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護照管控再起 前國級高官「捐錢洗白」 亂象紛呈

牆內的“紅朝”風雨飄搖,漸趨黑暗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國內便開始嚴控公民因私出國,不僅審查程序趨嚴,而且還被要求寫“承諾書”,內容包括不準參加任何境外組織,不準發表所謂的不利於國家的言論,不準泄露所謂的國家機密等。從政府高層官員到基層公務員,以至國企員工、學校教師、醫護人員都在管控範圍內,而且還有持續擴大的趨勢。不僅如此,上述人員還被強制要求上繳護照,不許個人保管,違者將遭到處罰。中共當局對公民護照的管控收繳,完全退回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前的狀態。

護照是政府發給本國公民的一種旅行證件,不過是用於證明持有人的身份和國籍,以便其出入本國及在外國旅行。絕大多數正常國家的憲法都明確規定,公民有遷徙和旅行自由,這是公民的神聖權利,任何部門(包括政府各級部門)和個人不得隨意侵犯此權利。因而公民有持有護照的合法權力,有關部門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拖延頒發。任何部門都無權收繳扣押公民的護照,除非當事人因涉嫌犯罪和其他法律指控,不得隨意離開某指定的區域,有關執法部門方可暫扣其護照。當然作為一個“有特色”的國家,中國大陸自然不在正常國家之列,根據當局的政治需要,無需執法部門出面,任何一級中共組織,都可隨意拒絕頒發和強行收繳扣押公民護照也就不足為怪了。

近日,北京市紀檢監察網又發布消息稱,要求“村(居)兩委班子成員擬辦理因私出國(境)證照,須由鄉鎮(街道)嚴格審批。”並規定“村(居)兩委班子成員已經辦理的因私出國(境)證照,須上交鄉鎮(街道)組織人事部門集中保管。出行前,由鄉鎮(街道)做好行前教育,回國(境)後及時收回證照。”看來管控已延伸到這些比芝麻還小的“無品”村官了。

據中共央行十年前2008年發布的報告披露,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估計有近兩萬名中共官員、商人等從國內失蹤,帶走8,000億元人民幣的資產。而在中共十九大前,地方、部委、機關單位被審查出的“裸官”超過一百萬人之多。中共當局之所以如此嚴控收繳護照,按其冠冕堂皇的說法,主要目的似乎是要嚴防在風雨飄搖之際,官員們的外逃。中共政權目前已陷內憂外患,官員如感身置颱風降臨前的破船,紛紛謀劃後路,隨時準備“棄船”出逃。其實收繳扣押護照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無奈而已,一本護照豈能捆住那些吸足了民脂民膏的貪官污吏和無良奸商們外逃的手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們自有千計萬計來應對和化解。中共的官員,尤其是高官們哪個手中不握有十本、八本各國的護照,所有落馬者無論是老虎還是蒼蠅,幾乎沒有例外。

2014年被當局調查的中共前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查出有6本化名護照;2014年落馬的中共前廣東省政協主席、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朱明國有14本護照;2015年落馬的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被抄到六本護照、三份港澳通行證;2015年落馬的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抄到護照12本;中共前南京市長季建業落馬後,被搜查到21本護照。就連那個聲稱與官方沒有緊密關係的華為孟公主,被拘時隨身就搜出七、八本護照。不僅如此,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和國安部副部長馬健,因有香港護照審批權,還常年半公開地販賣護照牟利,一個護照150-200萬港元。

所以當局以嚴厲管控收繳護照來杜絕貪官外逃之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其真實目的卻是捆住普通民眾的手腳,阻撓限制出國旅遊,逐步削減甚至取消民眾的遷徙和旅遊之權益,以達到政治、經濟兩個方面的目的,這才是中共嚴控收繳公民護照的真正原因。

這幾年隨著出國旅遊,在遊覽境外美景和購物的同時,民眾也親身體驗到了當地的政治、文化和社會面貌。尤其是到訪西方發達國家和日本、韓國以及港澳台的民眾,眼見耳聞,看到了有別於一黨專政極權獨裁的民主社會。有比較才有識別,這種體驗潛移默化地啟蒙和開拓了民眾的心智,使得被關在籠子里長期洗腦的民眾豁然開朗,切實地體驗到以自由、民主、人權為特徵的普世價值,思想升華,開始質疑、反思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其效力比從“翻牆”得來的資訊強百倍。台灣、香港等華人民主社會的正常、健康運作和發展,粉碎了“中國人素質低,不能實施民主制度,民主就會大亂”的謊言。這些年來,隨著自媒體的普及化,民間異議和不同政見的力量,其聲勢日益壯大和深化,維穩更加艱難,這些都無不與大批民眾走出國門有直接關聯。對此當局卻無可奈何,騙又騙不了,禁又禁不住,只能採用釜底抽薪的辦法,重回閉關鎖國的老路,將民眾圈在國內,用重重黑幕遮擋起來以維穩。這是當局管控收繳護照在政治上的動機和目的。

