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盧斯達:「解放軍出動」的意義和後果

自反《送中條例》以來,香港示威和抗爭持續,「解放軍出唔出」,成為達官貴人到販夫走卒都會談論的「政治議題」。香港人談解放軍,總帶著特殊的歷史意涵。

這一代香港人跟六四一代的香港人,心境和覺悟截然不同。

在1989年,面臨即將回歸中國的香港人積極聲援學運,乃至成為「海外補給線」,冀望學生能夠成功改革中國,這樣8年之後香港的新東家就會比較開明,自己更有保障。怎料最後中共高層見完學生,馬上宣布北京局部戒嚴,然後外調他區野戰軍入城殺人鎮壓。

解放軍出動,從大希望到大絕望,如此的歷史轉折,塑造了香港人之後起碼20年的集體潛意識。之後香港反對派、民主派的底線,一言以蔽之就是「避免解放軍出動主義」。具體來說就是通過自我設限,在爭取民主時萬般兼顧北京政權的顏面。

因有64在前面,而香港曾經深度參與這宗血案,於是成為社運界和政圈的內部教條:不可以有犧牲,不可以觸怒北京。與北京交往的時候,香港人一不小心,就會天搖地動,解放軍出動,一切就會回到64的結局。領袖流亡,中國卻沒有解體,反而一直強盛。北京學生的犧牲,除了成為可供吊念的圖騰,成為中共的禁忌以外,似乎沒有實時和可見的政治作用。

在反送中示威期間,有數名香港年輕人自殺明志,呼籲繼續抗爭和革命。很多社會賢達的直覺反應,是表示要珍惜生命,「犧牲無意義」,死也無意義。這種反應,除了說是「生命基本教義派」(生命就是一切,沒有更高的價值)以外,也有六四與解放軍的陰影如影隨形。因為解放軍是壓倒性的,因此我們即使在它面前壓碎,血肉和屍體上也不會生長出花。

這種北京出兵認識下的現實和認命主義,就是反送中革命之前的香港主流心態。即使是2014年的雨傘革命,示威者希望在10月1號中共國慶節進軍金紫荊廣場騷擾升旗禮,社會賢達也是大力反對嚷著:中共很要面子,搞旗會引來解放軍出動。

這種目睹「解放軍出動」的強烈創傷,令香港一整代人無法再投入「真正的社會政治運動」。PTSD(創傷性壓力症候群)的臨床病徵,是在腦中不斷重演創傷事件(每年的六四集會和相關歷史重構),也有人會不斷迴避創傷事件(當年有聲援學生而今日變得沉默的大多數)。而最重要的是,深受困擾的人即使現在已經安全,內心也會不斷覺得創傷事件即將重演。這30年來,香港人都是在「解放軍即將又再出動」的心魔中生活。

然而近10年來,以年輕人為主力的新生人,因為實際上沒有目睹過六四,因此內心沒染上六四陰影,因此他們才可以真正抗爭。所謂「唔識死」,才有生。在反送中運動中,他們不斷破除一個又一個禁忌。他們不只敢包圍警署與警察正面對抗,還攻入不民主的立法會,將金紫荊廣場和尖沙咀的國旗拆除。將紅旗拋落海、衝擊代表北京權力的中聯辦、染黑中共國徽……這些在上一代眼中視為絕對不可侵犯的禁忌,在短短兩個月之中就全部衝破了。

然後解放軍卻沒有出動,為甚麼呢?於是一群不怕死,內心沒有PTSD的勇士,將香港和中共帶入了現實,進行現實政治實驗:當香港公開挑戰中國,中國是不是像神經肌肉反射一樣,就會出動解放軍?

原來不是。

這兩個月,我們經常聽到解放軍即將出動的消息。到了最近,就是解放軍軍車在深圳聚集的圖文四處流傳,軍方人士不斷叫囂,說要秋後算帳、要殺「港毒害蟲」、軍隊進入香港只需要10分鐘之類。然而,到今日為止,還是沒出動。

事實上中共是用一種沒有正式出兵的方式去出兵。他們動員了主力是福建混混的私兵,進入香港壓制示威者,而警方內部亦已經有能操基本廣東話的武警。即是說,中國已經對香港出兵,只是不以解放軍的名義。

這是功利的,他要壓制香港示威,卻始終不能光明正大的做。因為香港不是北京,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美金。美元在70年代與黃金脫勾之後,又與石油掛勾。結果都是其他國家要儲備美元做石油和其他商品的支付。中國要靠香港和港幣為他取得美元,特別是在貿易戰的途中,關稅等措施已經令中國越來越難賺到美元。

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創辦人Kyle Bass在今年4月就發表公開信唱衰,直指香港與美元掛勾的聯繫匯率將會崩潰。不論是否誇大其詞或只是另一場金融狙擊行動,「中國現時越來越欠缺美元儲備,而香港是中國籌儲美元的熱點」的觀點,同樣在信中看到。出動軍隊平亂,彈指就做到,但商業的核彈級破壞,將會令整個中國大傷元氣。

香港的銀行系統、集資系統,也是中國借貸、集資的必要工具,中國人也在這裡的樓市投資了很多避險資金。如果像他們所恫嚇的,讓解放軍入城,宣布緊急狀態,中國法律在香港實施,這裡的外國承認也將消失,資產貶值將十分可觀。

美國參議員Marco Rubio已經表明,若對香港鎮壓的話,美國就會取消《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特殊承認,將中國可以從香港取得的好處摧毀。在野民主黨不斷壓迫之下,川普也只能稍為強硬,表示中美之間的Trade Deal,必須待香港形勢人道解決才談。

雖然香港在理論上屬於中國,沒有聯合國屬性的主權,但現實上香港就不是北京。解放軍出動與否,當然是某些人一念之間,但鎮壓香港,是一宗國際事件,而不只是中國內政。在這個城市,在商業上持份的勢力實在太多,北京自己就是最大的一個。

於是他陷入進退兩難,他出解放軍,等於用核彈打蒼蠅,蒼蠅消滅了但整片土地也將成為焦炭,永久失去生產力。香港不是北京,因為沒有中央政爭,需要互相陳兵的必要。香港的中聯辦在整個中共黨國系統中,是不需要出兵對付的。

面子上,出兵,就是代表中國一直聲稱運行良好的「一國兩制」徹底失敗。台灣在旁邊會作何感想?東南亞諸國會作何感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肯定也就在出兵香港的一刻成為泡影。而走在最前頭的香港抗爭者,不少已經準備了死。死也不怕,何況反中。在國際關係的這一層,他們都是樂見出兵。因為出兵等於中國的大片利益毀滅,對他們來說香港的犧牲將極有價值。

抗爭者都有共識,如果解放軍出動,所有人就會回家睡覺,因為「解放軍出動」已經等於成功爭取到玉石俱焚(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香港網民甚至成立了一個名為「每日關心香港解放軍的出動狀況」的臉書專頁,每日都報告解放軍「沒有出」,拿解放軍開玩笑了。

這一代香港人跟六四一代的香港人,心境和覺悟截然不同。

但中國自然也是有理性的,他們就是不會出動解放軍,而是用各種鼠竊狗盜的非正式方法出兵。香港示威者也因此只能在一輩子未經歷過的槍林彈雨中繼續堅持,希望轉機就在不遠的前方。

作者為香港本土主義者、作家,評論人。關注中國殖民主義、香港主體性發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思想坦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