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長平:開豪車罵髒話的「韭菜」

海外中國留學生反對香港抗議運動,集體高喊"CNMB"、"窮B"。時評人長平認為,儘管他們口號喊得震天響,豪車多得壓斷街,在中國政府眼裡,他們也只是隨時收割的"韭菜",任意使用的"肉雞"。

部分中國人喜歡開豪車炫富最新的潮流是開豪車愛國(資料圖片)

一個地區爆發抗議活動,反對極權政府,該極權政府竟然在全世界發動反抗議示威,以及偽造大量社交媒體賬號發布虛假信息,這已是奇葩作為;更為奇葩的是,這些政府支持的示威活動,其主要口號竟然是污言穢語——集體高喊"CNMB"、"窮B"——輔之以豪車炫富和人身攻擊等行動。香港民眾的抗議,在捍衛自己權利的同時,也讓全世界看到,中共這頭極權怪獸,如何在人類文明的舞台上橫衝直撞,肆意破壞。

集體高喊"CNMB"、"窮B"的背後是政府的進一步流氓化

不要說跟政府沒有關係。這些以民間社團名義組織的所謂民眾自發參與的集會,都跟中國政府駐各地使領館有直接的聯繫。使領館不希望他們說的話和做的事,他們再"自發"也不會說不會做。早在2004年初,我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做訪問學者的時候,該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以全體中國學生學者的名義抗議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遭到內部異議,我有機會深入介入,了解使領館在這些"自發"活動背後如何出錢出力。這段經歷我將另擇時機詳述,這裡想要強調的是,十多年來,中國政府操控海外學生和公民的蠻幹和粗鄙有增無減。

很多人看到"富二代"留學生不僅不學無術,而且缺乏基本的教養,以為全世界都會為他們的豪車折服——且不說這些這些豪車明明不是他們掙錢購置,多半來自其父母在國內的貪腐;即便是,這種炫耀也令人不恥,儘管其中的道理可能他們永遠無法理解--而且當街高喊國罵"CNMB"和把香港年輕人置換成被他們長期歧視的中國底層的"窮B"。其實,更重要的是,在他們背後,是這個政府的進一步流氓化。

中國政府一方面禁止民眾使用推特、臉書和Youtube等國際社交平台上,而把他們圈養在可以隨意操控輿論的微博和微信內;另一方面,卻是用納稅人的錢在這些平台上建立大量的虛假賬號,傳播虛假信息。他們力圖影響國際輿論,但目前更多讀者還是他們在國內從幼兒園就開始培養、如今身在海外的本國公民--吃慣了的毒飼料不能斷供。

推特、臉書和Youtube分別調查和禁止了一些中共官方支持的發布虛假信息的賬號,導致來自"中國網民"的如潮抗議。這些"中國網民"中有多少是中共官方支持的虛假賬號,又有多少是受中共官方操控發布虛假信息的真實賬號,沒有人能夠確切地知道。在這些抗議言論中,"我們"貌似代表的是普通的中國人,嘲諷西方言論自由的虛偽。

比如有"中國網民"振振有詞地說:"我們沉默,你們說是言論自由被控制。我們說了,又指責我們被洗腦,傳播假新聞。到底想讓我們怎麼樣?"說得好像中國民眾沉默不是因為言論自由受控制,中國政府沒有"洗腦",沒有系統性地傳播假新聞似的。

"CNMB"和"窮B"已經是他們的最佳口號了

"洗腦"是一個專有名詞,指專制政府或者集團通過系統性方法,有意圖地向別人灌輸思想,來符合操縱者的意願。其中,資訊限制和思想控制是前提條件。主張政治民主、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就是反洗腦。可是中國政府的宣傳不顧自相矛盾地將這些主張稱為"洗腦",這就好比將安全奶粉稱為毒奶粉、反對死刑稱為死刑、反對歧視稱為歧視一樣,是赤裸裸的黑白顛倒,但還是被"中國網民"使用得洋洋得意。

就算這些"中國網民"以為受教育都是"洗腦",那麼教育公民民主自由和教育"屁民"熱愛專制,這是一回事嗎?

我使用"屁民"一詞並非貶低這些"中國網民"和"中國留學生",而是指出儘管他們在國外的土地上口號喊得震天響,豪車多得壓斷街,在中國政府眼裡,他們也什麼都不是,只是隨時收割的"韭菜",任意使用的"肉雞"。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延伸閱讀:長平觀察:從"公民"到"屁民"

即便這些教育內容本身,也從來都不是當真的。比如,讓他們高喊口號"祖國領土一寸都不能少",事實上他們從來不敢過問中國北方領土如何喪失。--清政府簽署了喪權辱國的條約,還能讓世人知道;如今北方領土條約可是國家秘密。

當年鄧小平說"一國兩制",他們稱讚智慧;如今習近平擠壓香港自由,他們開始談論沒有政府能容忍管轄之內有"特權";假如有一天,中國政府放棄香港和台灣,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人絕對不會上街抗議政府喪權辱國。否則,現在就上街抗議前述"國家秘密"吧!

再說,香港這場抗議運動中,"港獨"並非訴求。但是,中國政府操控的這些抗議活動,自信"大一統"教育十分成功,只要把運動和"分裂"聯繫就罪該萬死。他們並非忘記中共當年如何無比自豪地接受境外敵對勢力(蘇俄)支持,甚至在國內還公然成立"蘇維埃共和國",也不是覺得大家都是傻瓜,不明白反抗壓迫甚至想要獨立是人之常情,他們只是借這個詞語實施欺凌而已。

前台表演者是"肉雞",後台操控者精明算計。他們知道,無法直接回應"五大訴求",高喊"支持'送中'條例","反對獨立調查"等荒謬口號。除了反對"港獨","CNMB"和"窮B"已經是他們的最佳選擇了。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