從去年以來,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深化和慘烈,被美國逼到死角里的中共經濟下滑,外資和外企大規模外撤,企業倒閉成潮,失業人口急劇增加,地方債務高企,股市崩盤,通貨膨脹居高不下。雖然官方信誓旦旦地吹噓經濟形勢穩定,增長率在6.5%以上,但正如大陸經濟學家向松祚披露“到目前為止,中國GDP的增長數據為1.67%。而另外一種測算顯示數據為負”。為了掌控世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帶一路”,為了推行極權腐朽野蠻意識形態的大外宣和收買各國政要,為了養活幾千萬各級黨政兩套班子的冗員,為了支付飆升到遠超軍費的維穩經費,這一切都需要大把銀子,於是中共經濟已面臨捉襟見肘的囧境。近年中共當局再也不高調宣稱人民幣自由兌換和人民幣國際化,而卻逐漸加緊外匯的管控,對民眾、企業,甚至外企的換匯需求設置層層障礙和限制。對於區區五萬元的個人年換匯量,也多方刁難,不肯痛快出手。嚴控收繳民眾護照,限制阻礙境外行,則可名正言順、一勞永逸地卡住外匯的大量流出。近來出台的取消民眾台灣游,一箭雙鵰,無疑也是這一目的延伸,同時可以對台灣朝野施加壓力。這是當局管控收繳護照在經濟上的收益。

近日,坊間瘋傳一個標題為《6千名高官捐出住房4萬餘套、現金1252億元》的帖子,稱“在今年八月初北戴河政治局常委擴大會上通過一項臨時試行的政策,對已退休省部級以上高官及配偶、子女的違規、非法和違法所得財產進行申報捐獻。”包括江澤民、曾慶紅、死去的李鵬、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賈慶林、李嵐淸、吳官正、賀國強、吳官正、王兆國、李長春、張德江、張高麗、田紀雲、劉淇等。除早已死去的和已落馬的大老虎,前朝國一級的大員們幾乎全部囊括其中。帖中一一詳列了以上各人吐出的贓款和贓宅數目。而因本人沒有子女或沒有貪腐的僅有吳儀、胡啟立丶徐匡迪、萬里寥寥幾人。

雖六千之眾僅有幾個“廉吏”,但沒有全軍覆沒也算給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的中共留了一點面子。其實即便是如此施加壓力逼著吐出來的,只不過是他們侵吞的九牛一毛而已。例如政商通吃、富可敵國的江澤民家族不過才兩千餘萬,兩套房產。曾慶紅之子在國外廣置房產,據聞在澳洲僅一豪宅其價值就超億美元,而有鐵帽子王、慶親王之稱的曾某人,僅吐出區區六十萬元外加房產兩套,這也太侮辱他們的財富和國人的智商。這項引人注目的空前“逼捐”,大概也是紅朝目前財政吃緊的一個不得已舉措吧。如果說管控收繳護照,嚴限出國是“節流”,那麼逼前朝大員們吐出貪贓就是“開源”了。這個管控收繳護照的苛政,又給那些貪官污吏們提供了一條新的權力出租的生財之道,他們藉此機會可以肆意敲詐勒索那些急於出國和旅遊的民眾,發一筆不大不小的不義之財。

看來不僅前幾年那種動輒幾千人,統一服裝,統一行頭,一次包乘數百輛大巴,浩浩蕩蕩出現在西方國家某個著名旅遊景點上,風頭出盡震驚世界,凸顯“厲害了,我的國”,宣示暴發戶之威的大型旅遊團將成為絕跡。而且不時地攻城略地,佔據許多世界著名景點和名勝,鋪天蓋地的中國遊客潮也將逐漸成為絕景。

可以預料,隨著北京倒行逆施的加劇,必將導致國內政治、經濟生態的進一步惡化和執政危機,當局管控收繳護照,限制公民出外的手段也會更加嚴厲,重回閉關鎖國的老路也不再是危言聳聽,而已是真真切切的現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