的形勢已無法逆轉。

在22日的記者招待會上,戈爾巴喬夫聲稱:我同葉利欽一起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使我們的和諧與合作成為所有共和國一起聯合一切民主力量的經常性因素。有人企圖破壞這個立場,但是,局勢已經鍛煉了我們。

但戈爾巴喬夫錯誤地估計了形勢,葉利欽並沒有和戈爾巴喬夫一道建立所謂的蘇維埃主權共和國聯盟。

僅僅兩天後,即24日,戈爾巴喬夫宣布辭去他的蘇共總書記職務,並建議蘇共中央自行解散。

同一天,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宣布俄羅斯聯邦承認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獨立。這兩個共和國分別於8月20日和22日宣布獨立。

同一天,烏克蘭共和國最高蘇維埃宣布烏克蘭獨立。將於1991年12月1日就烏克蘭獨立舉行全民公決。烏克蘭在蘇聯是僅次於俄羅斯聯邦的第二大加盟共和國。而在這以前,蘇聯的立陶宛和喬治亞共和國已先後宣布獨立。

同一天,葉利欽發布命令,將蘇共中央總務部和蘇共地方黨委的檔案以及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檔案轉交給俄羅斯檔案機關。

同一天,蘇聯元帥阿赫羅梅耶夫自殺身亡。阿赫羅梅耶夫曾任蘇軍總參謀長和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的軍事顧問。

同一天,《真理報》暫停出版。

紅旗從克林姆林宮降落

8·19事件平息後,蘇聯各加盟共和國紛紛宣布獨立,截至9月底,宣布獨立的加盟共和國已達到12個。

1991年12月1日,第二大加盟共和國烏克蘭也宣布獨立。1991年12月8日,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宣布成立獨立國家聯合體。同時宣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已不存在。三國領導人葉利欽、舒什克維奇和克拉夫丘克在一項聲明中說,由於簽署新聯盟條約的談判已走進死胡同,各共和國退出蘇聯並建立獨立的國家已成為現實。三國領導人宣布,獨立國家聯合體的協調機構設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蘇聯前加盟共和國和其他贊同其宗旨的國家均可參加。

1991年12月21日,俄羅斯等11個獨立國家領導人在哈薩克首都阿拉木圖舉行獨立國家首腦會議,會議通過了《阿拉木圖宣言》和《關於武裝力量的議定書》等文件,正式宣告建立獨立國家聯合體,1922年12月30日成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不復存在。

25日聖誕夜,19時25分,戈爾巴喬夫在電視講話中宣布辭職。19時32分,克里姆林宮屋頂旗杆上,那面為幾代蘇聯人熟睹的鐮刀鎚子旗開始徐徐下落。19時45分,一面3色的俄羅斯聯邦國旗取而代之,升上了克里姆林宮上空。

此時此刻,廣場上的人們意識到,克里姆林宮已成為俄羅斯的總統府,蘇聯從地圖上消失了,永遠地消失了。

各國態度:形成圍剿之勢

美國等西方大國對亞納耶夫等人的行動完全持否定態度,紛紛表示支持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同時宣布中止對蘇聯的經濟援助,向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施加壓力。

正在緬因州休假的美國總統布希午夜被叫醒,聽取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斯特的彙報。布希在休假地舉行記者招待會並發表聲明說:“顯然這是一個令人不安的事態發展,將對蘇聯社會、蘇聯同其他國家的關係,包括同美國的關係產生嚴重的後果。”但斯考克羅夫斯特勸布希,“由如此強有力的人物支持的政變很可能成功”,“我們也不要截斷和他們聯繫的橋樑。”

但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主任弗里茨·埃馬斯卻以情報分析為基礎,向總統提供了相反結論的報告。埃馬斯在得到蘇聯事變的消息後,迅速到中央情報局總部啟動電腦查詢近幾天來蘇軍和克格勃的調動部署情況。令他吃驚的是與事前沒有什麼變化。他對同事說:“嘿,這些傢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給總統的報告指出:這次政變是一次不協調的、倉促準備的臨時性行動。對事件的後果評估中,他預測克里姆林宮回到保守派手中的可能性是10%,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間處於無限期僵持狀態的可能性為45%,而政變早期失敗的可能性也是45%。

布希在得到一系列情報分析並與助手磋商之後,對蘇聯事變的措詞更加強硬。美、英、法、德、意、日、澳等西方國家統一口徑,對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大加譴責,形成圍剿之勢。美國還利用“美國之音”,轉播葉利欽號召推翻亞納耶夫等人以及布希表示同情的講話,使葉利欽有了一個向俄羅斯人民發表講話的重要機會。

政變流產內幕:葉利欽用互聯網報信

由互聯網帶來的信息開放,對政治進程帶來強大推動力,這樣的判斷在網路發達的今天幾乎已成世界共識。其實,互聯網早在20多年前就已“登上”政治舞台。這個舞台就是舉世震驚的蘇聯“8·19事件”。

事件發生後,政變者控制了全蘇聯的電視台、電台、報紙等媒體機構,卻遺漏了部分通信管道,讓葉利欽得以將《告蘇聯人民書》昭告全世界,致使政變流產。在此過程中,尚處於幼年階段的國際互聯網發揮了通風報信的作用。

1991年8月19日清早,獲知政變消息的葉利欽在別墅中起草了《告俄羅斯公民書》,他的親信開始利用傳真向外發送這份文件。然後一路疾馳趕到議會大廈,他打算在這個俄羅斯最高蘇維埃所在地組織臨時指揮部,將信息發送到全世界,揭穿政變者的圖謀。他們很快便驚喜地發現,“緊急狀態委員會”根本沒有堵死所有信息傳播管道,其中就包括互聯網。

當時,國際互聯網尚處於最初級的發展階段,一個名為“USENET”的電子布告系統在全世界計算機用戶之間承擔著發布和共享文件的功能。蘇聯也有一個進入該系統的入口,就位於莫斯科郊外的庫爾恰托夫研究所。

當葉利欽及其親信想方設法向外傳播《告俄羅斯公民書》時,其中的一份副本幾經輾轉,來到了這個電腦中心。可以確定的是,當電腦中心的員工看到文件的內容時,所有人都興奮異常——他們已從電視中得知了莫斯科的大致情況,許多人都相信,有義務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份《告俄羅斯公民書》,了解政變的真相。繼而,文件被送到了許多傳統媒體的編輯部。

無論如何,誕生之初的國際互聯網,確實在這場短命的政變中扮演了不容忽視的角色,成為蘇聯解體的間接推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青年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