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利世民:光復香港就是要奪回治權 不是要挑戰主權

中英談判初期,英方曾考慮提出以主權換治權,但中方斷然拒絕。可是,雙方透過《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何謂高度自治權?「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以上17個字,載於《聯合聲明》,也是《基本法》的核心框架,更是當年香港人願意接受主權移交的原因。體現真正的治權,特區政府最低限度要在治權範圍可以否決由中央政府提出的要求。

所謂中港矛盾,可以從兩個層次去理解。最基本是資源分配的問題,例如公屋、綜援、學位、病床甚至公共空間的使用等。基本,不等於無關重要。只要實際地影響到市民生活和利益就是政治問題。中港矛盾的另一個層次,就是兩套意識形態的衝突。意識形態說穿了,就是大家共同認為的是非對錯;香港人對這個城市的預期以及相信的制度,就是所謂的核心價值。

中英談判初期,英方曾考慮提出以主權換治權,但中方斷然拒絕。可是,雙方透過《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何謂高度自治權?「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以上17個字,載於《聯合聲明》,也是《基本法》的核心框架,更是當年香港人願意接受主權移交的原因。

「當年,香港人有權說不嗎?」歷史沒有如果,所以這個問題不好答。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在現代社會,領土所屬和領土上的人、物和事的自處,必須分開處理。今天的護旗手說不接受中共統治,就要離開這片土地;但曾幾何時鄧小平和中南海里的諸位精神領袖,卻出盡各種方法要挽留港人。

經過不斷的事實驗證,港人由對高度自治有合理預期到完全失去信任。23條立法、反國教、8.31、一地兩檢到反送中,每次治權範圍內的事務,都被提升到主權層面。至於甚麼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特區政府不但將治權的界線變得含煳,更要事事大張旗鼓,彷彿不夠高調的話中南海會見不到權貴的阿諛奉承。當外交部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紙歷史文件,香港人終於醒覺到,其實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只是止於表面上由香港人所組成的政府去執行政策,別無更多。

重建對制度的信任

體現真正的治權,特區政府最低限度要在治權範圍可以否決由中央政府提出的要求。我不是說所有中央政府的要求都必須否決,但權責在港這個原則本就是《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精神。時至今日,中央政府的威權甚至令財團也失去緘默的自由;國泰兩個高層被辭退,只不過是主權凌駕一切之下的冰山一角。

「都是為香港好,為甚麼要否決?」無疑香港也有人覺得,順從北京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有何不好?問題是,香港要是從來都沒有說不的選項,北京今天可以給你的,明天可以統統奪去。

近來不是說要讓深圳比香港更一國兩制嗎?兩制當中若有「好東西」,為何不全國推行?認了吧,法治和資本自由流動,對「閉門一家親」是巨大威脅。與此同時,中共要借自由市場帶來的生產力,提高國力以及統治的合理性。由改革開放至今,這片土地上的統治者從來沒有成功突破這個矛盾。

光復香港不是要挑戰主權,而是要奪回治權,重建這個城市的秩序和對制度的信任。可惜,在中南海眼中,香港的治權是被授權的,多與少也是隨興之所至。其實除了戰爭狀態,主權只是一個虛無的概念。然而,中共以戰爭思維控制軍國,事無大小都提升到主權層次,甚麼都說成民族存亡之大業;跟香港的自由港基因出現嚴重排斥。

香港不但是中國不可分裂的領土一部份,也是舉足輕重的經濟城市。一旦香港被證實失去《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下的高度自治,根據《美港關係法》的要求,香港自由港的地位亦有可能壽終正寢。屆時,香港經濟嚴重受打擊不在話下,就連一直以來慷他人之慨收買人心的籌碼,亦恐怕會一鋪輸清。只有北京才能避免香港被牽涉入大國角力的漩渦,但說不定這個決定會關係到世界未來的和平與自由。放過香港吧;香港的事,只要有個合情理的制度,香港人自會解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